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能看了假《人類簡史》!揭秘「跟風書」背後的利益鏈

「做這本書的人明知無底線還要做。你看作者名字就知道,亞特伍德,就是丫特無德的意思。」一位業內人士說。

全文4890字,閱讀約需7分鐘

以色列作家尤瓦爾·赫拉利的《人類簡史——從動物到上帝》(左)和九州出版社2016年5月出版的《人類簡史——我們人類這些年》(右)。新京報記者高敏 攝

「我居然讀了一本假書。」在豆瓣,一位買到《人類簡史——我們人類這些年》的讀者如此感慨。大量吐槽出現在豆瓣和亞馬遜等平台,該書在豆瓣評分低至2.5分,並被打上了「山寨」字樣。

該書由九州出版社2016年5月出版,作者署名「亞特伍德」,腰封標紅並加大加粗的推薦語是:「一部讓你大開眼界的奇作!」

然而,真正讓讀者「大開眼界」的是,這本書山寨了中信出版社出版的、以色列作家尤瓦爾·赫拉利的《人類簡史——從動物到上帝》。

封面上,九州版《人類簡史》與後者版式設計類似,主標題一樣,英文副標題僅一詞之差。在京東、當當、亞馬遜線上,它與後者出現在同一頁面或相鄰推薦位置。

在簡介上,九州版《人類簡史》不僅將作者亞特伍德冠以同尤瓦爾一樣的「新銳歷史學家」標籤,且不顧充斥豆瓣的差評,自稱「萬千讀者口碑推薦,火爆微博、豆瓣、微信,閱讀量超過10000000人次」的「驚世之作」。

大量讀者因此被誤導,購買之後看到內文,才發現這是一本「騙錢的山寨書,還不如百度百科加中學課本」。

一本「山寨」名著如何以正規出版物的身份被策劃出版,並在市場中擾亂視線?事關圖書出版的各個環節以及利益鏈條上的各個主體。

《人類簡史——從動物到上帝》2017年2月第2版。新京報記者李冬 攝

━━━━━

是「心血之作」還是「流水帳」

被山寨的《人類簡史》是生於1976年的以色列新銳歷史學家尤瓦爾·赫拉利(YuvalNoahHarari)的作品。該書在2012年出版後,受到世界學術界矚目並很快被翻譯為近30種文字,暢銷全球。

中信出版社在引進版權後,分別於2014年和2017年印行了前後兩版《人類簡史:從動物到上帝》,經過張小龍、羅振宇等互聯網圈名人推薦後,火爆網路,據報導銷量已突破百萬冊,成為現象級暢銷書。

拿到九州版《人類簡史》,記者隨手翻至第14頁講述南方古猿的段落、第245頁尼德蘭革命的段落,發現其大段文字是對百度百科的簡單改寫,只是通過語句調整規避重復率。

關於南方古猿化石的發現,百度詞條是這樣表述的:「最早的南方古猿化石發現於1924年。當時,澳大利亞人達特前往南非在約翰內斯堡的一所大學任解剖學教授。他對化石非常感興趣,經常鼓勵他的學生在課餘時間去尋找化石。」

九州版《人類簡史》對此的描述是:「1924年,在南非約翰內斯堡的一所大學裡有一位叫達特的澳大拉亞籍學者,他研究解剖,狂熱地癡迷化石,在課餘時間也會鼓勵學生出門去尋找化石。」

在第7頁,作者寫道,「尤其是食草類的動物,如魚龍、斑龍和雷龍」為例,但事實上,魚龍和斑龍均不屬於食草動物。

作為一本歷史讀物,全書沒有任何史料考證和註釋。最終的參考書目簡單羅列了7本國外史學書的中譯本,其中還包括了尤瓦爾·赫拉利的《人類簡史》。

另外,記者調查發現,九州版《人類簡史》的目錄與中央電視台電影頻道在2011年首播的100集紀錄片《世界歷史》的節目列表基本雷同。

在網上,有讀者吐槽,目錄為「中學歷史課本的簡單羅列」,而內文「行文不連貫」「東拼西湊」「流水帳」。一位網名為「楊Happy」的讀者在亞馬遜網上商城給這本書打了「一星」,稱:「作為一個極端業餘的歷史讀者,整本書幾乎沒有給我任何有見地的新內容和知識點……喂狗都不願意給這個。」

