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哭!90後女孩辭去培訓主管去搬磚,只為聽到弟弟喊一聲:姐姐

一則「弟弟車禍顱骨骨折、姐姐辭職搬磚救弟」的消息,引發人們關注。而我們這則故事裡的主人公,就是這條消息裡的姐姐——秦玉瓶。

暖哭!90後女孩辭去培訓主管去搬磚,只為聽到弟弟喊一聲:姐姐

秦玉瓶姐弟倆出生在山東蒙陰一戶普通農家,她講述的,是一個關於生命不屈與溫暖親情的故事。

2016年6月13日,山東臨沂蒙陰縣常路鎮,25歲小夥秦承洲正準備吃午飯。兜裡的手機突然響起,在上海工作的姐姐又給他打來電話。

秦玉瓶:那天中午,他正在鎮上喝丸子湯,那是一道家鄉的特色名吃。我就逗他說,替姐姐多吃幾口呀。弟弟在電話裡開玩笑說,好嘞姐姐,你張開嘴,我拿勺子喂你。

這是我最後一次聽見弟弟爽朗的笑聲。當天晚上他就出了車禍。

522天後的2017年11月17日,蒙陰縣人民醫院康復科病區,身材嬌小的秦玉瓶正跪在床沿上,將弟弟秦承洲攬在懷裡。她一只手繞到弟弟的腋下把人用力扶起,一只手不斷捶打、揉搓著病人後背。身高一米八的秦承洲不說不鬧,只有眼珠來回轉動,整個人癱軟得像一根面條。

2017年初夏,蒙陰縣西北樓社區附近的一家磚廠,27歲的秦玉瓶同工友們在生產線上忙碌著。她們要把傳送帶上的磚坯堆疊成垛,然後推入烤窯。身高不過一米五六、皮膚白皙的秦玉瓶,站在一排農家婦女中,格外顯眼。有時候,一個饅頭、一點鹹菜就是她的午飯。

秦玉瓶的父親2010年因車禍去世,弟弟成為家裡唯一的男丁。可如今,這個家只能靠著他的媽媽、姐姐與妻子三位女性勉強維持著。

別看我個頭不高,努力搬還是能搬動他的。一天天下來,弟弟身體變沉了,我再累也高興,因為這說明弟弟長胖了。

有人曾對秦玉瓶說,弟弟傷得這麼厲害,家庭負擔這麼沉重,當心人財兩空。

秦玉瓶:他是我弟弟,唯一的弟弟。小時候靦腆的他、上學時調皮不愛學習的他、聽別人唱《父親》會流著淚給我打電話的他,始終是我的弟弟。

急性癲癇發作的時候,他張大了口喘氣,眼睛睜得大大的盯著你,他不想死,想活下去。他求生欲望這樣強,醫生都不願放棄他。做了十次開顱手術,有的手術醫生都沒有把握,可弟弟都挺了過來。他才26歲,還年輕,還有希望。

秦玉瓶,這位普通的沂蒙姑娘,在網路上被稱作「搬磚姐」。來自社會的暖流、弟弟身上的點滴變化,都支撐著這個家繼續走下去。

監制:於衛亞

編輯:王朝、李永錫、徐曉蕾

實習生:李超然、唐子堯

暖哭!90後女孩辭去培訓主管去搬磚,只為聽到弟弟喊一聲:姐姐

為好姐姐點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