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成人世界不會接受熊孩子

兒子,成人世界不會接受熊孩子

兒子,成人世界不會接受熊孩子

文|閆涵 來源|閆涵媽媽(yanhanmama2016)

幼兒園每天早上8:00就可以送孩子入園,我每天都八點半左右才送喆同學過去。一是想錯過七點半的早高峰,二是想和他多待一會兒——每天早上,他賴在床上喊:「媽媽,你快過來啊,陪我再躺五分鐘。」我都感覺很幸福。

今天早上,我們八點半左右上的車,公車上人還是很多。平時一看有帶小孩的乘客上車,售票員都會喊「哪位年輕乘客給抱小孩的讓個座啊」,今天我們上車時,售票員在忙別的,沒有發現我們。

我努力往車中間走,想找個有扶手的地方,這樣可以一手抱孩子、一手拉住扶手固定。結果我剛站住,喆同學就對著一個坐黃座的女士喊了一句:「阿姨,您能給我們讓個座嗎?」

我有點尷尬。

擠公交或地鐵上下班的年輕人並不比老年人輕鬆,當他們被讓座時,可能才剛剛坐了一兩站。所以我平時和喆同學聊天,會有意無意跟他說:「咱們公車只坐五站就到了,媽媽抱著你也可以,所以叔叔阿姨不讓座也正常,他們上班也很辛苦。」

才3歲的孩子,可能聽不懂這些,或者即使聽懂了,因為天天上公交都有別人讓座,他潛意識裡會覺得自己上車就應該有座。所以才童言無忌,直接讓別人讓座。

那位女士也是溫和之人,一抬眼看到我抱著孩子,笑著說:「不好意思啊小朋友,阿姨剛剛看手機,沒看到你。」

否則,我真不如何處理接下來的尷尬場面。

下車後,我問喆同學:「我們剛剛在車上,是不是有事做得不太妥當?」他不好意思地笑笑,說:「喆喆說讓阿姨讓座。」我說:「這次沒關係,明天就算沒有人給咱們讓座,咱們也不大聲嚷嚷好嗎?除了爸爸媽媽、爺爺奶奶,其他人不讓著我們也是理所當然的。」

他似懂非懂,但我知道總有一天,他會懂這句話的含義。

前幾天,好友跟我打電話,說自己心裡很難過。

她女兒萌萌今年5歲,讀幼兒園中班,和鄰居家的小女孩可可是好朋友。可最近一段時間,可可突然對她女兒愛答不理的,萌萌幾次拿零食過去給她,她都拒絕接受。

小女孩子的世界,開始布滿憂傷。

一天幼兒園放學後,可可和三四個小姑娘一起玩,萌萌不甘心和好朋友就這樣疏遠,在媽媽的鼓勵下,她走上前去問對方:「可可,我能和你們一起玩嗎?我可以把新買的樂高和你們一起玩。」

好友說:「當時我比孩子還緊張,我怕她一而再再而三被拒絕。雖然我女兒已經有些討好的意思,但萌萌還是來了句‘以後我都不和你玩了’……我閨女當時眼圈就紅了,轉過頭望向我時,眼淚嘩嘩地就下來了,看著她委屈的樣子,我心裡真難受。」

對於好友的心情,我感同身受。

身為一個好動小男孩的媽媽,我對喆同學突出其來的行為也很頭疼。

比如現在他奔跑的速度很快,帶他去公園玩,經常一眼沒盯著,就沖到人家跳舞或者玩樂器的老人中間。雖然他在動別人東西之前都會問:「我可以摸摸嗎?」但這樣的莽撞,有時候還是會驚著別人。

喜歡孩子的,一笑了之,甚至有時候還會讓他摸摸鼓、笛子、麥克風什麼的;不喜歡孩子的,冷著臉不說話是常態,大聲叫「這是誰家孩子,有沒有人管啊」的人也偶爾存在。

錯在我們,道歉一定要有,但看著喆同學閃著光的眼神一下子變得茫然無措,我心裡一閃而過的難過亦是真實存在。

我無法向陌生人解釋:這個年紀的孩子就是好動、好奇,大腦對行為的控制又不像成人那麼自如,所以他們常常無意識表現得「沒有禮貌」。

每一個當媽媽的,可能都心懷期待,希望這個世界會善待我們的孩子,結果自然是不能如願。

我們明白,被拒絕、被孤立或者做錯事不被原諒,都是成人世界正常的規則。

但這種規則發生在那麼小的人兒身上,我們在感情上還是有點接受不了——哪個當媽的,不希望孩子無憂無慮長大?不希望孩子集萬千寵愛於一身?

但孩子的成長,必定是挫折和成功同在,憂傷與歡樂同行,冷落與寵愛糾結。好的壞的,他們終究要親自承受。如此,他們才能一點一點長大,一點一點在規則的束縛下,找到讓自己最舒服的姿勢。

這個過程,身為父母,我們可以引導,但不能替代;我們可以撫慰,但不能抹去他們成長的憂傷;我們可以偶爾玻璃心,但不能因為愛而失去對與錯、是與非的判斷。

孩子越早明白不可能所有人都順從他、寵愛他、原諒他,越早遠離任性、刁蠻、霸道,越早變得獨立、自信、合群。

END

(文章來源微信公眾號:閆涵媽媽,ID:yanhanmama2016。作者|閆涵母嬰行業資深從業者,育嬰師、蒙台梭利育兒踐行者、媒體策劃,用親歷經驗讓您的育兒少走彎道。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圖片來源於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