一位雲南讀者告訴記者,九州版《人類簡史》作者「亞特伍德」的名字頗具迷惑性,「作者是位中國人卻取了外國筆名,很多讀者就是因為這個才上當的。」。

6月12日,一位圖書公司負責人透露,九州版《人類簡史》是圖書策劃人「白丁」的作品。這種蹭熱點的跟風書很多,他已見怪不怪。

「做這本書的人明知無底線還要做。你看作者名字就知道,亞特伍德,就是‘丫特無德’的意思。」這位業內人士介紹,此類跟風書也是正規出版物,通過法律訴訟很難勝訴,費時耗力,因此被跟風的正規圖書也多是在道德上譴責。

商城上,網友關於該書的吐槽。

白丁原名楊郭君,網路標籤「90後代表作家」、「四川省散文學會最年輕的會員」。楊郭君名下有一公司,北京華語天下文化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語天下),於2015年9月註冊。

6月13日,「白丁」楊郭君向新京報記者承認,這本九州版《人類簡史》出自其手,不過他並不認為這是一本策劃跟風書。

白丁說,這本書源自一位作者向他投稿,這位作者是中國人,筆名叫亞特伍德,「中文系畢業,平時喜歡研究歷史,去美國讀過書」。

「作者投稿到我這裡來,我覺得這個書寫得還可以的,就取了‘人類簡史’這個名字,不是出於山寨。實際上在中信那本《人類簡史》之前的2006年,武漢大學出版社也出了叫‘人類簡史’的書,至於封面設計,大家都差不多。」白丁對此回應稱。

「我們不是跟風,這在行業內很常見,書名相似情況太多了。」白丁說。在他們看來,自己所做的事情是在法律范疇之內的,「沒有任何問題」。

隨後,白丁又向記者提供了「亞特伍德」的電話。

這位自稱「亞特伍德」的男性聲音拒絕透露個人信息。他承認自己「是一個職業寫手,靠撰稿為生」。他現居重慶,曾遊學美國,因此取了「亞特伍德」的筆名。對於成書和刊發過程,他未向記者透露,並表示「我沒有誤導讀者的意思,我的書也是心血之作。」

這位自稱亞特伍德的人表示,2016年初,他投稿給北京華語天下文化發展有限公司,白丁征得其同意後,加了「人類簡史」的主標題,「要撬動市場,肯定要取一個更能抓住讀者的書名才能賣得好。我知道賣得很火,但是如果按照原來的書名肯定不會這麼火。」

盡管白丁和自稱亞特伍德的人均一口咬定並非山寨《人類簡史》,但在多位業內人士看來,這本書的策劃可能性極高。

「策劃編輯知道市場需要什麼,擬一個大綱,規避掉法律風險,找一幫人來攢書,當然質量不會好,但效率很高,且封面相似在法律上很難界定。」一位多年從事圖書出版工作的業內人士說。

━━━━━

代為發行、好評行銷

白丁告訴記者,自己是北京磨鐵圖書有限公司(下文簡稱「磨鐵」)的前員工,九州版《人類簡史》是自己找到磨鐵的熟人代為經銷的。

磨鐵圖書是國內最大的民營書商之一。2007年創辦,曾打造過《盜墓筆記》、《明朝那些事兒》、《後宮甄嬛傳》等多部暢銷小說,頗具實力。

在《人類簡史》的電子書信息中,品牌策劃方顯示為磨鐵圖書的全資子公司「北京磨鐵數盟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這是華語天下出的書,磨鐵只是代為發行。」6月21日,磨鐵圖書有關負責人向《新京報》記者確認,這本書是白丁找到磨鐵的發行同事代為銷售。他們公司在知道這本書在網上被質疑後,今年三四月份立即收回了尚未賣掉的圖書。

對此說法,一位業內資深從業者分析,一本書要在市場上大賣,沒有大公司的發行強管道也很難做出影響力。

而這本九州版《人類簡史》無論是在書店還是網路管道,經常被擺在推薦位置或與尤瓦爾的名作相鄰,加之封面類似、作者名字具有迷惑性,讀者往往被混淆視線。

通常圖書公司給予管道方更低的折扣可能有利益關係,往往可以獲得靠前的推薦位置。上述雲南讀者告訴記者,自己通過使用購買京東暢讀卡來獲取尤瓦爾的《人類簡史》時,由於屬於優惠電子書,頁面上僅有九州版《人類簡史》一個搜尋結果。

