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之窮與孩子之苦

  80年代的中國剛剛從動蕩的年代走出,百廢待興、積衰新造的時期,國家提出「科教興國」的口號,制定相關政策綱領,「再窮不能窮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的口號應時而生。在物質資源貧乏的年代,「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窮不能窮教育」準確表達了教育在社會發展、個人的成長過程中的重要性。就國家而言,政府再困難也要保證維系教育正常運轉的經費支撐;就家庭而言,經濟再拮據,也不能輕言讓孩子輟學。教育是民族的希望,政府有義務為教育提供寬鬆的環境,孩子是家庭的希望,父母有責任給孩子提供良好的成長條件。「再窮不能窮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曾經被刷到各級政府大院裡,刷遍農村的大街小巷。這句標語有力推動了義務教育的發展,尤其對貧困地區「讀書無用論」的觀點起到了有力的反駁、警示作用。

改革開放三十多年來,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社會財富的積累,國民逐步脫貧,步入小康。教育之窮也成為過去式,2008年9月1日起,大陸做到了城鄉義務教育全部免除學雜費,確保了每個孩子都能上得起學。2013年,國家將教育投資提升至整個GDP的4%,教育迎來了不差錢的時代,不僅「解決了溫飽」而且開始「步入小康。」

當然,和一擲千金的金融圈比,教育還是貧窮的;和奢華鋪張的商圈比,教育也是貧窮的;和紙醉金迷的娛樂圈比,教育仍是貧窮的。教育不滿足於窮教育,開始了致富之路。在貧困山區,義務教育不是能否上學的問題,而是上好學校,挑好老師的問題。經濟發達地區更是將基礎教育演繹成專業教育,大眾教育演繹成精英教育。變本加厲的是大學排名、教師晉升職稱要看科研經費,大學畢業生質量要看平均年薪,甚至有某大學教授放言:「當你40歲時,沒有4千萬身價不要來見我,也別說是我學生」。網友根據76所部屬高校向社會公布的2014年度決算公開決算得出「高校富豪榜」,對大學「百億俱樂部」的富饒垂涎不已。「再窮不能窮教育」,教育之窮是相對的,教育若是比錯了參照物,以追逐利益最大化為目標,即便富了,也必然違背了教育的出發點和本旨。一味求富的教育必然會演變成老舍先生在《貓城記》中的描寫:教員為賺錢,校長為賺錢,學生為預備賺錢,大家看學校是一種新式飯鋪,是麼是教育,沒人過問。

如果說教育之窮演變成了教育競富,那麼「孩子之苦」的轉變更是矯枉過正。在物質貧乏的時代,父母都從艱苦的環境中走來,當物質條件好轉後家長都不希望孩子再受苦受累。加上獨女子女政策的實施,孩子成為這一時代家庭的焦點。孩子的生活、學習條件已今非昔比,可以說是食不厭精,穿不厭新,甚至有家長從物質生活的無限滿足逐漸過渡到家長的各種代勞。無微不至的呵護導致孩子生活能力、學校能力的直線下滑,學生成為單純的知識積累者,有些孩子進入大學尚不能自理,更談不上自立自強。「再苦不能苦孩子」在尚不能溫飽的貧乏時代對保護兒童接受教育權利具有很強的推動性,但無論貧苦富庶,對孩子都不能放縱與溺愛。盡力優化教育環境,改善教學條件的基礎上,孩子吃點苦可以避免驕嬌二氣日濃,戒除不思進取日甚的弊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