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裝周報導 | 巴黎卡位戰:爭奪時裝界最高權威

時裝周報導 | 巴黎卡位戰:爭奪時裝界最高權威

本文作者:Angelo Flaccavento

當主宰業界的奢侈品企業巨頭上演著一場場行銷大戲,Rick Owens、川久保玲、John Galliano、Pierpaolo Piccioli譜寫了一首首時裝詩。

法國巴黎——前不久閉幕的巴黎時裝周,戰線太長,乏善可陳。上周二晚,Louis Vuitton在盧浮宮舉辦的發布會,距離Gucci在Le Palace的展示也就只過了八天,感覺中間隔了一整季。總而言之,浮誇的行銷噱頭夠大夠多,真正的原創少得可憐。

這是企業巨頭的時裝季,路威酩軒集團(LVMH)以及開雲集團(Kering)各自放出王牌對戰。每張王牌都拼了老命爭第一,玩兒的還是「太陽王」路易十四那套炫耀財富的花招,以盛大壯觀的場面宣告權力。開幕當日上演的是Christian Dior對戰Gucci,緊接著還有Saint Laurent和Celine的龍爭虎鬥。

時裝周報導 | 巴黎卡位戰:爭奪時裝界最高權威

Celine 2019春夏系列| 圖片來源:Indigital.tv

Dior則動用了整個布洛涅森林(Bois de Boulogne)的跑馬場,搭建的巨大帳篷差不多能容納一整出現代舞蹈表演。Celine呢(現在已經是e不是é了),則在榮軍院(Les Invalides)前搭起了一頂更大的黑色帳篷。Saint Laurent曾經讓模特們以埃菲爾鐵塔為背景,走在白色的插電棕櫚樹下的水面上,Louis Vuitton則在盧浮宮內庭搭建起一個類似宇宙飛船的管狀空間,有點太像Gucci的2017秋冬布景了。就像是一場豐盛的瑞典式自助餐。但撇去嘩眾取寵的浮沫,真正留下來的沒多少。

Hedi Slimane的Celine首秀自然是本季最受眾人期待的一場,也是精心雕琢的推廣時刻,更像是一場大師手筆級別的公關活動,而不是設計進步的展示。發布會全程20分鐘,提出有關原創、作者身份、品牌風格遺產、自我、目標受眾和市場行銷種種未解謎題。發布會沒有推動時裝設計的對話,只是追隨時裝界越來越明顯的新形式——再見了,無處不在的球鞋風潮。

但也不是只有Hedi這麼做。進步不再是優先項,沒完沒了的產品「上新」才能給人持續更新的感覺。

Gucci的創意總監Alessandro Michele可謂是長期在旋流中保持靜立的好手,繼續潛心鑽研他獨特的巴洛克「混搭」。只是本季的設計沒有迸射出什麼火花。離開了米蘭,在黯淡而撲滿塵土的蒙馬特Le Palace劇院進行展示,就像是其風格密碼的第n次迭代。當然也是令人陶醉,只是這回有點兒過頭:就像一場回光返照,就像要說服你節食或排毒之前,最後的那餐大魚大肉。

時裝周報導 | 巴黎卡位戰:爭奪時裝界最高權威

Balenciaga 2019春夏系列| 圖片來源:Indigital.tv

說真的,如果Alessandro Michele開始進行新的嘗試,應該會相當有意思。他也有這份嘗試的底氣,是時候走出舒適區了。

而與此同時在Dior,舞蹈中呈現的軀體和紀律,對原本熟悉的風格作出了更嚴苛的詮釋,只是最終還是舞者們搶去了所有風頭。在Saint Laurent,Anthony Vaccarello則給Yves先生的經典曲目添了一層性感色彩,堂皇閃亮的黑色無邊泳池變成了宣言本身。

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這樣的超級大秀都是製造媒體曝光的可觀機器。但所有這些戲碼和噱頭,時常給人感覺是一張缺乏想法的遮羞布。要像Rick Owens那樣專注,你得真正成為一位「電影作者」,才能真正舉辦一場前後連貫、意義深刻的時裝發布會,能使人激動至精神錯亂:他的反烏托邦版本的華魅,野獸派的蕾絲花邊與燃燒的火炬使其圓滿。

