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10個女人,影響了化妝史

這10個女人,影響了化妝史

這10個女人,影響了化妝史

文丨藝飯—後浪

這10個女人,影響了化妝史

明星仿妝——是我們如今在各種美妝影片中常聽到一個詞。

在大家普遍印象裡,最常被模仿的可能就要數赫本和夢露了

這10個女人,影響了化妝史

我們想讓自己看起來像心中最愛的偶像、明星、模特或是歌手,其實都在向外部世界表達自我,展示自己屬於某個群體。

不過講真,模仿偶像妝容著實不是新鮮玩意兒。早在20世紀初,電影和雜誌就催生出了這股模仿熱潮,在過去十年中這股潮流達到了狂熱的巔峰,不管你是瀏覽網頁、觀看影片、還是經過雜誌展架,「跟著明星學化妝」這樣的標題都會映入眼簾。

縱觀時尚美妝行業這些年的發展,誕生過無數偶像,甚至是繆斯級的明星。今天我們就來盤點下其中非常有影響力的10位,看看她們經典形象和對彩妝史的影響。

第一位

奧黛麗·赫本 Audrey Hepburn

「赫本頭」

「小鹿眼」

「大濃眉」

這10個女人,影響了化妝史

《羅馬假日》定義了赫本餘生的個性和天賦,影片中那個無拘無束的公主讓理髮師給她剪了新髮型,從此這個不失女性優雅的中性造型就被一代又一代的女性影迷稱為‘赫本頭’。」如果《羅馬假日》把赫本塑造成一個瞪著小鹿般的圓眼、帶著一絲假小子氣的公主,那麼在《蒂凡尼的早餐》中,她扮演的脆弱、美麗的霍莉·戈萊特麗則進一步鞏固了她作為20世紀偉大偶像的地位。

在整個職業生涯中,赫本一直與一位義大利化妝師阿爾貝托·德·羅西(Alberto de Rossi)合作。德·羅西被認為創造了赫本的經典眼妝,在赫本之子肖恩(Sean)的描述中,整個眼妝畫起來非常耗時,需要上一層又一層的睫毛膏,並用針把每一根睫毛都分開。「我記得他去世的時候,母親痛哭不止,好像自己的兄長去世了一樣,她說自己再也不想工作了。」

與20世紀50年代時相比,赫本60年代的妝容發生了不小的變化。50年代時,她的眉毛被眉筆描得很粗,非常醒目,此外,她使用的基本是紅色唇彩;而到了60年代,她的眼妝基本保持不變,還是標誌性的小鹿般的圓眼,但眉毛卻淡了很多,唇彩也變成了淺淺的桃粉色,這是當時典型的妝容。

第二位

瑪麗蓮·夢露 Marilyn Monroe

「恰到好處的性感」

「水潤健康的氣色」

這10個女人,影響了化妝史

夢露是性感美女中的極品,不過她並非生來如此。正如攝影師彌爾頓·H.格林(Milton H.Greene)所說:「別妄想早晨起床後只是洗把臉、梳個頭,出門時就能有瑪麗蓮·夢露的風采。她可精通美容業中的所有秘訣。」

從原名諾瑪·簡(Norma Jeane)的普通少女到如今眾所周知的性感影星瑪麗蓮·夢露的三個關鍵步驟中,第一個就是給頭髮染色。1952 年,她以淡金髮女郎的形象出演霍華德·霍克斯(Howard Hawks)的電影《妙藥春情》(Monkey Business)。第二個關鍵步驟發生在1950年,夢露在那一年進行了鼻子和下巴整形手術。好萊塢整形醫師麥克·古爾丁(Michael Gurdin)的辦公室記錄曾於2013年被公開拍賣,將夢露整形一事公之於眾,證實了此前的傳聞。而她和彩妝師艾倫·惠特尼·斯奈德(Allan Whitey Snyder)的相識則成為第三個關鍵時刻。

