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丨你太容易分心,可能是故事講得不夠吸引人!

周末丨你太容易分心,可能是故事講得不夠吸引人!

「明星員工」習慣於在頭腦中把自己期待看到的情景描繪成「圖像」。他們更喜歡用講故事的方式回答問題,而不只是簡單地應答。他們腦海中的畫面通常是未來交談的場景,和大多數人相比,他們想像的生活更加具象。

20世紀 80年代末,美國克萊恩咨詢公司的一批心理學家開始研究為什麼有的人能夠在混亂無序的環境中保持冷靜和專注,而有的人則手足無措。這家公司的主要業務是幫助企業分析,為什麼有的員工能夠在精神和時間的雙重壓力下做出正確的選擇,而有的員工驚慌失措。更重要的是,弄清楚能否訓練人們把注意力放在更重要的事物上。

克萊恩咨詢公司開始訪問在極端環境下工作的人,如消防員、軍隊指揮官和急救人員。然而,結果令人失望。消防員通過觀察燃燒的樓梯,判斷它能否承受他們的體重;他們知道一棟建築的哪些部分需要格外小心,怎樣做才能符合警示標誌的要求,但他們無法解釋是如何做到這些的。軍人能夠告訴你,戰場上哪些地方最有可能隱藏著敵人,如何找到敵人埋伏的蛛絲馬跡。但是,讓他們解釋如何做出這些判斷時,他們卻將其歸因於自己的直覺。

於是,這個研究團隊開始訪問從事其他工作的人。一位名叫貝絲·克蘭達的研究人員走訪了離她的住處很近的代頓市新生兒重症監護中心( NICU)。新生兒重症監護中心和所有重症監護室一樣,是一個雜亂又沉悶的地方,永遠伴隨著機器工作的聲響和警示音。那裡有很多嬰兒都處在恢復期,他們有可能是早產兒或者在出生時輕微受傷,但並未患嚴重的疾病;也有一些嬰兒的情況不好,需要持續監護。然而,對於在那裡工作的護士來說,判斷哪些嬰兒有問題確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看似健康的早產兒可能會突發疾病,患病的嬰兒也有可能毫無徵兆地痊愈,所以護士需要不停地選擇她們的關注點:是啼哭的嬰兒還是一聲不吭的嬰兒?是最新的實驗結果還是焦急地呼喊護士的新生兒父母?其間,各種醫療設備——心臟監護儀、自動溫度計、無創血壓儀和脈搏血氧計——不斷地給出數據,任何指標發生變化都會響起警報聲。這些技術上的創新為病人提供了很多安全保障,也提高了新生兒重症監護中心的工作效率,較之前更少的護士可以照管更多的嬰兒。但是,創新也讓那裡的工作變得更為複雜。克蘭達想要弄清楚護士如何決定照看嬰兒的先後順序,為什麼有的護士能做到關注最重要的事情。

克蘭達採訪了在緊急情況下鎮定自若的護士和手忙腳亂的護士。最有趣的是,有些護士似乎很善於發現存在問題的嬰兒,她們能夠通過絕大多數人都會忽視的現象判斷嬰兒的病情是惡化了還是康復了。通常,她們做出判斷的依據很微妙,因而事後很難回想起當時是什麼引起了她們的注意。「似乎她們能夠注意到別人看不到的東西,」克蘭達對我說,「她們的思維方式與別人不同。」

克蘭達首先採訪了一位能力很強的護士,她的名字叫達琳,達琳講述了幾年前發生的一件事。當時,她路過一個早產保溫箱,瞥了一眼躺在裡面的嬰兒,連接在嬰兒身上的所有儀器都顯示她的各項生命體征正常。負責照看這個嬰兒的是另外一位護士,她對待嬰兒很精心,但並沒有發現這個嬰兒有什麼異常。然而,達琳感覺有什麼地方不對勁兒。她發現嬰兒皮膚上有輕微的斑痕,皮膚也沒有呈現出嬰兒該有的粉紅色,而且嬰兒的腹部有一些膨脹。從其足跟部抽血後,創可貼上呈現出深紅色血跡,而不是一個小紅點。

以上這些並不是什麼罕見或者嚴重的問題。負責照看她的護士說這個嬰兒胃口不錯,睡得香甜,心跳也較為有力。但是,這些微不足道的小問題同時出現在這個嬰兒身上,這引起了達琳的注意。她打開早產保溫箱,給這個嬰兒做檢查。這個嬰兒當時並沒有睡著,意識清醒。達琳碰了碰她,她的臉只是輕微動了一下,並沒有哭。檢查過程中雖然沒有發現其他異常,但達琳就是覺得這個嬰兒有什麼地方不對勁兒。