Demna Gvaslia在Balenciaga對「建築廓形」進行了有力探索,這場發布會說明他正在擁抱新的、更嚴苛的裁衣挑戰,只是也近乎被藝術家Jon Rafman的非凡視頻裝置吞噬。但這樣一來,那些真正專注做衣服的設計師只用最簡單直接的表演來展示系列(一座時裝天橋,一排排座位)實際上才是贏家:他們的誠實、專注、專業、謙遜,在今時今日更具有破壞性。

這其中包括永遠詩意滿滿的Pierpaolo Piccioli——他在Valentino奉出的華麗系列,以羽翼般輕盈的流動形式之美讚頌精神與形體;還有依舊高舉創新火炬的日本人,比如無可爭議的大師川久保玲(Rei Kawakubo)—— 她最終回歸制衣,同時以類自傳的強度在激進主義加碼,還有實驗主義者二宮啟(Kei Ninomiya)和Beautiful People的熊切秀典(Hidenori Kumakiri),二位均屬巴黎時裝周日程最優秀的新進設計師。

時裝周報導 | 巴黎卡位戰:爭奪時裝界最高權威

Valentino 2019春夏系列| 圖片來源:Indigital.tv

當然了,還有John Galliano,繼續微調他在Maison Margiela的創意,劃定出一個廣闊的流暢裁縫實驗的疆域,在當今這個隨波逐流得前所未有的時代,把創意和恣意打造成最值得探索的叛逆品質。因為隨大流真的不會讓你變得更好。

總體來看,巴黎大部分令人興奮的還是品牌各自的「配方」。當然了,現在人們討論得很多的是時裝屋的風格代碼,但要把這些代碼變成老生常談就危險了。比如Alexander McQueen的Sarah Burton,依舊在奉出精彩的設計。但盡管技藝巧奪天工,作品美感純粹,她所做的一切還是一成不變。要麼是鋒利的剪裁,要麼是飄逸的造型,都搭配帶有危險美感的鞋履或配飾。

Sacai也有點開始公式化了,阿部千登勢最手到擒來的時裝「混合變種」已經繁衍了1000個副本,失去原來的隨性和輕鬆。而Stella McCartney的配方需要劇烈的調整,因為她如今正在面臨越來越邊緣化的危險。

還有Thom Browne,打破了支配其自有系統的冷峻清醒,真正拿出了勇氣探索玩味,但他回歸了他特有的詼諧幽默,只是這份帶有「厭女症」的幽默有些不合時宜,有點令人不悅。

時裝周報導 | 巴黎卡位戰:爭奪時裝界最高權威

Paco Rabanne 2019春夏系列| 圖片來源:Indigital.tv

從在Louis Vuitton的第一天開始,Nicolas Ghesquière的制衣手法則注重拼貼和混搭,本季再次融入了未來主義的狂熱,只是與往時的活力相比更加混亂。依舊在舒適區徜徉的Prada女士,在Miu Miu變成了徹頭徹尾的聖像破壞者,探索了「醜陋之美」的概念,頗像是針對本季的有趣評論——本季基本是一次對現實的集體逃避。

Paco Rabanne的Julien Dossena終於也加入了時裝對話。摒棄僵硬的同時保留鋒利,Dossena奉出了一個成功的新系列,自由而犀利,保有恰當的本地色彩而不失國際化。表演精神與制衣工藝相結合,這依舊是有意義的體驗。

同樣的話也能用來形容Loewe的抽象風格,這都是經得起推敲也充滿活力的時裝願景。除此之外,那些空想主義不過是試圖放棄要「做好時裝」的責任罷了。

翻譯:Aijing Wang

今日討論

時裝周報導 | 巴黎卡位戰:爭奪時裝界最高權威

時裝周報導 | 巴黎卡位戰:爭奪時裝界最高權威

國慶上海迎遊客1038萬人次,創近年新高

考拉精選獲投資Pre-A輪3000萬人民幣

耐克首家概念旗艦店上海001開業

無印良品9次降價以來首現中國業績下跌

花王集團走高端路線,計劃將更多高檔美妝產品引入中國

樂購首席執行官呼籲對網上銷售的商品征收「亞馬遜稅」

時裝周報導 | 巴黎卡位戰:爭奪時裝界最高權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