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得兒科醫生萬千千,使得千千萬患兒俱歡顏?

安得兒科醫生萬千千,使得千千萬患兒俱歡顏?

作者|復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青浦分院兒科主任醫師 徐靈敏

來源|醫學界兒科頻道

春夏秋冬,是一年四季氣候的變化,也是大自然賜予人類的多彩生活,寶寶幼小稚嫩的心靈和身軀也都會在這春夏秋冬的歷練中走向強壯和成熟。生長髮育中的兒童,各系統器官、尤其是免疫系統的功能均不成熟、不完善,易受各種不良內外環境的影響,疾病的發生率較高、且易出現急症和危重病。

安得兒科醫生萬千千,使得千千萬患兒俱歡顏?

每年的歲末年初,在各行各業放假歇業、辭舊迎新的歡樂中,是兒科醫生護士與罹患病痛的孩子及其家長共患難的最艱難時,2017年末,這種艱難依然難熬!

不同的是,2017年醫患之間似乎多了一點理解和信任!兒科醫生和護士們雖然辛苦,但大家談論更多的是患病兒童就診時間過長,家長有意見焦躁可以理解。一位兒童家長朋友寫了一篇題目為《沒去過深夜的兒科急診,不足以談人生》的佳作廣泛傳播,文中也表達了很多親眼所見的兒科醫生護士職業的艱辛、不易,以及敬業、盡職責。

是啊,父母們在「帶孩子看病」這條路上所經歷的艱難和焦慮真是一言難盡。孩子一旦生病需要看醫生首先想到的就是去最好的醫院,然後就是漫長的掛號,無休止的排隊,坐在走廊裡通宵輸液。

如果兒科執業環境不改變,職業吸引力就會越來越差,從業者一定是越來越少的。為了保障兒童健康,國家近幾年已經想了很多辦法、也發布了一些針對兒科醫生護士短缺的應對措施,但是,至今仍然沒有看到效果。2016年的統計數據是,一個兒科醫生平均看1000個兒童,2017年則是1:2500!全國各地,東西南北中,幾乎每個兒科實力稍強、可以24小時提供兒科診療服務的醫療機構,都人滿為患,兒科急診候診時間都在3個小時以上!

在這種兒科困局中,所有相關的人都不容易,家長、孩子及兒科醫生護士,大家都陷入了這種似乎沒有出口的困局中。每年的歲末年初兒科艱難日子過後,都會有一些兒科醫生護士辭職,大家都很理解這種無奈的選擇。

下面這個故事是發生在某醫院的真實故事!

某天,兒科王醫生已經接診了99個患兒(當然這樣的工作量在並非疑難病症為主的大醫院司空見慣),到第100個患兒時,呼號系統跳出來的是260號。260號患兒媽媽抱著發高熱的孩子急匆匆沖入診室:「醫生啊,我是護士那裡照顧提前看的。我女兒剛吃了了退熱藥不到3小時,又突然發熱到39.5度了,醫生說2次退熱藥間最少隔4個小時,這可怎麼辦呢?」

王醫生急忙說「別急,我先給孩子看看!」剛接過260號的病歷,還沒有來得及看孩子,診室的門被重重地撞開了。100號患兒被媽媽抱著,氣沖沖的堵在醫生辦公桌前,對著王醫生,實際也是對著260號媽媽吵了起來:「她女兒發熱?我倆女兒都發熱39度,我們是100號和101號,我們忍著發熱排了3個小時隊,憑什麼要讓她先看?我們今天就不讓!」

王醫生說:「不是我讓你讓,是系統呼叫了她,系統沒呼您,我也沒法給您孩子看啊!」隨後,兩個媽媽吵起來,兩個爸爸吵起來,三個孩子也跟著哭了起來!王醫生和護士一起,不管怎麼勸都停不下來,更無法工作。

本已緊張工作五個多小時,連飯都沒有吃的王醫生,聯想到自己連續多天高強度的門診,聯想到患兒家長雖然急切但始終懷疑的態度,聯想到自己的孩子昨天被老師批評,聯想到……,王醫生突然站起來,對著一群吵鬧的患兒及家長,失去理智地大聲說:「別吵了,都是醫院不對、醫生不對、都是你們有理,你們殺了我吧!」

診室瞬間安靜了!看到大家不吵了,護士又安慰王醫生繼續工作,王醫生也顧不得多想,馬上又坐下按照系統秩序看診。

王醫生隨後回憶起那天的衝動,坦誠地說:「我當時確實有想死的感覺,累得要死!擔心孩子們出事、擔心被投訴、擔心病人看不玩下不了班,怕得要死。如果有人殺了我,也算解脫了!」

2018年初,疲憊不堪、應接不暇的接診患兒中,期盼在今後的歲月裡,我們的兒科醫生不會再有如此無奈的想法。

一位從醫近30年的兒科副主任醫師在他的朋友圈寫下這樣一段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