達琳找到主治醫師,建議他們給嬰兒進行抗生素靜脈注射。他們所依據的完全是達琳的直覺,不過,醫生聽從了她的建議,給這個嬰兒開了藥,還做了一系列檢查。檢查結果顯示,這個孩子處於膿毒症早期,是由感染引起的可能致命的全身炎症反應綜合征。這種病症的病情發展十分迅速,如果他們再多等一會兒,這個新生兒就有可能死去。經過醫治,她痊愈了。

「令我困惑的是,達琳和負責照看嬰兒的護士看到了同樣的‘警示信號’,獲得了同樣的信息,但只有達琳發現了問題。」克蘭達說,「對於另一位護士而言,嬰兒皮膚上的斑痕和創可貼上的深紅色血跡只是普通的數據點,不足以引起重視;而達琳能把所有的線索關聯在一起,發現問題。」克蘭達請達琳解釋,她如何意識到這個嬰兒生病了,達琳說那是一種直覺。在克蘭達的再三追問下,達琳終於給出了更詳細的解釋。達琳說道,她的腦海中有一張健康嬰兒的「圖像」,而她無意中看到的那個嬰兒不是她腦海中健康嬰兒應有的樣子。因此,達琳腦中的「聚光燈」照到了嬰兒的皮膚、足跟部的血跡以及膨脹的腹部上,這些細節引起了她的關注。相反,另一位護士的腦中沒有那幅「圖像」,她的「聚光燈」照在最顯而易見的細節上:嬰兒進食正常,心跳有力,沒有哭泣。顯然,那些最容易獲取的信息分散了這位護士的注意力。

像達琳這種特別擅長掌控自己注意力的人往往具有某些共性,其中一點就是他們習慣於在頭腦中把自己期待看到的情景描繪成「圖像」。他們更喜歡用講故事的方式回答問題,而不只是簡單地應答。他們腦海中的畫面通常是未來交談的場景,和大多數人相比,他們想像的生活更加具象。

心理學家將這種習慣性的預測方式稱為「構建心智模型」,了解人們如何構建心智模型是認知心理學的一個重要課題。在某種程度上,所有人都會依賴心智模型。每個人都會給自己講述關於世界如何運轉的故事無論我們是否意識到這一點。

但是,有些人構建的心智模型更加實際,對於設想的談話以及要做的事,他們能夠想像出更多的細節,從而更好地決定應該關注什麼或者忽略什麼。達琳這類人的特別之處在於,他們習慣於隨時給自己講故事,總是處於預測狀態。他們對未來有自己的設想,一旦生活和他們的預測發生衝突,他們的注意力就會被吸引過來,這也是達琳能夠注意到嬰兒生病的原因。她習慣於想像正常的嬰兒看起來應該是什麼樣子,當她偶然看到這個嬰兒時,其創可貼上的血跡、膨脹的腹部以及皮膚上的斑痕都不符合她頭腦中正常嬰兒的樣子,於是,她腦中的「聚光燈」一下子就照到了這個嬰兒身上。

如果我們頭腦中的「聚光燈」瞬間被點亮,就會出現認知隧道和反應性思維。但是,如果我們習慣性地給自己講故事,創造大腦中的圖像,「聚光燈」就不會徹底熄滅。這樣一來,當它被迫開啟時,我們也不至於被它的強光晃得睜不開眼。

距貝絲·克蘭達採訪新生兒重症監護中心的護士們已過去了 10年,麻省理工學院的兩位經濟學家和一位社會學家決定研究高效人士是如何構建心智模型的。為了開展這項研究,他們說服一家中等規模的獵頭公司提供它們的損益表、員工預約記錄以及公司高管近 10個月裡發出的 125 000封電子郵件。

他們在分析這些數據的過程中,首先注意到這家公司最高效的員工,也就是這裡的「超級明星」,有一些共同特徵。首先,他們在工作時,每次最多同時處理 5項任務,這是一個合理且不超額的工作量。而有的員工同時處理 10~12項任務,和投入時間更謹慎的「超級明星」相比,這些員工創造的利潤率較低。

