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北汽女排緣何陷入「死局」

北京汽車女排在明日第一階段最後一輪之前終於挺進了首屆女排超級聯賽八強,卻遭遇7年來第一次從第一階段帶進八強球隊之間有效勝場零紀錄的尷尬。零勝場和2分的積分意味著離本賽季聯賽四強目標已然很遠,聯賽開始前雄心勃勃的北汽女排為何陷入「死局」,這一點恐怕不僅僅是賽場上體現出來的「不自信」就能概括了。分析清楚問題所在,才能打好八強大戰,也才能對得起廣大北京球迷的厚愛。

放曾春蕾未能精確制導

客觀說,誰也沒有長後眼,誰也沒有想到外援瑞秋因傷暫時退出中國女排超級聯賽,會給球隊整個聯賽部署造成如此大的影響,因為沒有瑞秋受傷,也就沒有後面一系列的人員變故,當然遠赴義大利聯賽的曾春蕾也就不可能回國。其實聯賽之前尊重曾春蕾本人的意願,放曾春蕾去歐洲打球本身沒有問題,但俱樂部還是沒有達到精確制導程度。

首先,記者在這裡沒有任何批評俱樂部的意思,就是幫助一起分析問題。其次,咱們大家真得承認曾春蕾毅然回國救火,還是給球隊帶來了莫大的幫助,而且曾春蕾這種精神值得讚揚。如果非要雞蛋裡挑骨頭,那麼北汽俱樂部在曾春蕾轉會義大利哪家俱樂部時,還是沒能完全掌握最精細的細節。

比如咱們男排劉力賓轉會到法國甲級聯賽圖爾寬俱樂部,就經過了長時間的調研和準備。如果劉力賓去了一家豪門,那麼恐怕要把板凳坐穿也沒有多少登場機會,何況人家豪門也未必會挑選劉力賓。那麼,咱們看一下義大利男排聯賽,那裡一直是世界頂級聯賽,然而隨著這幾年經濟不景氣,其影響力不如波蘭、土耳其,甚至俄羅斯超級聯賽。義大利聯賽有的俱樂部已經出現欠薪現象,而且在球員保障細節不夠系統。正是考慮到一些問題,男排教練組和俱樂部商議,去法國甲級聯賽,而且去一家升班馬圖爾寬俱樂部,這樣起碼能夠保證俱樂部相對比較正規,對球員是一種保護,同時升班馬肯定有劉力賓出場的機會。

義大利卡薩爾馬焦雷俱樂部的確是一家豪門,但是直到曾春蕾去了那裡,才知道俱樂部存在一些問題。聯賽開賽以來排名倒數,主帥已經更換,而當時曾春蕾出場機會不多。其實,在歐洲教練心裡,他們更青睞於簡單粗暴或個人能力強的人,戰術體系在其次,而亞洲球員風格是個人融入技戰術體系。他們的主力接應帕萬來自加拿大女排,而加拿大女排和中國女排根本不在一個檔次上。而且,就在最近,帕萬也離開了俱樂部,理由是欠薪,可見問題諸多。作為北汽俱樂部,有時對於國外經紀人所說的事情必須進行甄別,甚至國外有自己的熟人能夠對俱樂部進行調研。如果國外情況不好,那麼乾脆還不如讓曾春蕾留在國內。這樣,即便外援瑞秋不行,起碼我們還有曾春蕾在。

外援引進未必到位

女排和男排完全是兩碼事,歐洲男排高水平球員到中國男排聯賽就能幾乎無敵,而女排必須是像金軟景這樣的世界頂級巨星來到中國女排聯賽才能興風作浪,因為中國女排整體水平在世界都是數一數二的行列,一般的外援在中國女排聯賽幾乎等於零。

比如本賽季上海女排引進的世界頂級外援金軟景,她技術全面,攻防俱佳,引領上海女排一路連勝,大有衝擊聯賽冠軍之勢。金軟景即便在國際女排賽場,也是能夠和郎平麾下的中國女排全隊抗衡的球星,因此她也是朱婷年輕時學習的榜樣。也就是說,如果像朱婷和金軟景一樣的世界巨星,在中國女排聯賽才能達到呼風喚雨的程度。

