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用一輛車,我們遊遍中國 | 海畔閒人,漁家生活(連載第二十二期)

只用一輛車,我們遊遍中國 | 海畔閒人,漁家生活(連載第二十二期)

只用一輛車,我們遊遍中國 | 海畔閒人,漁家生活(連載第二十二期)

只用一輛車,我們遊遍中國 | 海畔閒人,漁家生活(連載第二十二期)

老先生日記—福建行

只用一輛車,我們遊遍中國 | 海畔閒人,漁家生活(連載第二十二期)

12月22日 天氣:不冷不熱,剛剛好

小編:三三

漁家生活

這是我們第二次來廈門了,相對來說要熟悉些。第一站是去鼓浪嶼,不過咱爸被輪渡碼頭對面新開設的台灣小吃街絆住了腳步,任何美景都抵擋不了美食對吃貨的誘惑,各種串、各種丸……真是大快朵頤!

只用一輛車,我們遊遍中國 | 海畔閒人,漁家生活(連載第二十二期)

上了鼓浪嶼,天色將晚。島上已沒了早年那份清靜,像一個熱鬧的大賣場,尋不到當年的小資情調了,總之咱爸和我陪著咱媽在海邊玩了會沙,又在碼頭照了兩張像,我們就乘船往回走了。

只用一輛車,我們遊遍中國 | 海畔閒人,漁家生活(連載第二十二期)

在福建南平時,電視台的朋友就建議我們到廈門可住曾厝垵。曾厝垵最早是個小漁村,與海僅一路之隔,2002年開始有人利用其近海的優勢,辦起客棧,隨後酒吧、商鋪就相繼而起,不過都是外地人在經營,本地人早把房子租出去,搬到市區住樓房了。

村裡有些古樹都已一二百年了,但同時代的古建築卻所剩不多,在一幢幢水泥建築間或許還能找到幾間,略顯衰敗,給這個昔日的小漁村添些韻味,不過村中的祠堂倒像是新修過可能有人管理,不顯得那麼破舊。

只用一輛車,我們遊遍中國 | 海畔閒人,漁家生活(連載第二十二期)

曾厝垵

只用一輛車,我們遊遍中國 | 海畔閒人,漁家生活(連載第二十二期)

只用一輛車,我們遊遍中國 | 海畔閒人,漁家生活(連載第二十二期)

只用一輛車,我們遊遍中國 | 海畔閒人,漁家生活(連載第二十二期)

村裡的小教堂應該是平安夜最熱鬧的地方了,離我們住的客棧不遠,但在門口我們就看見一群一群的人圍著,沒有再向裡走湊熱鬧。

第二天,天繼續放晴,不冷不熱,咱爸咱媽租個雙人自行車,我安靜地窩在車筐裡。我們沿著濱海的環島南路騎行,在海灘上看見一對對拍婚紗照的情侶,咱媽好生羨慕,咱爸順勢提議「咱也來一套」,被咱媽白了一眼,「先把當年的求婚補上再說」,咱爸無奈地摸摸頭。

只用一輛車,我們遊遍中國 | 海畔閒人,漁家生活(連載第二十二期)

只用一輛車,我們遊遍中國 | 海畔閒人,漁家生活(連載第二十二期)

只用一輛車,我們遊遍中國 | 海畔閒人,漁家生活(連載第二十二期)

由廈門經泉州500多公里到了霞浦縣,緊臨G15沈海高速,我們是慕名而來,因為這有號稱中國最美的灘塗。以霞浦縣為中心,分別有東西南北4條遊玩線路,可以說任何一線及線上任何一地都各具特色,而且特別適合攝影。

只用一輛車,我們遊遍中國 | 海畔閒人,漁家生活(連載第二十二期)

沿高速路向西十幾公里就到了鹽田鄉,是畬族自治鄉,也是漢族的另一重要民系——連家船民的集中區,由北斗村向南到釣岐、水升一帶都可看到這些船民居家、勞作的場面。他們的祖上最早可追溯到秦末,為避戰亂逃至海上,由此以船為家,以漁為業,現如今還經營著海上養殖,但大部分船民都已開始岸上的生活了。連家船民在海南三亞也有,只不過被稱為疍民。

只用一輛車,我們遊遍中國 | 海畔閒人,漁家生活(連載第二十二期)

在鹽田灣,你會看到浮標點點,像一張由珍珠織就的大網撒在海面上。靠近岸邊的則是船家的出海工具,一艘艘木制機船。岸邊平地很少,船民就依地勢蓋起磚房或搭起木屋,為岸上生活遮風擋雨。在屋前,幾個人兩兩對坐,原來在種海帶。他們先將寸把長的海帶苗沿盆邊擺滿一圈,再用兩手把多股尼龍繩沿各向相反的方向一擰,錯開一條縫,然後順勢把海帶苗的底部夾住,接著順沿再擰,再夾,一會兒,一根長長的尼龍繩上就夾滿了海帶苗。將它們盤好裝入籮筐裡再運到海上,投入水中便算種下了,待長大後即可收獲。據說整個霞浦地區的海帶、紫菜的產量要占全國一半以上,因而有著「中國海帶之鄉」、「中國紫菜之鄉」的美稱。

只用一輛車,我們遊遍中國 | 海畔閒人,漁家生活(連載第二十二期)

