腰忙哈戰鬥

  1946年10月下旬,國民黨王牌軍71軍81師攻占通遼、開魯。11月,國民黨軍隊繼續北進占領了舍博吐。哲裡木盟大部分地區淪為敵戰區。國民黨的反動氣焰十分囂張。哲裡木盟旗、縣的民主政府成了真正馬背上的政權。此時,我軍騎兵2師11、12團由趙石同志指揮,在科爾沁左翼中旗的舍博吐、腰力毛吐、敖笨台打遊擊,期間,國民黨軍隊蘇和巴特爾部在敖笨台兩次被我12團追殲,蘇和巴特爾部向南逃竄後,我騎兵11、12團向海力錦、玻璃橋、加馬斯屯地帶轉移,打擊逃竄到這一帶的敵人。

1946年11月,騎兵2師11團4連3排在班長張德喜、銀寶等陰謀策劃下叛變,投奔錢家店國民黨第18師。時過月餘,該排戰士發覺上當受騙,由副班長吳海珍率領全排(張德喜、銀寶等幾人除外)返回科爾沁左翼中旗,於毛都吐營子歸還我騎兵2師12團4連。不幾日,12團警衛排在副排長的帶領下,27名戰士投敵叛變。形勢變得異常嚴峻。11月,科爾沁草原已進入了嚴寒季節。12團全體指戰員仍身著單衣。凍傷、重感冒、傷寒病時有發生。4連指導員孟和寶音就是被傷病奪取了年輕的生命。另外,彈藥嚴重不足。為了克服困難,各連利用戰鬥間隙,組織圍獵打野兔,用兔皮禦寒。此時的2師11、12團面臨著兩面作戰:一是與敵人拼殺,另一個就是與風雪嚴寒做鬥爭。

為了解決部隊後勤供應,如冬季服裝、彈藥、藥品、戰馬的冬季馬掌等問題,趙石親赴遼吉軍區兩次,最終得已解決2師的冬裝、彈藥等問題,由12團2連組織幾輛大車從突泉縣護送到2師直屬機關及騎兵11、12團所在地—瞻榆縣內。

11月下旬,在烏蘭浩特(王爺廟)的蒙古族上層人士要求哲裡木盟、興安盟管轄的科爾沁右翼中旗、突泉縣不再委托遼吉省代管。此事非同小可,趙石陪同陶鑄同志從白城子到王爺廟,陶鑄同志和王爺廟的老黨員、主管幹部談話後,但一時沒有得出結果。陶鑄同志只好返回了遼吉省委所在地—白城子。趙石同志留下繼續做說服工作,在烏力吐、梁一鳴同志的協助下,接觸了各方面的人士,在大家的耐心說服下,那些烏蘭浩特的蒙古族上層人士同意由遼吉省繼續代管哲裡木盟和興安盟管轄的科爾沁右翼中旗、突泉縣。

正在這時,12團3連2排、警衛班40多個戰士叛變。根據12團的實際情況,好斯巴雅爾團長決定調整連級幹部,從組織上加強主管,鞏固部隊:3連連長畢力棍達來調任2連連長,原2連連長祥好送內蒙軍大學習;原3連副連長阿木古朗提任3連連長。從敵戰區跑回來的原12團1連文化教員阿古拉提任4連指導員,由2連調出的阿拉木沙任4連文化教員。因阿古拉得傷寒病,經團主管批准,在西科中旗養病,病好後,於1947年6月上旬調後旗工作。1947年1月上旬,由原4連副指導員朝克吐巴雅爾提任4連指導員。

12月,遼吉、興安軍區決定:阿思根率領的東蒙人民自衛軍騎兵1師2團和興安軍區野炮連開赴到高力板,與已在瞻榆附近集結的東蒙自衛軍騎兵2師11、12團和在高力板的騎兵6支隊、哲裡木盟的長江騎兵團以及通魯警備區的26團、27團、騎兵13團組成蒙漢聯軍。阿思根任司令員,趙石任政委,高體乾任副司令員,曾警凡任副政委。蒙漢聯軍於12月23日由高力板南下,經一晝夜急行軍,進入科爾沁右翼中旗的哈拉圖、查幹花一帶。26日拂曉,戰鬥在布敦毛都、敖笨台一線打響,敵遼北18師25團被我軍一舉擊垮,我聯軍大部隊從正面圍攻舍博吐,騎兵2師從舍博吐右側燒鍋子一帶向敵迂回合圍。敵蘇和巴特爾部抵擋不住,從西南方向逃竄,我軍收復了舍博吐。

