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講壇】 戰國七雄(六)計殺龐涓

  戰國七雄(六)計殺龐涓

魏作為霸主不可能一下就滅亡。圍邯鄲吃了虧,元氣卻沒傷,國力還在。與趙盟了誓,與秦也結了盟。東北西全安定下來,與楚也搞好關係,同時派江乙表面修好,骨子裡去挑撥關係。這是狐假虎威的故事。江乙來了,楚王間,北方人都怕我們國家的大臣,是嗎?江乙說,我有不同理解,過去山裡老虎厲害,碰上小狐貍,小狐貍說且慢動手。狐貍說我是上天派來的百獸之王。老虎不信。小狐貍說,不信去驗證。你跟我走,看看百獸見我是不是跑了?老虎果然看到這些。江乙說我們表面是怕大臣,其實是怕楚王。他不過是小狐貍。這是挑撥關係。這是安定局勢。但是魏王也不是沒能耐。最大舉措是搞逢澤之會。逢澤在開封以南,召集大臣。像《戰國策-秦策》中講,「魏伐邯鄲,因退為逢澤之遇,乘夏車,稱夏王。朝為天子,天下皆從。」盟會諸侯,打的是王者之旗,朝拜周天子,諸侯都跟著。「梁君伐楚勝齊,制趙,韓之兵,驅十二諸侯以朝天子於孟津,後子死,身布冠而拘於秦。」可是,在《齊策》中,梁惠王這次盟會是上了當的。「昔者魏王擁土千里,帶甲三十六萬。其強而拔邯鄲,西圍定陽。又從十二諸侯朝天子,以西謀秦。」準備決戰,導致「恐之,寢不安席。食不甘味。」這時秦商鞅變法不久,效果還沒現出來。所以,「令於境內,盡堞中為戰具。竟為守備,為死士置將。以待魏氏。」準備捍衛。我們看到魏國即將完蛋,卻勢力仍在。真要與秦國火並,秦也受不了。這時,商鞅站出來,「衛鞅謀於秦王,魏其功大,而令行於天下,有十二諸侯而朝天子。以一秦而敵大魏,恐不如。王何不使臣見魏王?」秦王一個聽,趕緊派他去見梁惠王。跟魏王說你的功勞偉大呀,可以號令天下,現在帶十二諸侯見天子,可是看這些諸侯,是宋鄒等,這多沒勁。朝天子,好像是孩子王似的。現在你應該是找秦國南邊給楚施壓,搞一次大會,正經稱王,來號令秦韓趙等。魏王覺得真是如此。真把這些國家號令起來,才來勁。他有做霸主的殘夢。居然真想當霸主了。真搞了個逢澤之會。

趙國人來了,秦派人來了。這有光彩呀,梁惠王一時覺得自己真是霸主了。其實,這不是春秋了。現在是各種關係思想發展的時候。還在做霸主的夢。現在是七雄並立,你死我活,是滅國的戰爭。還在做夢,不醒。這不是梁惠王一人的缺陷。他們似乎沒看清時代。所以,大家都好打仗。一邊打一邊脅迫大家跟著。孫子兵法說,戰爭這東西是生死之地,是存亡之道,要知道戰爭最大害處是什麼,搞清了,才能爭取到戰爭勝利的最大利益。稱霸弄不好就會萬劫不復。最後秦能統一,因為東方各諸侯國都有這種夢。這是一個歷史的慣性在頭腦中的產物。現在梁惠王做夢做大了,給一個懸崖真上去了。這是格局。在桂陵之戰後,其實就有人明白。要怎麼做?當時不是缺少智慧是利令智昏。梁惠的良好勁無以復加了。逢澤之會就韓國人沒來。這不行。梁惠王太生氣了。為什麼韓國沒來?有謀士說,不用去了,他快走到頭了。稱王稱霸,只是小國的向往。大國像秦趙都不希望有。韓沒來。可把魏氣壞了,馬上派人去打韓。梁惠王把自己置於火上了。

齊國國力在上升。打不打?當然要管。是什麼時候管?看清火候,有不同看法。孫臏的意見占了上風。是田嬰田盼做將軍。孫臏地位上升了。他提出,不要早打,要「因深結韓之親,晚承魏之弊。則可重利而得尊名也」。暗地跟韓結好關係,但不要馬上給幫助。讓雙方打打到魏國累了,再上。這樣齊國就可以變得分量大增,可以獲得大利,可以名揚天下。於是田嬰田盼帶軍出戰。魏國部隊在韓。齊率軍直取空虛的大梁。攻打必然要回救。龐涓回師。進了國境後,孫臏說,要減灶,十萬在吃飯,第二天只修五萬,第三天只修三萬灶台。這是廚房規模。進入魏國領土時這樣。他認為戰士逃跑是大間題。帶兵最難帶的是兩國

的邊境時,如果真帶進了敵國腹地,跑也不容易了。在齊魏交界處,逐漸減灶。龐涓派人偵察,就說了這種情況。這是老辦法。在心理上,讓對方傲慢起來,輕敵。這是減灶退兵。讓人感覺到這是豆腐渣工程。這是信息上的迷惑。所以這時,龐涓上當了。開始追。孫臏說,「彼三晉之兵,素悍勇而輕齊,齊號為怯。」「善戰者因勢而利導之。」…自著心理走。「兵者,百裡而趣利者蹶上將。五十裡而趣利者軍半至。」龐涓派軍追了。走五十裡,有一半人能到不錯了。孫臏誘敵深入,齊國開始撤退,追到馬陵。這是黃河邊緣,現在不確定位置了。大致在靠近齊國一側。齊國部隊撤退到這裡,魏國軍隊追到了這兒。

馬陵以逸待勞,孫臏擺了陣。這消息也是看孫臏兵法看到的。平原上怎麼擺?深溝怎麼擺?擺石頭,讓你過不去,用河道,用戰車,擺成陣勢。諸葛亮有八陣。八陣是什麼?人言人殊。擺陣是營造氛圍讓你鑽。孫臏在大樹上刮掉樹皮,上邊寫,龐涓死於此。過去有文藝形式,讓孫龐鬥智。料定龐涓追到時,是晚上,陷進陣中,料到會點火看,命令弓弩手射擊。把龐涓射死了。有一種說法是自刎了。這是史家的手法。總之龐涓死於孫臏之手。所以,「不忮不求,何用不臧?」龐涓是極端性格的一面,代表陰暗面。死是自找的。還有魏國太子也參加了這場戰爭。魏國梁惠王受不了。跟孟子後來說到,打仗兒子死在戰場上,這是不覺悟。太子走到半路上,有人跟太子說,我有一策叫百戰百勝。太子當然願意聽。這人就說,百戰百勝不過是打道回府。你就算打勝也是太子,敗了,太子都保不住了。可是這時,車夫都不幹。現在哪能回去呢?結果死於戰場。結果孟子看到後來的魏襄王,怎麼看都不像人君。像人君的死了。這是沒辦法的。對魏國來說,戰爭讓龐涓死了,傷亡必然慘重。這是一場讓魏國慘敗的戰爭。周邊國家紛紛割占土地。一次戰爭讓魏國垮了。魏國一系列活動,走上了強國之路,卻因為不懂格局而導致慘敗。持盈保故伎泰,省著點,才是上策。梁惠王讓商鞅鄒忌這些人離開了自己,這些人在幹什麼,他都不知道,卻陷入了自我之中。將來齊國燕國都是這樣倒地,秦國再來收拾天下,就瓜熟蒂落。秦找到最佳統一中國的機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