好萊塢演員,尤其是女演員的美貌保質期不長,夢露和斯奈德都知道,青春容顏是行走於好萊塢的護身符。斯奈德為夢露打造的妝容無一不透露出「健康好氣色」的信息,同時保證她在任何鏡頭裡都能散發光芒。珊瑚色的臉頰、水潤光澤的唇彩、假睫毛和輕盈粉底——這些元素符合大眾商業對代表戰後美國夢時期女性形象的幻想,並通過電影院的銀幕將健康、朝氣和被掌控得恰到好處的性感傳遞給所有觀眾。

第三位

黃柳霜 Anna May Wong

「第一位華人好萊塢明星」

「標誌性的齊瀏海和秀發」

這10個女人,影響了化妝史

黃柳霜出生在美國洛杉磯唐人街郊區,是好萊塢首位美籍華人影星。1921年,黃柳霜從學校畢業後成為職業演員,她擁有標誌性的齊瀏海和光亮秀發(毫無疑問這來源於她的華裔血統,雖然她是美國人),扮演的多為妖艷角色。身在好萊塢的黃柳霜因為種族歧視而倍感沮喪,她能拿到的角色通常只是反派,所以當1928年機會來臨的時候,她便迫不及待地搬去了歐洲。

黃柳霜在歐洲的生活和演藝工作相較美國都更加自由獨立,她受到了歐洲人民的歡迎,還引發了使用粉底來做到和她一樣的完美膚色的風潮

1931年,黃柳霜重返好萊塢,和瑪琳·黛德麗聯袂出演電影《上海快車》(Shanghai Express)。但當米高梅電影公司次年為《龍的女兒》(The Son-Daughter)的女主角Lien Wha選演員時,卻以「黃柳霜太過中國化」的理由讓該角色花落別家。據說,當時當地的種族歧視讓本應該大紅大紫的黃柳霜一直無法迎來事業的高峰,但這絲毫不影響她作為先驅的傳奇地位。她對彩妝界也產生了持續性的影響,美國時尚設計師安娜·蘇(Anna Sui)2014年秋冬大秀妝容和髮型的靈感就來源於黃柳霜。

第四位

約瑟芬·貝克 Josephine Baker

「世界上第一個黑人超級女明星」

「油亮的波波頭」

這10個女人,影響了化妝史

作為民權運動家、舞者、歌手和演員,約瑟芬·貝克(Josephine Baker)是爵士時代獨一無二的代表。貝克光亮順垂的波波頭、煙熏眼妝和深色口紅,活脫脫就是一個現代的輕佻女郎

貝克出生於美國,在美國無人喝彩的深膚色卻在巴黎飽受推崇,美容護膚相關的活動和產品代言接踵而至。她出現在巴黎全城的廣告牌上,為一款名叫Baker-Fix的潤發油做廣告,赫蓮娜·魯賓斯坦向消費者保證,她的Valaz睡蓮潤體乳將為你帶去「約瑟芬·貝克一般的身體」。從香奈兒處興起的美黑風潮也深得貝克的喜愛,她曾擔任香奈兒Riviera化妝品套裝的海報女郎。海明威形容她是「有史以來最能引發轟動的女性」。

除了法國人民的認可和眾所周知的自由言論,貝克還不斷推廣美白肌膚的產品,她用檸檬汁塗抹皮膚,在山羊奶和漂白溶劑的混合液中沐浴。旅行和巡演不斷的貝克仍然定居法國,並把後半生奉獻給了人權事業。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貝克以臥底的身份為法國的抵抗做出了貢獻。貝克去世時在法國下葬,成為首位接受軍人葬禮的美國女性,法國人以此表達對她為第二故鄉做出貢獻的無限尊敬。

第五位

伊麗莎白·泰勒 Elizabeth Taylor

「天生雙層睫毛」

「埃及艷後式眼影」

「創名人香水先河」

這10個女人,影響了化妝史

她的美貌、紫羅蘭色的眼睛和8次婚姻(其中包括和理查德·伯頓的2次)和演技一樣著名,這就是1932年出生在英國倫敦的伊麗莎白·羅斯蒙德·泰勒(Elizabeth Rosemond Taylor)。