1947年冬,國民黨軍隊瘋狂地向遼吉地區進攻,先後占領鄭家屯、彰武,並與71軍主力配合新6師及反動武裝向北挺進,相繼占領了通遼、開魯、寶康等地。我遼吉軍隊為了擊退國民黨軍隊的進攻,恢復和發展了1、5分區的工作。遼吉軍區主力部隊保1旅收復科爾沁右翼中旗的架瑪吐後,奉命繼續西進,接替哲盟軍分區武裝,並進駐舍博吐休整。這時龜縮在通遼的敵71軍87師260團再次進犯舍伯吐,於29日拂曉襲擊我腰忙哈,戰鬥的序幕由此拉開。

1師政委胡秉權和2師副師長白雲布魯格指揮2師11團、12團,騎兵1師2團,興安軍區野炮連,向巴彥塔拉、寶康鎮實施遠距離進攻的架勢,造成敵人的錯覺,用「90」野炮發射轟炸,達到干擾敵軍陣營的目的,途經灰田時,那欽雙和爾司令員指揮6支隊追剿土匪,戰鬥失利,那司令員身負重傷。接到12團長命令,我2連立即出動,配合11團一個連打退尾追的敵人,保證了6支隊和那司令員的安全。隨後,胡秉權同志和阿力布支隊長指揮6支隊,開赴到科爾沁右翼中旗所在地高力板。騎兵2師副師長白雲布魯格指揮騎兵2師11、12團和騎兵1師2團、以及興安軍區野炮連,從灰田途經布敦毛吐、腰裡毛吐返回舍博吐以南腰忙哈、章古台一帶,準備休整。在行軍中途經布敦毛吐時,接到師部的命令,讓12團立即向塔本紮蘭轉移,待命執行新的戰鬥任務。第二天,我2連才知道,原來在通遼的敵軍以71軍87師的精銳部隊260團為主力與遼北騎兵18師等部於1947年1月20日(陰歷1946年12月29日),氣勢洶洶地向哲裡木盟政府所在地科爾沁左翼中旗舍博吐撲來,並揚言打下舍博吐過大年。

12月30日拂曉,敵先遣隊與我遼吉主力部隊保1旅1團在會元達窩堡相遇,我遼吉主力部隊保1旅3團埋伏舍博吐以東,將敵軍一個先遣隊出其不意地俘虜後,與從南向北進攻的敵軍展開戰鬥,埋伏在左右的騎、步兵從左右合圍敵軍,在猛烈的攻擊下,敵軍招架不住,向左右逃竄並瘋狂地和我軍爭奪腰忙哈的有利地勢。師首長命令12團阻截敵軍,團首長決定由2連立即出動執行阻截敵軍的戰鬥任務。2連指導員寶音烏力吉接到命令後,立即召開黨團員會議,分配戰鬥任務。隨後,連長畢力棍達來主持召開全連大會並下達命令。全連指戰員勇敢地直插腰忙哈,敵軍依仗武器裝備的優勢,用步槍、機槍和「60」炮密集掃射、轟炸,阻止我2連前進。但2連戰士經過頑強的搏殺,沖出敵軍的火力封鎖,占領了腰忙哈制高點,並就地布署兵力:1排陣地設在腰忙哈西南角的位置,2排陣地設在西北角的有利地形隱蔽處,3排陣地設1排與2排的中間位置。各排的陣地位置拉開50米左右的距離,向腰忙哈進攻的敵軍展開猛烈的射擊,一個小時內,打退敵軍兩次進攻。期間,鄭林台同志指揮「90」野炮和平射炮進入我連陣地。與指導員和連長一起察看地形後,選定「90」野炮和平射炮排的位置設在2排的位置後面,對準密集的敵人轟炸。2排的位置移動到離腰忙哈西南角500米左右大土包地勢高處的制高點,從3排調給兩具擲彈筒及人員,由2排排長趙海山(中共黨員)、文化教導員長江(中共黨員),2排副排長李漢林(中共黨員)、哈斯敖喜爾(團員)等指揮。敵人瘋狂地向我制高點進攻,2排勇猛頑強打退敵人的進攻,堅守陣地。

