駕仕派自購第十代雅閣維修記實:定損2000如何砍到500?一句話搞定|仕點

雅閣定損的時候,他告訴我全部下來大概也就500元不到,我覺得當初沒跟保險「敲」一筆自己的誤工費真是虧了……

大家好,駕仕派的長測車叒撞了,這次是雅閣。

事故過程是這樣的,夜色下,對方電瓶車從汽車間隙沖出來,跨過雙黃線擺在雅閣前面等撞,時值雅閣時速30,急剎剎剎剎,啪,電瓶車被撞出一米遠。120來了,對方住院,交警來了,拍了幾張照,保險來了,說你先去醫院把醫藥費墊了。

要說我當時不慌那肯定是假的,我撞的電瓶車主是位大嬸,四十多歲的那種,她倒地不起,120來了之後她是被抬上車的。事後知道她的問題是軟組織挫傷,也就是說和摔了一跤差不多,可對方是個「電瓶車大嬸」,這就可說不好了。

不過,至少我心頭上有塊石頭落地了——交警沒扣車。一般來說傷人事故是需要扣車的,但可能不是什麼大事故所以就沒拖走。當時最擔心的是,這輛雅閣不久之後就要圍著半個中國跑幾千公里,被交警拖走的話事情就頭大了。

回過頭看,我能管的也就三件事:人傷、責任認定、賠償。看起來要搞的活計不多,因為壓力主要來自細節。比如人是不是傷得很重?會不會引發隱疾?假設對方賴帳能不能使用代為追償?所以說,千萬不要吝嗇保險錢,車撞車還好,問題在於對方的主體是人,人住院就很麻煩。不過比起去年寶駿310W長測車的事故,這次十代雅閣的事故輕很多,只是推了一下電瓶車,問題不大。

▲對方橫穿馬路,從等紅燈的車輛間隙中竄出來。如果對方是汽車的話對方絕對要擔全責,但電瓶車就沒辦法了。我就電瓶車算不算機動車詢問了交警,他明確表示電瓶車屬於機動車,那機動車是否有完善的保險理賠服務呢?得到的回應大義凜然:「不,該賠的還是由你的保險公司出」。

啊,想買電瓶車。

那之後斷斷續續跑了好幾趟各種單位,開各種證明文件。整個事故的花費和賠償也逐漸清晰了起來。醫藥費其實是最容易處理的,因為整個住院醫療費用都是保險買單。拖到最後處理的居然是雅閣的定損和維修,因為這是最方便的,反而沒去處理。一直拖著就成最後事項了。

我把破相的雅閣開進廣本4S店,有專門的理賠服務人員,不到幾分鐘人就出來了,拿著單子看了一下傷情。我問他,修好的話大概要花多少錢?

他皺了一下眉頭:大概兩千上下吧。

這句話聽得我心里發毛。

他問我事故概況,相信我回答的時候是語無倫次的,因為實在被這個報價嚇得不輕,按照理賠規則,修車錢是按責任比例來分配的,交警判我六成責任,那麼保險賠修車錢的時候也只給六成錢,剩下四成則由電瓶車大嬸承擔,所以修車錢太多的話……

我比電瓶車大嬸還怕。

只是前杠修補而已,兩千的價格無論如何都太高了,於是我再次發問:「修個前杠真要2000?」

「對啊」

「但這個修車費太高了」

「大家都是保險賠,你怕什麼呢」

「她是電瓶車,沒保險」

他好像聽到什麼關鍵信息猛地抬起頭:「你意思是說,你撞了個電瓶車?」

開頭那一幕就是這麼來的。也是到了這個時候我才明白他的意思,如果對方是汽車的話,即使對方只交了交強險,賠付額度最高2000,這坑剛好能填上。簡而言之,他以為對方是有保險的。

但還是有個疑點,報價後保險公司方面的人也會來查看傷情,一眼就能看出2000的報價不對勁,他怎麼過這一關的呢?我猜不出來,要是保險的錢真這麼容易拿的話,我當時在保險公司的時候真應該敲一筆自己的誤工費。

補漆加上工時為四百左右,和其他的費用加起來五百。既然是小單子,處理起來就很順利了。最後花了兩天時間前杠終於被修好了,整個定損也就告一段落。

▲補漆後的效果。霧燈區黑色裝飾蓋的小瑕疵沒辦法,只能換,但換件的話要等——這也是新款車的常見煩惱之一。

那之後沒多久,電瓶車主也出院了,沒有賴帳,沒有糾紛,一切恢復正常。在這期間抱有的好意或是惡意的擔心,似乎都沒什麼用處,只是把自己放置在無盡的焦慮中而已。提車的時候順便做了一次首保,車被洗得幹乾淨淨,算是洗掉了陰霾的心情。

首保時里程數為3590公里,本來應該拖到5000公里做首保的,但這之後要拉去跑大半個中國,所以先做了再說。

▲第十代雅閣1.5T高功率(260 Turbo)換機油後的機油尺特寫,留個記錄,看看跑半圈中國後回來,這個刻度會不會有變化。

新的開始!

駕仕後記:

事故發生後,大嬸的女兒趕了過來,我倆互留了聯繫方式,之後大嬸的病情我都是通過她女兒了解的,一來都是年輕人,好溝通。二來是大嬸被撞的時候,精神狀態不適合溝通,她女兒相當於一個中間人的存在。

2000元的維修報價出來之後,我把這個信息告知了她女兒,之後再次撥通了她女兒的電話,足足回撥了五次才接通,她第一句話就是:「以後你別再打電話過來了,我有工作要幹,你直接打給我媽吧」。

那時我覺得是因為她女兒被這2000塊嚇到了,不想承擔這個責任。跟大嬸一起處理保險的事,我才知道她跟女兒關係並不是很好,女兒以前因為一些事情跟父母鬧翻,工作後她在附近租房子自己住。出了事之後她要在租住房—父母家—醫院—單位四個地方奔波,換誰當這個中間人都很鬱悶。

事實給傲慢的我一記重拳,把「電瓶車主」這個標籤想的太陰暗的結果就是:自己才是最大的陰暗面,我怕她訛我,怕她賴在醫院不走,怕她吹出天價誤工費,最後這一切都沒發生,我一直在揣測對方的想法,構築自己的防線,而結果卻對我說:你想多了。大嬸一個星期就出院了,誤工費是按納稅標準定的,一切都是按照標準流程走的。她和女兒的關係再不好,事故發生的時候,最痛心的也是她女兒,跟我爭得面紅耳赤的也是她女兒。

你看,人性還是有閃光點的。

文|坂道

圖|坂道

前沿資訊 原創觀點

最有逼格的原創型汽車新媒體品牌

新浪微博:@駕仕派

駕仕派現已入駐各大媒體平台

汽車之家、今日頭條、易車、搜狐、網易

界面、鳳凰新聞、汽車頭條、淘寶達人、百度百家

企鵝媒體平台、ZAKER、一點資訊、掌上汽車

日均全網瀏覽量超過1,000,000次

版權聯繫:[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