當9歲的泰勒拍攝電影《靈犬萊西》(Lassie Come Home)的時候,合作的演員羅迪·麥克道爾(Roddy McDowall)曾說:「電影開拍的第一天,劇組的人看了泰勒一眼就說:‘把這個丫頭從片場弄出去——眼妝太濃,睫毛膏太重。’泰勒被匆忙帶走,他們用一塊濕布揉擦她的眼睛,想卸掉睫毛膏。他們很快發現泰勒根本沒有塗睫毛膏,而是比常人多長了一層睫毛。除了生來注定要成為銀幕巨星的女孩外,誰還會有兩層睫毛?

當時許多在好萊塢演戲的當紅女演員在一開始會向化妝師取經,然後自己化妝,因為沒有人比她們自己更了解她們的臉。在那之後,她們漸漸掌握了主動權,能夠自己決定自己的妝容,或者與化妝師合作。泰勒也是如此:雖然年紀稍長之後才開始化妝,她對化妝卻有著濃厚的興趣。

2011年和設計師麥克·科爾斯(Michael Kors)的一場採訪中,泰勒描述了她經常給自己理髮和化妝的場景。令人驚嘆的是,化妝師阿爾貝托·德·羅西因為背部手術告假,泰勒甚至需要自己動手完成她最傳奇的銀幕形象「埃及艷後」的妝面。伊麗莎白·泰勒在1963年上映的《埃及艷後》(Cleopatra)中的造型,讓頗為誇張的埃及式眼影在流行文化中形象更為鮮明,一直延續至今。

名人推出香水系列在如今可算稀松平常,不過在泰勒的年代由她首開先河,她也被稱為「明星香水之母」。她的首款Passion(激情)香氛於1987年推出,不過White Diamonds(白鑽)才是她最出名的作品(她對鑽石的喜愛人盡皆知,如此命名恰如其分),這款香水於1991年和伊麗莎白·雅頓聯合推出,在泰勒去世時市值2億美元。

第六位

崔姬 Twiggy

「金色短髮」

「下眼睫毛妝」

這10個女人,影響了化妝史

如果說有人以活潑好動、天真無邪的造型席卷了時尚圈,那這個人無疑是崔姬。原名萊斯莉·霍恩比(Lesley Hornby)的崔姬1949 年出生於倫敦西北部的尼斯登,雖然因為身材瘦削而被嘲笑,她心中依然藏著一個模特夢。

崔姬在時尚明星髮型師倫納德(Leonard)的精心改造下留起了斜分的短髮,頭髮染成了金色,攝影師巴裡·拉泰甘(Barry Lategan)隨後給她拍攝了一張臉部特寫照片,而這張照片開啟了崔姬的時尚事業。《每日快報》(Daily Express)的時尚版記者發掘這張照片時曾評價說,她擁有「一張能夠代表1966年的臉」。巴裡·拉泰甘描述照片的拍攝過程時曾說:「一頭短髮、畫出下眼睫毛的崔姬來到拍攝地點,坐在我的鏡頭前,讓人感到非常驚艷。」

在當時沒有任何時尚化妝師的情況下,模特們在拍攝前要自己給自己化妝。從崔姬的第一批照片中可以看出,她的化妝技巧相當了得:眼線描畫得堪稱完美,妝容也頗具個人風格。濃重的眼線和接近膚色的唇彩(鑒於當時市場上的口紅無法達到這樣的效果,遮瑕霜或遮瑕棒就被用來讓嘴唇顯得蒼白)透露出濃濃的60年代的英倫復古風。

複雜的眼妝是妝面的重點,她在眼瞼上塗白色或淺色的眼影,沿著上睫毛勾勒出黑色的眼線,再沿著眼眶勾勒線條,讓眼睛顯得又大又圓。在皮膚上畫出的下眼睫毛讓崔姬的妝面與眾不同。

