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占東北歷史剪影(三)海參崴

  海參崴老鄉

海參崴是中國東北地區歷史悠久的古鎮和著名漁港,南鄰南鄰金角灣,隔勒富島與日本海(清朝稱大清海)相望,此地明代稱永明城。現地名以物產得名,顧名思義就是盛產海參的”崴子”(東北話,窪地)。海參崴港灣悠長、港深水闊,是東北亞乃至遠東地區難得的良港,也是憑護東北的海防重地,中國最早的海軍——北洋水師曾數次穿越對馬海峽在海參崴洋面——大清海(日本海)巡防.(圖為早期的海參崴照片,岸上可見稀稀落落的中國村落)

海參崴歷來是中國領土,中國人世世代代在此地休養生息,俄國人武裝移民以前,海參崴的居民主要為來自中國山東、河北等地的移民。(圖為早期的海參崴中國居民)

沙皇俄國對此地心儀已久,早在《北京條約》簽訂前,沙俄殖民者便開始向此地軍事滲透和武裝移民,(圖為偷偷深入海參崴的俄國軍艦)

除了向港口周邊偷偷移民,沙俄殖民者還將目光瞄向海參崴周邊的農村地區,他們將武裝起來的農奴分派到農村地區,大建俄國農莊。(圖為海參崴周邊的俄國農莊)

1860年《中俄北京條約》簽訂後,烏蘇裡江以東地區被迫割讓給俄國。俄國人終於將海參崴「合法」侵占。俄國人將此地視之為遠東的殖民前哨,重點經營,並給他取了一個對中國人極具侮辱性的名字”統治東方”(圖為侵占之初的海參崴)

但由於海參崴的中國原住民”人多勢眾”,盡管有武裝移民,海參崴的城市面貌仍具有很強的中國特徵。(圖為早期的海參崴市景,中俄民居錯落,其風格與歐洲城市明顯不同。 )

中國人曾占海參崴全市人口的40%,有專門的華人警察服務的獨立的華人街區。(圖為海參崴一處中國人民居)

有規模宏大的中國廟宇。(圖為海參崴的一處佛教建築,從其工藝講究、規模宏大來看則是一座有悠久歷史的中國古建築。)

俄國人按照自己的思路規劃海參崴,俄式建築一棟棟矗立起來。(圖為俄國人規劃建設後的海參崴,遠處可見俄國教堂)

市內建設也在為適應殖民前哨的戰略安排作技術改造.(圖為1898年對通向火車站的斯維特蘭大街的改造場景)

為加強對本地區的控制,擴充移民數量,並進一步擴大侵略,沙俄當局規劃修建從莫斯科直達海參崴的西伯利亞大鐵路。由於做賊心虛,俄國人對中國人處處設防,最初征召的是烏克蘭工人,怠工綽逃者眾,不得已啟用華工。於是大量山東華工湧入此地。(圖為在海參崴大量集結的幫助俄國人修建鐵路的華工)

經過幾年的建設,西伯利亞大鐵路貫通,莫斯科做到了從歐洲向海參崴移民和調兵的能力。(圖為1905以前,西伯利亞大鐵路海參崴近郊某海濱區段的建設場景。)

海參崴車站終於建成.(圖為1912 年海參崴車站冬季一景)

與此同時,海參崴軍港的建設也在進行中。(圖為20世紀初的金角灣)

兩大工程竣工後,這裡成為一個準軍事化的城市.海參崴成了大兵營,車站的主要職能竟是輸送武裝移民和為前線運兵。沙皇俄國的布防重點在歐洲,隨著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爆發,西線的德奧戰場趨緊,這裡反倒顯得冷清了許多.(圖為一戰前的海參崴車站的景象,有一些兵在這裡整裝待發。)

前線的戰局和俄國國內的風吹草動一直影響著海參崴的局勢。(圖為一戰後期,1916年二月革命爆發後,海參崴的工人聲援二月革命的情景)

隨著1817年十月革命的爆發,蘇俄政權成立。多國軍隊開始武裝圍剿蘇俄政權,海參崴成了武裝干涉軍的集結地,這裡面有美軍、英軍、法軍、德軍、日軍,甚至還有中國軍隊。(圖為穿過海參崴市區的多國部隊)

最危險的是日軍,他們曾一度占領海參崴,並積極向遠東地區滲透,顯然有籍此「上陸」,炒滿蒙後路,侵占中國和西伯利亞的深遠圖謀,但後來被蘇俄剿滅。(圖為日軍在海參崴登陸的情景)

蘇俄紅軍最終控制了遠東,海參崴進入蘇聯時期。在戰火紛飛的時節,海參崴地區的中國人誠實的做著大清-沙俄-蘇俄-蘇聯的順民。雖然人數眾多,但缺乏有效的組織並且沒有得到強大的祖國的憑護,從華人原住民到大量「跑崴子」的華工,他們只是這裡的順民,而不是這裡的主人。他們經營著自己的產業。(圖為開旅館的華人)

圖為在海參崴市場和街區賣菜的華人。

有的華人還過上了中產的生活,華人小區被稱作「彌爾小區」(意為百萬富翁小區),(圖為1899年一富裕的海參崴華人家庭的傭人)

圖為一戶清末裝束的海參崴中國家庭,很閒適的走在海參崴市的大街上。他可知道危機的來臨。

與海參崴市內華人一樣命運多舛的還有分布在海參崴周邊地區及遠東其他地區星羅棋布的中國村莊裡的多的無法統計的中國農民、獵戶、漁民。(圖為海參崴近郊中國人村莊一景)

1931年中國抗日戰爭爆發,中國東北地區成為日蘇對峙的戰爭前哨,1937年,史達林以防范中國間諜為名,將海參崴華僑大肆搜捕,集中到二道河子轉運站,發配西伯利亞。朝鮮人被秘密轉移到中亞,華人則流放西伯利亞的形式變相屠殺。這樣,曾作為本地主體民族的華人被驅逐、屠戮殆盡,所剩無多。海參崴土生土長的華裔則僅存幾千人。

這裡是見證著歷史滄桑的海參崴火車站,當年從海參崴被放逐到西伯利亞密林和中亞草原的中國人,從這裡啟程,卻再也沒能回來。

今天的海參崴,中國人幾乎隨處可見,俄國人由起初的排斥,到轉而漸進式的接納,中國人在俄國經濟、社會、生活中的越來越活躍,他們會創造新的歷史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