鄭林台同志指揮的「90」、「平射炮」排從上午9:30分至下午14:00左右,堅守腰忙哈制高點,利用有利的地形,不間斷地轟炸舍博吐、腰忙哈進攻的密集敵軍,發揮了野炮的威力,給敵軍造成巨大的傷亡,挫敗了敵軍的銳氣,並配合2連堅守制高點,在科爾沁著名的腰忙哈戰鬥中立了大功。雖然榜上無名,但英雄戰績永存。下午14:30左右,野炮排撤出腰忙哈制高點後,敵軍又瘋狂地向我腰忙哈陣地進攻,2排副排長哈斯敖喜爾身負重傷後仍堅持戰鬥,最後光榮犧牲。為紀念他,科爾沁左翼後旗人民政府決定,把烈士的家鄉改名為「哈斯敖喜爾屯」。下午4點左右,2連接到師首長的命令:立即採取措施,撤出腰忙哈陣地。接到命令後,2連在1、3排集中火力掩護下,先從腰忙哈西南角制高點撤出,隨後全連有秩序地全部撤出陣地。並按指揮部的命令把敵人誘入腰忙哈,由遼吉主力部隊保1旅1、3團包圍腰忙哈敵軍,用少許兵力做出攻打的架勢,用步槍、機槍掃射敵軍,不給敵軍喘息的機會。我軍主力保1旅1、3團騎兵2師所屬騎兵團稍休整,吃過晚飯後,保1旅1、3團對腰忙哈實施了兩次沖鋒,致使敵軍傷亡慘重,但敵軍依仗武器裝備的優勢,再加上腰忙哈是一個大村莊,地勢高圍牆厚的地形優勢,敵軍負隅頑抗不投降,我主力保1旅第三次組織沖鋒的時候,天氣突然變化,寒風刺骨,又下起了鵝毛大雪,我們的步槍大都打不響,敵軍趁機逃回通遼城內。第二天,打掃戰場時,發現敵軍丟下的傷員有些已經凍死,既便是活著的,凍得也不會說話了。腰忙哈戰鬥中,共殲滅敵軍210多名,俘虜50多人,繳獲了許多武器、彈藥。

我主攻部隊保1旅1、3團組織了兩次沖鋒,有10多名英勇戰士為革命獻出了寶貴的生命。他們的英雄事跡,將永遠銘刻在蒙、漢各族人民群眾心中。

在總指揮保1旅馬仁興旅長,2師政委、哲盟盟委副書記趙石的統一指揮下,由騎兵2師副師長白音布魯格直接指揮的騎兵2師,在科爾沁草原著名的腰忙哈戰鬥中與遼吉主力保1旅配合,蒙漢聯軍打響了第一槍,首戰解放哲盟的功臣部隊。由於騎兵2師12團2連出色地完成了堵截敵軍的艱巨任務,給主力部隊創造了有利條件,對東蒙局勢的穩定和東蒙(興安省)的政權鞏固起了絕定性的作用,同時,也穩定了哲裡木盟北部的局勢。至此,敵軍龜縮在通遼城內。而駐守在鄭家屯、通遼、開魯、保康的敵軍受東部戰區被挫敗的影響,特別是腰忙哈戰鬥,挫傷了銳氣,他們更不敢輕舉妄動。2月27日,我遼吉主力保1旅、保2旅收復開魯。3月5日收復通遼後又主動退出,使再次入城的敵人成為驚弓之鳥,只能困守在城內和鄭通鐵路沿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