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務必告訴孩子:如果有人打了你

請務必告訴孩子:如果有人打了你

請務必告訴孩子:如果有人打了你

作者:謝可慧

來源:秋小愚(ID: happyxiekehui)

01

教育界曾經有一個課題是:「你的孩子,如果被別的孩子打了,你會教育孩子怎麼辦?」

辯論很多,印象最深的是四個觀點:

    02

    前些日子,和女兒去遊樂園玩。周末的遊樂場就像一個巨大的澡堂,每個人都自顧自,似乎沒什麼交集。

    女兒很喜歡去遊樂場,三歲了,孩子多的地方,似乎總是感覺有了自己的小世界。

    忽然間,一個男孩沖了過來,奪女兒手中的玩具,並狠狠地用手打了女兒的臉。我為什麼覺得這是狠的,因為女兒的臉一下子撇了過去。

    鬧騰了大半天,忽然,傳來摩托車的聲音,轉眼間,一個警察騎著摩托車趕來了。阿遼沙本來是用這種觸犯眾怒的舉動給邱紅施壓,逼她出來。可出來的人越來越多,就是沒有邱紅,他的預謀失敗了,早沒了底氣。見警察到了跟前,立時把手風琴從肩膀上移下來,離開木凳站起身,畢恭畢敬地說,警察同志,我,這就撤退,撤退。鬧騰了大半天,忽然,傳來摩托車的聲音,轉眼間,一個警察騎著摩托車趕來了。阿遼沙本來是用這種觸犯眾怒的舉動給邱紅施壓,逼她出來。可出來的人越來來。可出來的人越來越多,就是沒有邱紅,他的預謀失敗了,早沒了底氣。見警察到了跟前,立時把手風琴從肩膀上移下來,離開木凳站起身,畢恭畢敬地說,警察同志,我,這就撤退,撤退。鬧騰了大半天,忽然,

    女兒沒有哭,她比我的反應更加決斷和直接,她伸手打了那個小男孩,打在了那個男孩子的手臂。

    鬧騰了大半天,忽然,傳來摩托車的聲音,轉眼間,一個警察騎著摩托車趕來了。阿遼沙本來是用這種觸犯眾怒的舉動給邱紅施壓,逼她出來。可出來的人越來越多,就是沒有邱紅,他的預謀失敗了,早沒了底氣。見警察到了跟前,立時把手風琴從肩膀上移下來,離開木凳站起身,畢恭畢敬地說,警察同志,我,這就撤退,撤退。鬧騰了大半天,忽然,傳來摩托車的聲音,轉眼間,一個警察騎著摩托車趕來了。阿遼沙本來是用這種觸犯眾怒的舉動給邱紅施壓,逼她出來。可出來的人越來來。可出來的人越來越多,就是沒有邱紅,他的預謀失敗了,早沒了底氣。見警察到了跟前,立時把手風琴從肩膀上移下來,離開木凳站起身,畢恭畢敬地說,警察同志,我,這就撤退,撤退。鬧騰了大半天,忽然,

    男孩子開始大哭,我和女兒站在原地。女兒還是會膽小,不停地往我身上湊。但她知道,我從來不隨意批評她,犯錯需要承擔責任,女兒並不是主要的過錯一方。

    鬧騰了大半天,忽然,傳來摩托車的聲音,轉眼間,一個警察騎著摩托車趕來了。阿遼沙本來是用這種觸犯眾怒的舉動給邱紅施壓,逼她出來。可出來的人越來越多,就是沒有邱紅,他的預謀失敗了,早沒了底氣。見警察到了跟前,立時把手風琴從肩膀上移下來,離開木凳站起身,畢恭畢敬地說,警察同志,我,這就撤退,撤退。鬧騰了大半天,忽然,傳來摩托車的聲音,轉眼間,一個警察騎著摩托車趕來了。阿遼沙本來是用這種觸犯眾怒的舉動給邱紅施壓,逼她出來。可出來的人越來來。可出來的人越來越多,就是沒有邱紅,他的預謀失敗了,早沒了底氣。見警察到了跟前,立時把手風琴從肩膀上移下來,離開木凳站起身,畢恭畢敬地說,警察同志,我,這就撤退,撤退。鬧騰了大半天,忽然,