在亞馬遜商城上,該書顯示在2016年5月1日開始線上銷售,目前201條評論的評分為2.2星,其中128位讀者評價為1星並且對其山寨行為進行了譴責。

亞馬遜商城上的評論。

但是,這201條評論有54條好評,絕大部分評價時間集中於2016年5月15日與16日兩天,且不乏以「前500名評論者」為標籤的、較有影響力的評論者身影。其中某些好評更是「驢唇不對馬嘴」,被讀者識破為是對尤瓦爾《人類簡史》的評價。

「刷榜是業界通用的做法」,一位從業者透露。山寨版圖書發行初期用來迷惑讀者的「好評」,就是刷榜的結果。

此外,一位亞馬遜讀者評論稱此前「去@kindle中國微博底下評論這件事還被刪了」。記者還發現,在京東上,此書依然有92%的好評。

盡管白丁自稱在4月12日左右接到九州出版社的書面通知後,便開始在亞馬遜、京東、當當上將圖書下架,「5月期間已經全部下架完畢」,但記者6月14日在亞馬遜網上書城搜尋「人類簡史」,這本山寨書依然在列,並且能成功下單購買。這本書與中信版《人類簡史》並列在一個頁面,排在第四個搜尋結果,依然頗具迷惑性。

━━━━━

各方獲利

業內人士透露,在大陸一本書必須有書號才能成為正規出版物發行流通。一本圖書上市過程中,出版社要先把好內容審核關,而後再評審給予書號。

因此,民營書商一般都是和出版社合作,共同對一本書的內容予以認可,由出版社和民營書商共同出版發行圖書。

民營書商與出版社的合作,主要有三種,分別為資本層面合作、版權層面合作,以及出版社僅提供書號、其餘由書商一手操辦的模式,據多位業內人士透露,目前第三種模式是最為普遍的做法。

如此一來,本來「主要用於內容審查」的書號,變相成為了一種「資源」,買賣書號便成了通行的行業潛規則。

從出版社的角度看,策劃和創新能力要和大型書商競爭,出版社生存愈發艱難,一些出版社淪為「以賣書號為生」。相比於策劃圖書不可控的經營風險,「賣書號是一個穩賺不賠的手法。」一位出版界人士稱。由於出版社對編輯都有業績考核,缺乏策劃能力的人寧願賣書號來解決。

在要求匿名的某出版社行銷主管看來,即使策劃編輯都由民營書商操刀,出版社對於圖書依然有審核責任。按照規範的出版流程,除卻圖書編輯過程中的「三審三校」,出版社在選題策劃階段也應有「三審」程序,對申報選題是否符合法律法規、內容導向、版權問題以及內容質量,都應該進行評估和審核。

「那是磨鐵出的書。書已經收回了,沒什麼可說的。」6月13日,九州出版社一位鄭姓副總編輯回應新京報記者,婉拒了採訪。

九州出版社。圖片來自網路

記者從多方管道了解到,山寨版《人類簡史》至少印刷四五萬冊,雖被撤回但剩餘並不多。在通常圖書銷量1-2萬冊的市場情況下,顯然已經獲得了不錯的利益。

一本書的成本包括策劃、封面設計、書號、印刷、發行等,在這個鏈條中,負責提供書號的九州出版社、負責發行行銷的磨鐵圖書、負責提供內容的華語天下,各有一定收益。

綜合多位業內人士的說法,書號的價格在幾千元至兩三萬不等。而記者從中國出書網處獲得的一份表格顯示,書號明碼標價,平均在1.5萬-2萬元之間,其中不乏九州出版社、吉林大學出版社等。

業內人士分析,九州版《人類簡史》一書的書號費約為1.5萬元。

九州版《人類簡史》每本書定價39.8元,據業內人士估算,以印刷5萬冊推算,印刷成本大概在定價的15%以內,同時給予管道5折以下的折扣,這在利潤很薄的圖書行業已屬平均水平。

內容提供方獲得約12%分成,即華語天下的獲益可能在10萬元左右。

這只是白丁賺的一小筆。據接近白丁的知情人士透露,他曾以策劃選題、找寫手攢書的手法操作過不少圖書,另一本書據說銷出幾十萬冊,從中獲利約100萬元。

━━━━━

偽書、山寨書包圍下的維權困境

更早之前,中信出版社從市場反饋得知山寨版《人類簡史》的存在,但「因為這些書都是正規出版物,並非盜版,我們並不能採取什麼應對措施。」該出版社如此答復《新京報》,其工作人員稱,唯一能做的,是「把行銷做得更好」。