比芭的創始人芭芭拉·胡蘭妮奇曾經告訴我,崔姬是當時這樣做的第一人。下內眼線或是不畫,或是用白色的眼線筆勾勒,進一步突顯眼睛的大、圓和天真感這可不是早上可以搞定的快手妝容,整個過程據說得花上一個半小時才能完成。

第七位

碧姬·芭鐸 Brigitte Bardot

「撩人貓眼」

眼尾上揚的眼線

「金髮尤物」

棕發染金,變身性感炸彈

這10個女人,影響了化妝史

1934年,碧姬·芭鐸(Brigitte Bardot)降生在法國巴黎一個人脈甚廣的家庭。從少年時期起,芭鐸就涉足模特行業,出現在各類女性雜誌上。1949年5月,年僅15歲的芭鐸更是登上了《ELLE》的封面。3年後,芭鐸與記者兼電影導演羅傑·瓦迪姆(Roger Vadim)結婚,並出演電影處女作《為愛而狂》(Crazy for Love)。接下來的四年中,芭鐸陸續參演了幾部電影,1956年上映的《上帝創造女人》(And God Created Women)雖引發頗多爭議,但也讓她一躍成名——影片也讓世界認識了比基尼

有意思的是,與崔姬和夢露一樣,芭鐸是在把天生的淺棕色頭髮染成金色後才做到了突破:配上這一頭金髮,一枚性感炸彈裝備完成。而且她不喜歡把眼睛化得又大又圓,這樣太過普通,而是偏好用眼尾上揚的眼線,讓眼睛看起來像被拉長的貓眼,性感撩人;她用暈染的眼影打造煙熏效果;用唇線筆完整地勾勒出嘴唇線條,讓不塗唇彩的雙唇達到最豐厚飽滿的效果。還有一點,在化妝上,芭鐸經常是親力親為。

第八位

葛麗泰·嘉寶 Greta Garbo

「簡潔硬朗的妝容」

「發光肌」

這10個女人,影響了化妝史

原名葛麗泰·格斯塔夫松(Greta Gustafsson)的嘉寶(Greta Garbo)1905年出生於瑞典斯德哥爾摩。簽約米高梅電影製作公司之後於1925年搬到好萊塢。在公司的要求之下減重、矯正牙齒,並把頭髮向後梳起以展示臉部結構。除了完美的臉龐,嘉寶最引人註目的特徵是她的雙眸,這也是她悉心妝飾的部位:在眼瞼上塗薄薄的一層凡士林,再覆蓋上中性粉底,用深色眼影填入眼窩後,再用石油和木炭制成的材料描上眼線。這種妝容在當時頗為簡潔硬朗,影響了未來幾年的化妝趨勢。

嘉寶在銀幕上著名的「發光肌」應該歸功於蜜絲佛陀的輕薄隔離Silver Stone No.2,這款隔離因為含有銀色光澤、能打造出微微發亮的妝感而在電影演員中頗受歡迎。

在沒有電影拍攝工作的時候,據說她只是「略施薄粉,淡淡的口紅配上柳葉細眉」。搭配上她的語音語調,嘉寶的風格體現了異域女性精致而理想的形象,對20世紀30 年代的女性形象產生了巨大影響。

第九位

艾米·懷恩豪斯 Amy Winehouse

「上揚眼線」

「復古紅唇」

「標誌性髮型」

這10個女人,影響了化妝史

如今的名流比較喜歡鎖定某個特定造型,並自始至終地保持下去。當面臨多種選擇時,他們傾向於做減法,根據當時的心情和時下的潮流來做適當的改變。不過,才華橫溢的英國唱作人「毒後」——艾米·懷恩豪斯(Amy Winehouse)是個例外,除了獨特的嗓音,她還擁有標籤化的、強烈的個人風格

美籍化妝師瓦莉·奧萊利(Valli O’Reilly)曾透露自己是懷恩豪斯造型的設計者,她說:「她很快就適應了眼線和其他所有的設計,這對她而言是第二天性。」懷恩豪斯的風格雖然強烈,但也並不複雜,奧萊利說,他們通常只需15分鐘就能完成整個妝面。

