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作為戰鬥兵器的大寶劍,為何成了「飛沙走石」的神器?

導讀:從清代中期開始,武俠小說就動不動點穴、易容,個個都能輕功提縱,拿個秘訣不用苦練便能成高手,固然腦洞大開看著有勁,卻少了很多乾貨,也脫離了真正的武學。相比之下,《水滸傳》的打鬥描寫卻非常真實,不僅有極高的文學價值,對研究當時的冷兵技擊也有很深的參考意義。

在之前的文章中,小編給大家介紹了《水滸傳》裡跟佛教有關的兵器,禪杖和戒刀。今天咱們來談一談書中關於道教的兵器,劍。

上圖:手持寶劍的真武大帝像

《水滸傳》裡人物眾多,寫了各種兵器,什麼千奇百怪的武器都有人用。但是,真正用劍作戰的卻少之又少,即使用也是作為輔助兵器。比如飛天大聖李袞,所用武器為一面團牌,二十四根標槍和一把寶劍。這一身裝備倒是和古羅馬的步兵挺像,但是李袞標槍這麼多,一場戰鬥下來可能也沒多少拔劍的機會了。

相比之下,劍在《水滸》中不用劍則已,一旦用劍,那就是核武級別的大規模殺傷性神器。

上圖:身背寶劍的梁山頭號大法師公孫勝

比如說反派高廉,他那把太阿寶劍,一抽出來,馬上軍陣之中就能升起一道黑煙,升到半空中,黑煙立即散開,瞬間飛沙走石,怪風肆虐。這麼一出,嚇得林沖、花榮這幫好漢不敢上前,轉身便走。這還不算,這飛沙走石之中,還能竄出三百個神兵,協同地面上的官軍作戰,搞得梁山軍隊損失慘重。

上圖:高廉

之後宋江想起來九天仙女給他的三卷天書上有「回風返火之法」,於是記住了咒語,原以為能夠壓制住高廉的法術,可以在陣前逞一陣威風。於是宋江也在陣前耍起大寶劍,原本還有效果,把高廉的風屬性法術攻擊給反射回去。結果最後高廉拿大寶劍敲了一面銅牌,又卷起一陣黃砂,砂子裡竄出好多毒蟲怪獸,嚇得宋江把大寶劍一丟自個兒先跑了。

最後,戴宗和李逵去薊州請了入雲龍公孫勝回來,臨走時公孫勝師父羅真人還教了些法術。之後高廉再度施法,公孫勝將他的「松紋古定劍」一指,冒出一道金光,將那些黃砂中的怪獸毒蟲全部打回原形,原來都是白紙剪出來的。

上圖,明代《水滸傳》插圖,用劍鬥法的公孫勝和高廉

之後高廉又帶著三百神兵帶著裝著火藥的鐵葫蘆去夜襲,最後中了埋伏,三百神兵也命喪黃泉。

除了高廉、公孫勝外,初級法師混世魔王樊瑞,施法也是用寶劍,當然他的法術不高,很多時候還需要上去跟人打鬥,所以他還會帶一把流星錘。方臘麾下的大法師包道乙用的是一把「混元劍」,武松的左臂便是被他施法砍折。倒是遼國法師賀重寶沒有用劍,不過他是塞外法師,和中原法師不一樣也是情理之中。

上圖:武松斷臂

其實不僅是《水滸》,在很多小說中,劍都和道士、法術離不開關係,道士做法也離不開劍。與《水滸》成書同時代的一本《混元劍經》,雖說是一部武學著作,但是也參雜了大量關於道術的東西在其中。

為什麼會這樣呢?

首先的原因,自然是劍被刀取代,很少出現在戰場上。中國戰場上刀取代劍,而西方則一直對劍情有獨鐘,並不是因為中國的鋼鐵鍛造工藝落後,而是雙方的戰場環境所決定的。

到了春秋後期,中國開始出現青銅鋼劍,並且有淬火、回火等熱處理。到了西漢時期,中國已經開始對劍進行局部淬火,解決了淬火後劍身變脆的問題。相比之下,羅馬直到一世紀才開始嘗試淬火,而且無法解決淬火後變脆的問題,西歐一直到中世紀前期都依然在用硬度堪憂的熟鐵劍,在這一點上,中國遠遠比他們領先。

