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難辜負父母恩——村裡的故事

講述人:秋水

大哥家裡有兄弟五個。他老母親長壽,九十多歲了,身體倒還好,除了腰腿疼之外其他沒有什麼毛病。兄弟五個商量好,把母親的田地給大哥家,讓大哥負責養老送終。結果大哥得了田地後,贍養了一段時間,就開始找種種借口,不願意養了。老母親只好去投靠小兒子。在小兒子家的小屋住了一段時間,他們也不樂意了。母親的田地給大哥了,說好了他養,憑什麼我們來管啊?他跟老母親說:「你找我大哥去吧!」。大兒子兒媳都不讓進門,當時這老太太太弄得很淒慘。

不孝之家,往往是天災人禍不斷的。大哥家有兩個兒子,一個兒子的孩子,腦袋不是太靈光,看他懵懵懂懂的樣子,我們那時都叫他「半仙」。另一個兒子的孩子倒是特別聰明伶俐。大哥兩口子是跟著他二兒子過。去年,大哥的二兒子說,我兒子長大了,要拆掉老房子蓋新房了。大哥不同意,說他們老兩口還要住的。二兒子不由分說,直接就扒掉了院子裡所有的房子,蓋起了新樓。蓋了新樓之後,也不給老兩口房子住了。大哥兩口子跑到鄉裡要狀告兒子,鄉裡政府人員說,這是你們的家事,只能調解調解。調解員到了我們村,他二兒子很有理由:「你別說我了,他們怎麼不給我奶奶住的地方啊?我奶奶到現在還沒有地方住呢!」大哥兩口子一時被二兒子嗆得啞口無言,這件事後來就不了了之了。後來大哥找了個偏僻的地方,蓋了兩間簡陋的小房子,湊合著住著,說不盡的淒涼。他恐怕沒想到,以前把老娘趕出去,同樣的事這麼快就輪到自己身上了。

今年回家的時候,我聽媽媽說,大哥二兒子家那個聰明伶悧的兒子突然不讀書了。他初中還沒有讀完,就要去打工,我聽著很吃驚。記得那個小孩以前去過我家,讓我輔導功課。像他那樣聰明的孩子還真是少見,真是一點就透的人。他那時沒學過英語,我只是簡單教教,他就很快入門了。數學更是,有不會做的題目,根本不需要我多講,只是點撥一兩句,小孩就把答案寫出來了。我當時就驚嘆,這個孩子真是少見的聰明伶俐,將來肯定是有出息的人。現在聽說他輟學了,我真是挺惋惜的。惋惜之餘,想想也是理所當然。不孝之人,就難召孝子賢孫——家裡的福德承載不了。不孝,看來不僅僅是禍害了自己,也禍害了自己的家族。

大哥其他兄弟家的日子也不好過,幾乎家家都是婆媳矛盾多多,兒子不孝順。被趕出門,恐怕是遲早的事了。

我跟我媽感慨著這一家四代人的事,真是做在哪裡,就報在哪裡啊!不孝的人真是有現世報的。

這些還都是我們能看到的,看不到的那些因果,恐怕也是自己種自己收了。

講述人:守一

我們本家有一位堂叔,在家裡是長子。當時他家裡窮,結婚時父母沒能給他蓋新房。他結婚後就跟父母分開過了,一直怨恨父母。他認為父母偏心兩個弟弟,幾十年與父母都不來往。

這幾年農村給老人辦理養老金,需要每年交幾百塊錢。這幾百元,兄弟仨一攤下來,就差大兒子那一份不出。他母親托人跟他說,只需要用一下他家的戶口本,那份錢老倆口自己出。托人說了幾次,他也不同意,最後這養老保險硬是沒辦成。村裡人說他們夫妻對父母做事也太絕情了。

前年那老爺子去世了。

去年我的這位堂叔患了直腸癌,手術切去一截直腸,不能大便,腰間長期掛個糞袋子。人常說做絕事的人,生兒子沒肛門,他直接自己就沒了肛門。

講述人/獨幽

奶奶生病臥床時,我爸媽在外地開店。我爸說請人照料,大伯不答應,說外人不盡心,要求我爸媽回來照顧,一家輪流照看半年。當時我和我弟還得念書,爺爺奶奶的醫藥費、房租等,開銷很大,這生意沒辦法停業。大伯夫妻倆退休在家,帶一個孫子。我爸媽出錢給他,各種拜托、商議,請他服侍半年。

本想著自己人照顧得好一些吧,哪知他卻半點良心都沒有。——這麼說長輩似乎不妥當,但他們的行為,令人實在沒辦法說他好話。後來我們發現,說是照顧,他們只送幾頓飯就算完事了,衣服都不給洗,都是我姑媽每個禮拜來拿回家洗的。奶奶被他安排睡在一個廢棄的廚房裡。他家有新房子,他就給自己生病的老母親睡破屋。

更可氣的是,奶奶身上有女兒給的幾百元錢,他們偷偷的把錢拿了。我奶奶氣的不行,都不敢吱聲,怕他又說不服侍。幾個老姐妹就安慰奶奶說,當丟了算了。

以前爺爺病重的時候,情況也差不多。不過當時還好有奶奶幫著服侍,受的罪少一些。

爺爺奶奶看病時,醫生給開單據,兄弟倆平攤醫藥費。我大伯讓醫生把100元的單據開成200元,等我爸回家平攤。也就是說,這錢全讓我爸出。這事是我弟剛好走到門外聽見的。奶奶去世時,葬禮在他家辦的,辦喪事時買的煙酒等東西,他藏了很多。這類占小便宜的事,大伯幹得特別多。他家還欠我家幾萬塊錢,幾年了,他們買冰箱、洗衣機、還買了兩台空調,就是不提還錢的事。總而言之,他兩口子就是特別算計,算進不算出的。對父母兄弟都是這樣。

大伯當年對爺爺奶奶那麼不孝順,那麼愛算計,現在是越算計越貧窮。而且兩個兒子相當不爭氣。大兒子賭博輸錢,欠著一屁股債。還在外面有小三,據傳聞跟小三還生了孩子,鬧得夫妻離婚。離婚時有個一歲的小男孩,他不要了,丟給我大伯養著。二兒子一樣地賭錢,欠債不知有多少,現在過得潦倒不堪。最近老婆又懷孕了要生孩子,親戚朋友都借遍了。

原來大伯倆兒子在外面撈偏門,據說每年賺幾十萬的時候,大伯立馬不種地了,還老嘲笑別人,整天只知道「苦」。他自己孫女轉到城裡念書,就嘲笑鄰居的孩子在村裡念——破學校,沒前途。現在好了,倆兒子都賭博欠下巨債,他只有整天唉聲嘆氣的份了。

他家的事,讓我特別相信因果報應。

點評:

很多人一說起因果報應,就認為因果是前世今生的事,總覺得三生三世太飄渺,十裡桃花又如何?實際上,因果如同太陽底下的影子,隨時就在腳下。別的因果還或早或晚,有些甚至要跨越生生世世的輪回。不孝之人,幾乎清一色是現世報,鮮見例外。如《增廣賢文》上說:「記得當年騎竹馬,看看又是白頭翁」,人生數十年,說長不長,一晃就老了。等到自己也老態龍鐘、生活都無法完全自理時,再怨恨子女的不孝、再承受晚景淒涼、再後悔當年的行徑時,就太晚了。這代價真的傷不起,這懺悔就沒有著力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