研究人員指出,「超級明星」對於任務的選擇更加挑剔,因為他們總在尋找與之前已經完成的工作比較接近的任務。傳統觀點認為,反復做相同類型的工作,效率就能提高。重復使我們更加快速、高效,因為我們在處理新任務時不需要學習新技能。但是,隨著研究的深入,研究人員發現了與傳統觀點截然相反的現象:「超級明星」並沒有選擇能夠利用他們現有技能的任務,相反,他們參與的項目都需要與新同事合作,還需要習得新技能。這就是他們每次最多同時處理 5項任務的原因:了解新同事和學習新技能占用了很多工作時間。

這些「超級明星」的第二個共同點是,他們大都傾向於選擇尚處於早期階段的項目。這令人不可思議,因為加入這樣的項目要承擔很大的風險。新想法不夠成熟,不管多麼明智或者妥善地執行,也經常會夭折,最安全的做法就是加入一個正在順利進行的項目。

然而,處於起步階段的項目往往包含大量信息。如果加入這樣的項目,「超級明星」就會收到別人抄送給他們的郵件,郵件內容大多是他們之前沒有接觸過的。他們借此能夠了解哪些初級管理人員更聰明,更能夠接受年輕員工的想法,比其他管理者更早地接觸新興市場和數字化經濟。另外,這些「超級明星」由於在項目啟動時就加入其中,所以他們日後有權宣稱自己是某項創新的發明者,而不是在項目成功之後挑起創始人之爭。

最後,「超級明星」還有一個共同點:充滿智慧,也很健談。他們都喜歡說出一套理論,涉及方方面面,例如為什麼有些業務進展順利,而有些舉步維艱;為什麼有些客戶很高興,而有些客戶感到不滿;為什麼不同的管理風格能夠影響不同的員工……他們在某種程度上癡迷於向自己及身邊的同事解釋這個世界是如何運轉的。

「超級明星」總在講述他們的見聞,換句話說,他們更傾向於構建心智模型。他們往往能夠在會上表達自己的想法,或者請同事幫他們想像接下來的溝通如何展開,或者構思一場推廣活動如何進行。他們能夠策劃出新產品的概念,制定銷售策略。他們能夠講述過去的奇聞逸事,也能天馬行空地談論擴展計劃。可以說,他們幾乎隨時都在構建心智模型。

「對於自己剛剛看到的,很多人都能給出一個又一個解釋。」麻省理工學院的一位學者馬歇爾·范·阿爾斯蒂尼說,「他們會在你面前重建對話,並逐條分析。然後,他們會鼓勵你挑戰他們的想法。他們總是試圖了解如何把信息組合在一起。」

麻省理工學院的研究人員通過計算得知,「超級明星」在項目啟動時收到的包含大量信息的抄送郵件以及據此建立的心智模型,幫助他們平均每年多獲得 1萬美元的獎金。「超級明星」最多同時參與 5個項目,但他們的業績超過其他同事,因為他們的思維方式更有效。

研究人員通過一系列其他研究,也得出了類似的結論:懂得如何分配自己的注意力,習慣性地構建有力的心智模型的人往往能獲得更高的收入和取得更好的成績。而且,實驗結果表明,任何人都能夠學會習慣性地構建心智模型的方法。通過培養「講故事」的習慣,我們能夠更好地控制自己的注意力。「講故事」的時間可以很短:開車上班的路上想像即將召開的會議如何開場;如果老板讓你發言,你會提出什麼觀點;你的同事會提出怎樣的異議。當然,「講故事」的時間也可以很長:護士在經過新生兒重症監護中心病房的時候,在自己腦海中描繪健康的新生兒應該有的樣子。

如果你想對工作細節更加敏感,那麼請培養這樣一種習慣:想像你坐到辦公桌旁,應該看到什麼和做什麼,越具體越好。這樣,你就能夠注意到現實生活與你的想像之間的細微差別。如果你想更好地做孩子的傾聽者,那麼你可以對自己講述他們昨天晚餐時對你講的話。如實地描述你的生活,在大腦深處對你的那些經歷進行編輯。如果你想提高專注力,避免分心,那麼你需要花點兒時間設想你即將要做的事情,細節越多越好。在你的頭腦中有了完整的腳本後,很容易就會知道接下來將發生什麼。

很多企業認為這樣的技巧在任何情況下都很重要,比如當你應聘某個職位,或者決定雇用誰的時候,會「講故事」的應聘者是每個公司都想要的。「我們傾向於尋找會用講故事的方式來介紹個人經歷的人。」影片遊戲巨頭美國藝電公司的副總裁安迪·比林斯對我說,「有的人能夠把一個個的點聯繫在一起,從而深刻地理解世界如何運轉,這是所有人都想擁有的能力。」

來源:THINKTANK新智囊

周末丨你太容易分心,可能是故事講得不夠吸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