隨著民營圖書公司的崛起,出版社與其形成了大量的長期合作,這「實際上弱化了內容的把關流程,給很多跟風書提供了空間」,人民文學出版社行銷主任宋強告訴記者,「由此催生把關不嚴、以量取勝、低價策略等諸多問題,導致大量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

在大陸,「著作權法只保護作品,書名並不受法律保護」。所以單從「人類簡史」幾個字來看,山寨版並未觸犯法律。版權律師張志峰分析道,亞特伍德版《人類簡史》可以認為是一種不正當競爭行為。

類似山寨名著的行為,在圖書出版行業其實是早已長期存在的普遍現象。「不論出版社還是圖書公司,都會跟風,只是沒有這麼毫無底線。」一位從業十餘年的圖書公司管理者說。

談及偽書,不少出版界人士均提及了機械工業出版社2004年出版的《沒有任何借口》。該書在國外有英文原版及作者,但在國內號稱發行超過200萬冊的那本署名費拉爾·凱普,卻在美國出版商協會查無此人,最終被證實經由北京某策劃公司的自由撰稿人編寫。

目前,以「沒有任何借口」為名的其他跟風書仍在各大網站銷售。

京東上有多個版本的《沒有任何借口》。

署名為「斯凱恩」的作者從2010年起至今已經出了數本有關金融學和經濟學的書,且在京東等網上銷售管道頗受好評,但在豆瓣上,依然有不少讀者質疑有拼湊內容攢書的嫌疑,且作者名字頗有與著名經濟學家凱恩斯混淆的嫌疑。

霍金的《時間簡史》由湖南科技出版社購得獨家版權,隨後北京聯合出版公司與一家名為金鐵圖書的公司出了一本中國作者編著的《時間簡史》,在下方用極小的字號標註了「插圖版」,並在宣傳語中打著霍金的旗號宣稱其為「讀懂《時間簡史》的第一本書」,「暢銷全球的科普經典」。

此前,某企業管理顧問公司管理者薑汝祥掀起了偽書打假活動。2003年,他無意看到一本長安出版社的名為《執行力》的書,卻發現書中大量內容抄襲了自己所寫的書。經過調查,他發現該山寨書的署名作者、哈佛商學院管理學教授「保羅·托馬斯」其人並不存在。

2003年,薑汝祥將侵權方告上法庭,並自發開展偽書打假。然而,「我把事情鬧得這麼大,最後法院判我贏了6萬元。」他告訴《新京報》,為了維權,僅律師費便花了5萬元,更不論組織團隊取證的成本以及隱形時間成本。

此後,他依然經常被侵權,但都選擇了沉默。「打擊偽書從法律來說,最大的問題是受到侵害的人去打官司其實是虧的,所以很多人選擇不去訴諸法律」,他說。

「如果中信在中國有專有出版權就可以去維權」,張志峰說。但鑒於誰主張誰舉證的原則,被侵權方的舉證成本和訴訟成本並不低,而賠償額通常也不會很多。所以,雖然此類事件在出版界已經普遍存在,但「到訴訟階段的不多」。

中國文字著作權協會總幹事張洪波認為,從新聞出版主管部門角度講,應該對相關山寨版偽書從行政監管角度明確規定。對於民營書商,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的印刷發行司的監管,僅限於印刷經營層面,對於內容層面的監管則處於真空狀態。

從中國出版協會等行業協會來說,亦缺乏對會員單位違反社會公共利益和公序良俗的行為進行行業自律的處罰和監管。

張洪波說,如果內容拼湊、剽竊以及使用其他百科知識,且內容有大量錯誤,可以提交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出版管理司和出版產品質量監督檢測中心認定,認定為不合格出版物的,就可以召回並追究相關出版者的責任。

「建立黑名單制度」是張洪波和部分行業人士提及的另一個關鍵詞,對於編輯出版發行行銷山寨版圖書的機構和人,均應該給予相當力度的處罰,並倡導建立出版信用體系。

新京報記者高敏

推薦閱讀:

本文部分內容首發自新京報公號「剝洋蔥people」

未經新京報書面授權不得轉載使用

歡迎朋友圈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