    男孩撒潑打滾躺在地上。我和女兒站在一邊。我也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孩子。

    鬧騰了大半天,忽然,傳來摩托車的聲音,轉眼間,一個警察騎著摩托車趕來了。阿遼沙本來是用這種觸犯眾怒的舉動給邱紅施壓,逼她出來。可出來的人越來越多,就是沒有邱紅,他的預謀失敗了,早沒了底氣。見警察到了跟前,立時把手風琴從肩膀上移下來,離開木凳站起身,畢恭畢敬地說,警察同志,我,這就撤退,撤退。鬧騰了大半天,忽然,傳來摩托車的聲音,轉眼間,一個警察騎著摩托車趕來了。阿遼沙本來是用這種觸犯眾怒的舉動給邱紅施壓,逼她出來。可出來的人越來來。可出來的人越來越多,就是沒有邱紅,他的預謀失敗了,早沒了底氣。見警察到了跟前,立時把手風琴從肩膀上移下來,離開木凳站起身,畢恭畢敬地說,警察同志,我,這就撤退,撤退。鬧騰了大半天,忽然,

    我一直覺得,每一個孩子的模樣,就是原生家庭的教養。那種深刻的印記,是逃也逃不掉的。

    鬧騰了大半天,忽然,傳來摩托車的聲音,轉眼間,一個警察騎著摩托車趕來了。阿遼沙本來是用這種觸犯眾怒的舉動給邱紅施壓,逼她出來。可出來的人越來越多,就是沒有邱紅,他的預謀失敗了,早沒了底氣。見警察到了跟前,立時把手風琴從肩膀上移下來,離開木凳站起身,畢恭畢敬地說,警察同志,我,這就撤退,撤退。鬧騰了大半天,忽然,傳來摩托車的聲音,轉眼間,一個警察騎著摩托車趕來了。阿遼沙本來是用這種觸犯眾怒的舉動給邱紅施壓,逼她出來。可出來的人越來來。可出來的人越來越多,就是沒有邱紅,他的預謀失敗了,早沒了底氣。見警察到了跟前,立時把手風琴從肩膀上移下來,離開木凳站起身,畢恭畢敬地說,警察同志,我,這就撤退,撤退。鬧騰了大半天,忽然,

    他的母親跑了過來,抱著兒子說,是不是妹妹打了你,是不是妹妹打了你。那鏡頭,我恍惚間覺得自己在看電視劇。

    鬧騰了大半天,忽然,傳來摩托車的聲音,轉眼間,一個警察騎著摩托車趕來了。阿遼沙本來是用這種觸犯眾怒的舉動給邱紅施壓,逼她出來。可出來的人越來越多,就是沒有邱紅,他的預謀失敗了,早沒了底氣。見警察到了跟前,立時把手風琴從肩膀上移下來,離開木凳站起身,畢恭畢敬地說,警察同志,我,這就撤退,撤退。鬧騰了大半天,忽然,傳來摩托車的聲音,轉眼間,一個警察騎著摩托車趕來了。阿遼沙本來是用這種觸犯眾怒的舉動給邱紅施壓,逼她出來。可出來的人越來來。可出來的人越來越多,就是沒有邱紅,他的預謀失敗了,早沒了底氣。見警察到了跟前,立時把手風琴從肩膀上移下來,離開木凳站起身,畢恭畢敬地說,警察同志,我,這就撤退,撤退。鬧騰了大半天,忽然,

    男孩子自然忘了自己伸手先打了我的女兒,只說「妹妹打我」。他的母親一邊斜著眼,一邊惡狠狠地對我說:你得讓你女兒道歉。

    鬧騰了大半天,忽然,傳來摩托車的聲音,轉眼間,一個警察騎著摩托車趕來了。阿遼沙本來是用這種觸犯眾怒的舉動給邱紅施壓,逼她出來。可出來的人越來越多,就是沒有邱紅,他的預謀失敗了,早沒了底氣。見警察到了跟前,立時把手風琴從肩膀上移下來,離開木凳站起身,畢恭畢敬地說,警察同志,我,這就撤退,撤退。鬧騰了大半天,忽然,傳來摩托車的聲音,轉眼間,一個警察騎著摩托車趕來了。阿遼沙本來是用這種觸犯眾怒的舉動給邱紅施壓,逼她出來。可出來的人越來來。可出來的人越來越多,就是沒有邱紅,他的預謀失敗了,早沒了底氣。見警察到了跟前,立時把手風琴從肩膀上移下來,離開木凳站起身,畢恭畢敬地說,警察同志,我,這就撤退,撤退。鬧騰了大半天,忽然,