復古紅唇需要質地柔滑的芮謎唇筆搭配Uni牌口紅——熾烈、復古的啞光藍調紅色與懷恩豪斯的古著風格配合得天衣無縫;濃重寬大的眼線在尾部上翹,成為幾乎永恒不變的標誌,你基本看不到她不畫眼線的時候。芮謎的液體眼線和帶氈頭的上妝工具是打造這種眼線的法寶,她有時也會用它來點一顆美人痣。

懷恩豪斯年僅27歲便不幸去世,但她對流行文化的影響至今存在,體現在粉絲和其他名流身上。Lady Gaga曾把模仿懷恩豪斯造型的照片發在Instagram上,以表達敬意;讓·保羅·高提耶(Jean Paul Gaultier)在2012年舉辦了以懷恩豪斯為靈感繆斯的時裝秀,向她致敬。

第十位

格蕾絲·瓊斯 Grace Jones

「板寸頭」

「大膽的腮紅」

「雌雄同體的氣質」

這10個女人,影響了化妝史

格蕾絲·瓊斯(Grace Jones)是20世紀70與80年代真正的標誌性面孔,她不同尋常又硬朗強悍,雌雄同體的美麗至今仍激勵著新一代的影星。

瓊斯在70年代早期開始了模特工作,還算成功。雖然她評價說自己的牙買加風情在業內人士眼中並不討喜,「模特只不過是個為付房租而做的過渡性工作」。到70年代末期,瓊斯活躍在紐約各大迪斯科歌舞表演現場,也正是在著名的迪斯科歌舞廳54俱樂部(Studio 54)被發掘,拿下了小島唱片(Island Records)的合約。

在第一張唱片的宣傳期中,她遇見了日後對她產生極大影響的法國攝影師讓-保羅·古德(Jean-Paul Goude)。古德製作了專輯的封面和音樂錄影帶,為瓊斯打造出用他的話來說「危險與美麗結合」的風格。

雖然做音樂更對她的胃口,瓊斯在業餘時間也為藝術大師安迪·沃霍爾(Andy Warhol)、塗鴉藝術家基斯·哈林(Keith Haring)——他曾在瓊斯的身體上作畫,並讓羅伯特·梅普爾索普(Robert Mapplethorpe)為作品拍攝照片——和攝影師赫爾穆特·牛頓(Helmut Newton)的作品擔任模特,並出演了包括《霸王神劍》(Conan the Destroyer)和007系列電影《雷霆殺機》(A View to a Kill)在內的電影作品。

想要準確地描述瓊斯的造型不太容易——得出這樣的結論也在情理之中,因為對喜歡突破極限的人來說,它總是隨著時間不斷變化。總的來說,平頭髮型和大膽出位的妝容成了她的標誌。尤其是腮紅,她使用大量腮紅來凸顯她雕刻般立體感十足的五官正如所有事業風生水起的明星一樣,瓊斯也有自己的名言:「我並非生來如此,但是我們都可以創造自己的命運。不管夢想是什麼,我相信它終究會做到。」

本文內容都摘錄自同一本書——《彩妝傳奇》

這10個女人,影響了化妝史

出版社: 後浪丨北京聯合出版公司

豆瓣目前評分:8.6分

這本書的作者是當今著名的化妝大師,也是現任蘭蔻全球彩妝創意總監:

麗莎·埃爾德裡奇(Lisa Eldridge)

這10個女人,影響了化妝史

書中對於彩妝史的講述由古及今:既介紹了古代化妝歷史,例如紅、白、黑的顏料在化妝上的使用;同時也關照了現代美妝產業,例如上文中細數的這些彩妝繆斯,以及各大化妝品巨頭的發跡歷史等等。

推薦給喜歡美妝和熱愛彩妝文化的小夥伴們!

< END >

如果喜歡這篇文章,歡迎轉PO到朋友圈♥

這10個女人,影響了化妝史

這10個女人,影響了化妝史

這10個女人,影響了化妝史

這10個女人,影響了化妝史

《《《 據說世界上只有1%的人,可以向左滑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