上圖:春秋晚期的鋼劍,已經有淬火回火處理

自西漢開始,中國古代軍隊的步兵便是以長柄武器和遠程兵器為主,刀劍等短兵為輔的配置。而騎兵則強調多功能,長柄武器、遠程兵器、短兵都有使用。而且西漢的主要敵人是匈奴,雖然步兵數量多,但騎兵才是戰鬥力的核心。對於騎兵來說,雙刃的劍實在顯得冗餘,所以裝備了單刃的刀。騎兵的裝備反過來影響了步兵。

上圖:出土環首刀

而同時代的羅馬,戰鬥力核心是劍盾步兵為主的羅馬兵團,故而他們是步兵影響騎兵,一直有用劍的傳統。到了中世紀中期騎士盛行,西方也開始使用刀作為騎兵兵器。

上圖:手揮大砍刀的歐洲騎士

其次,劍退出戰場後,成為了專門的禮器。

劍在先秦時期,除了作為兵器,還是軍隊指揮官的標配。以短兵作為身份的象徵,在全世界範圍內都是屢見不鮮的文化現象。盡管刀在戰爭中取代了劍,但是中國劍的裝具華麗,動不動鑲金嵌玉,有身份的人自然更喜歡佩劍。

上圖:漢劍佩戴

在很多朝代,官方明確有佩劍的規定。比如漢代要求官員佩戴班劍,魏晉時期沿襲了這個傳統,只不過把班劍的劍條換成了木制,唐代也盛行佩劍之風。宋代瞧不起武人,沒有佩劍的風氣。到了明代,佩劍之風又起,而且華麗的公卿佩劍也由木制重新改為鐵質,很多寶劍至今寒光依舊。

上圖:台北博物館玉具漢劍

而且,很多朝代都是非常尊崇道教,道士的地位都比較高。尤其是上層社會,對道教更為推崇,道士也更容易接觸到一些高層人士,擁有更高的社會地位。甚至有些道士參與到世俗中來,取得官職。

所以,道士和公卿一樣,有帶劍的習慣。不同的是,公卿一般腰系鑲玉的牛皮革帶,寶劍多掛在革帶上,也就是「佩劍」。而道教認為牛象徵「義」,不用牛皮革帶,自然無法「佩劍」。所以道士喜歡將寶劍背在背上或者拿在手中,也就是「負劍」、「仗劍」。並且在文人無佩劍之風的時候,道士依然喜歡負劍或仗劍以彰顯身份。

上圖:中唐時期的名道呂純陽,即呂洞賓,酷愛負劍出行。

最後,在劍的早期歷史中,就已經有了很多神話色彩。

在中國春秋晚期,以吳越地區的寶劍最為著名,也就是今天的蘇南浙北地區,直到今天,浙江龍泉依然有發達刀劍生產業。而且,春秋晚期吳越地區就有很多關於劍的傳說。

這些傳說可謂光怪陸離,比如說什麼要丟個大活人進爐子裡才能造出寶劍,寶劍的紋路不對會克主,鑄劍師的兒子去復仇等等。到了後來的晉朝,還有南昌地下寶劍精氣直沖牛鬥星座的傳說。

上圖:吳越地區的青銅劍

其實咱們不用較真這些傳說的真實性。我們可以發現一點,這些傳說都發生在江南地區。為什麼呢?

古代巫醫不分,越是疑難雜症越是依賴於巫師,故而患病率高的地方自然就迷信。當時的南方尚未得到充分開發,環境惡劣,氣候潮濕,經濟也不發達,直到漢代還有「江南卑濕,丈夫早夭」的說法,可見患病率那是相當的高。到了南北朝之後,江南經濟發達,環境改善了不少,種種傳說便少了許多。

上圖:漢代的畫像磚《扁鵲行醫圖》,把扁鵲化成了半人半神的形象

再比如說,到了明代,漢人開始大規模移居湘西、雲貴地區。這些地方在當時也是陰濕的欠發達地區,所以,很多傳說比如什麼下蠱、降頭、趕屍又開始由此傳播了。

不管怎麼說,因為這些傳說,加上道士佩劍的習慣,讓大寶劍除了身份的象徵外,多了一層神秘面紗,成為了一種法器。

上圖:一代經典,手持寶劍的驅魔道長,林正英

當然,今天的人們已經缺乏對未知領域的敬畏之心,更關心自己生活的舒適度和健康。所以,「大寶劍」在這個時代又有了新的含義。

註:本文為微信公眾號中華冷兵器原創稿件作者冬郎,任何自媒體或公眾號未經授權不得轉載,違者將追究法律責任。本帳號系網易新聞&網易號「各有態度」簽約帳號

更多精彩內容怎麼看?(點擊下面對應名字即可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