由鹽田沿縣道繼續南行可到圍江村甚至更遠,但我們見到「饅頭山」後就往回走了,折向東邊的北兜村。北兜村在東沖半島北端,也屬於南線上的一個景點,在岸邊能看到漁家姑娘織補漁網的勞作場景,不過已全部機械化了,使用的是現代的縫紉機。下午時分,陽光斜射,海灘像鍍了色,泛著金光,除了偶爾的縫紉機馬達聲和海浪聲,海灘一片平靜。海水退潮時,在海灘上留下一條一條沙道,使整個海灘有了層次變化,讓人不忍踩過。隨著出海的漁船陸續返回,打破了短暫的安靜,一筐筐叫不上名的小魚小蝦被抬下來,就地估價,就地賣掉。

只用一輛車,我們遊遍中國 | 海畔閒人,漁家生活(連載第二十二期)

只用一輛車,我們遊遍中國 | 海畔閒人,漁家生活(連載第二十二期)

日落日出

因擔心錯過S河的日落,我們沒有等更多的漁船靠岸,就從北兜村往回走,趕往沙江鎮。

沙江鎮依山而建,街道自然不寬,調頭都是件麻煩事。因事先做過功課,所以我們直接開到了鎮上霞浦二中門前,因為它的教學樓頂是整個鎮上最高點,非常適合觀賞落日美景。

只用一輛車,我們遊遍中國 | 海畔閒人,漁家生活(連載第二十二期)

咱爸向收發室內的大爺說明來意,並主動提出可交停車費,大爺熱情地把我們迎進院內。停好車,大爺交待進教學樓的路線,並囑咐我們看見樓內的阿姨也一定要熱情些。心存感激、心知肚明的我們一一應過,就向教學樓走去,快爬到頂層時,果然看見一位中年婦女,咱爸忙親切地打招呼,邊表謝意邊保證一個小時內肯定下來。

只用一輛車,我們遊遍中國 | 海畔閒人,漁家生活(連載第二十二期)

就這樣,我們順利地來到頂層,並順著天井處的鐵梯小心地爬上了樓頂。向日落的方向望去,S河盡收眼底。灘塗看上去似一大片極細的河泥,由陸上伸向海中好遠都沒有被淹沒,光滑的表面在陽光下泛著一層亮光,而S河就是一條在灘塗上呈S形走向的水道。數不清的竹竿插滿了水道旁的灘塗,密密麻麻,高低錯落。隨著太陽西下,整個灘塗金光閃閃,和天空中的晚霞互相映襯。不時會有一兩只小船從海上歸來,駛入河道,照在船上的霞光也一閃一閃的,為這寧靜的畫面增添了一份動感。

只用一輛車,我們遊遍中國 | 海畔閒人,漁家生活(連載第二十二期)

約摸半小時的光景,太陽就從對面的竹江島後面消失了,而眼前這片金色的霞光也漸漸褪去,天空慢慢地又恢復成平時的灰白色,直至隨著暗去的光亮徹底變成黑色,但S河仍會有一道道的亮光閃動,仿佛是一群不肯睡去的娃兒,等待天上的星星出現,填補太陽公公留下的空缺。

我們送走日落,也期盼著日出,而三沙鎮是最佳拍攝地點之一。第二天早上,鬧鐘響了,預報的小雨沒來,或是還沒到該下的時候,但管不了那麼多了,咱爸咱媽帶上還沒睡醒的我,按原計劃出發了!

只用一輛車,我們遊遍中國 | 海畔閒人,漁家生活(連載第二十二期)

由霞浦縣城上G15沈海高速向東12公里就是三沙出口,再沿縣道去往三沙鎮。縣道沿著海邊的山地而建,時寬時窄,我們在東壁附近寬敞處停下,等待日出。到了日出時刻,太陽卻躲在雲層後面不肯露面,不免讓人掃興。我們先借著亮光遠眺海上的漁船,未想20分鐘後,太陽從斜前方的雲層裡「刷」地投下一柱光芒,透過海上的薄霧散射在海面上,把周邊也映得火紅火紅,而此時原先還沉錨不動的漁船像聽到了出發的號令一般,同時起錨向海上駛去。光照越來越強,雲霞越來越亮,射向海面的光芒也越來越大,就像揮舞的彩旗在歡送著出征的漁船,又像招展的經幡在為漁民祈禱著豐收和平安。

只用一輛車,我們遊遍中國 | 海畔閒人,漁家生活(連載第二十二期)

有了這朝霞的禮物,我們心頭敞亮不少,繼續前進,從三沙供電所往北盤山而上,到了花竹村。這裡居高臨下,鳥瞰大海,竹竿、魚排、小島由近至遠,水天一色,如果是晴天,應該是看日出的又一處最佳場所了。

只用一輛車,我們遊遍中國 | 海畔閒人,漁家生活(連載第二十二期)

我們由花竹村下山返回,穿過三沙鎮時,買了三樣早點。一是炸黏糕,糯米做的,又軟又甜;二是蠣蝗盒,用面裹著海蠣和芹菜丁炸的,清香;三是用開口燒餅夾青菜,老板娘叫它「漢堡」,味道都不錯!對於吃,咱爸的宗旨是只要沒見過、聽過、吃過的,統統嘗嘗,哪怕不合口味!

未完待續……

只用一輛車,我們遊遍中國 | 海畔閒人,漁家生活(連載第二十二期)

本文經作者授權發布,內容略有改動

——END——

《汽車通訊社》原創文章,未經許可不得轉載。對不遵守本聲明、惡意使用、不當轉載引用《汽車通訊社》原創文章者,保留追究其法律責任的權利。

只用一輛車,我們遊遍中國 | 海畔閒人,漁家生活(連載第二十二期)

只用一輛車,我們遊遍中國 | 海畔閒人,漁家生活(連載第二十二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