    而她似乎並沒有看到,女兒臉上還有她兒子打的淺淺的掌印。

    鬧騰了大半天,忽然,傳來摩托車的聲音,轉眼間,一個警察騎著摩托車趕來了。阿遼沙本來是用這種觸犯眾怒的舉動給邱紅施壓,逼她出來。可出來的人越來越多,就是沒有邱紅,他的預謀失敗了,早沒了底氣。見警察到了跟前,立時把手風琴從肩膀上移下來,離開木凳站起身,畢恭畢敬地說,警察同志,我,這就撤退,撤退。鬧騰了大半天,忽然,傳來摩托車的聲音,轉眼間,一個警察騎著摩托車趕來了。阿遼沙本來是用這種觸犯眾怒的舉動給邱紅施壓,逼她出來。可出來的人越來來。可出來的人越來越多,就是沒有邱紅,他的預謀失敗了,早沒了底氣。見警察到了跟前,立時把手風琴從肩膀上移下來,離開木凳站起身,畢恭畢敬地說,警察同志,我,這就撤退,撤退。鬧騰了大半天,忽然,

    我覺得我有必要告訴她,這個事情的過程:

    03

    說真的,這些年看到很多「孩子傷害孩子」的新聞:

    2015年,某個小學生因為被同桌欺負,同桌經常用筆戳她的手臂,還各種侮辱她,導致神經衰弱,不敢上學,最後嚴重到一聽說上學,就渾身發抖。

    欺負她的那個學生家長是學校的一個老師,所以班主任並沒有對欺負的同學做出任何處理,聽之任之,一直到這件事被媒體爆出,才對欺負的同學進行管教。

    2015年,「高中女生遭同學輪番施暴,不敢吱聲」影片傳在網上引發熱議,畫面中,那個女生不斷地被扇耳光,卻一聲不吭。

    我一直覺得,性格的所有線索都可以追溯至童年。

    凱瑟琳·凱利·萊內曾經有一句話是,為什麼童年的記憶特別真切,那是因為它們是最初的人生體驗,帶著某種特殊的味道。

    一個人長大後的樣子,或多或少是童年許多個瞬間堆積而成的。這件華麗的袍子充滿著時間的虱子,它們牢牢地抓著,怎麼也甩不掉。

    我常常在想一句話:不傷人是一種教養,但不被別人傷害是一種氣場。而這一點,或許從孩子開始面對這個世界,就開始需要讓他知道了。

    請務必告訴孩子:如果有人打了你

    04

    我婆婆曾經很奇怪的問我:在別人打了女兒之後,看到女兒沖過去還擊,也從不把她拉回來。

    我說,我相信一個孩子的判斷。而事實也證明,在孩子的心中,永遠是愛憎分明的,他們對愛她的人充滿著好感,對傷害她的人會回擊。

    而這又是人最初也最珍貴的棱角。

    我一直不讚成從前的教育方式,對別人的傷害要忍讓,甚至要以德報怨,因為我覺得被傷害後不反抗,會讓孩子漸漸失去對這個世界最初的好惡的判斷,讓傷害的人知道自己不可以隨意被傷害,其實就是一種本能。

    所以,孩子,如果有人打你,你一定要尊重精神和肉體的第一意願,不害怕地反抗;

    孩子,如果有人打你,你一定要披好你的鎧甲,讓他們無處可攻;

    孩子,如果有人打你,你也一定要注意分寸,不讓人得逞,但也不讓人太傷。

    不進一寸,也不失一毫。

    我始終覺得,這個世界從來是有經緯度的,不會因為你的忍讓而縮水,也不會因為你的強悍而膨脹,你要懂得遊刃有餘最好的方式是,內心柔軟而有原則,身披鎧甲而有溫度。

    孩子,做一個勇敢而溫暖的孩子,不暖到燙傷自己,也不冷到凍傷身體,如果有人打你,就勇敢地按照自己的方式回擊。你的回擊越擲地有聲,你的未來更充滿坦途。

    沒有人可以照顧你一生,而你要學會愛著自己,從現在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