然而,像這樣的球星,全世界就沒有幾名,如果北京隊能夠引進塞爾維亞頂級球星博斯科維奇、義大利女排頂級球星埃格努、美國女排頂級球星阿金拉德沃、巴西女排頂級球星塔伊薩或法比亞娜、俄羅斯頂級球星科舍列娃或岡察洛娃,才敢說全隊擁有衝擊四強的絕對實力。要明白四強球隊意味著和總決賽僅一步之遙,具備衝擊總冠軍實力的球隊才能挺進四強。誠然,如果這些世界頂級女排球星來到中國,那樣的中國女排超級聯賽才是走向世界頂級聯賽的重要縮影。

當然,北汽俱樂部功課做得也不錯。澳大利亞外援瑞秋是上賽季中國女排聯賽最佳外援,對中國女排聯賽很了解。來自美國女排的副攻手卡莉.沃帕特是上賽季日本女排超級聯賽最佳副攻手,對亞洲女排比較了解。如果外援都表現不錯,那麼北汽女排可以衝擊一下前6名,甚至嘗試一下衝擊四強,因為全國有8支球隊都擁有挺進四強的實力和可能,這就是中國女排聯賽的現實。然而一些變故,導致戰術體系遭遇打擊。試想一下,如果此刻沒有瑞秋這樣的接應,副攻手換成「眼鏡俠」阿金拉德沃,或者塔伊薩和法比亞娜這樣的世界頂級球星,那麼北汽女排肯定比現在要強。

本土球員缺失嚴重

許多球迷至今不理解,為何兩個多月前,北京女排還能奪取天津全運會女排銅牌,為何短短時間就變成連聯賽八強都要努力一下才能晉級的程度。實則北京汽車女排本土球員嚴重缺失,現在大家看到的北汽女排並非是人員最齊整的北汽女排,和之前的全運會時相比,人員變化太大,從而影響了全隊技戰術體系的完整性。

本來兩名外援作戰,現在變成了一名外援,整體實力自然所有削弱,更關鍵的是北汽女排本土當打球員「暫離」聯賽,讓全隊缺少了與諸侯周旋的資本。比如副攻手喬婷,喬婷在全運會時表現出色,而且也是目前全國優秀副攻手,也入選過郎平麾下的國家女排。只不過在全運會後,喬婷心臟出了一些小問題,本著愛護球員角度,俱樂部同意喬婷看病治療。但是,如今已經過去那麼長時間了,為何喬婷還沒有歸隊訓練。如果喬婷在球隊中,也不至於全隊只有卡莉和張宇兩名副攻手能打聯賽,一則讓她們身體比較疲勞,二則也缺少了臨陣變數。副攻線人員不整,也給二傳手陳馨彤和王晨增加了比賽難度。

同樣,在聯賽開始前,陳馨彤並沒有和北京隊擁有更多的合練時間,而王晨來自於四川隊,更缺少和全隊的磨合,二傳手不穩定極大地影響了全隊技戰術的發揮。因此,有時比賽磕磕絆絆,因為保障環節不足。其次,另外一個保障環節來自自由人位置,本賽季小將王思敏登場有不錯的表現,也贏得了球迷的認可。然而在遭遇強隊時,對手都用雙自由人戰術穩定後防,而我們只有一個尚未成熟的王思敏,一傳體系和防守體系缺少厚度。全運會時的老自由人王琳離隊,正當打的自由人劉月本來相當不錯,但卻在全運會後離隊。而且,主攻手金燁和接應二傳手劉夢瑤都陸續走上前台,全隊技戰術體系缺少強有力的黏合度。

這樣一分析,大家很清楚地看到如今的北汽女排陣容變化太大了,而且是實力削弱了。如今的北汽女排並非是全運會奪取銅牌時的北汽女排,因此俱樂部和教練組更要做許多實實在在的工作才能提升全隊實力。競技場就是一面鏡子,會客觀地反映球隊平時的訓練水平,同樣也能反映球隊管理水平,甚至俱樂部經營水平。

如今北汽女排贏得了八強比拼的機會,也讓廣大球迷迎來了現場欣賞更多女排國手的良機,同樣也贏得了北京賽區的市場機遇。北汽女排面臨巨大的挑戰,不少球迷這樣說:「球隊遭遇困難,大家都看得到,至於四強目標我們也沒有奢望,就是要求一條,那就是希望北汽女排打出令人振奮的精神面貌,看到青年球員健康成長,打出未來的希望所在,這就是我們球迷最大的滿意之處。」

本報記者 孔寧本報記者 劉平 攝

本報編輯 孔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