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繪本大師松居直:我們該如何給孩子讀繪本

日本繪本大師松居直:我們該如何給孩子讀繪本

松居直是我特別喜歡的繪本理論大師,他是日本出版學會會員、日本國際兒童評議會(JBBY)理事、聯合國教科文亞洲文化中心評議員、中日兒童文學美術交流中心副會長。在世界童書界聲名顯赫。

松居直著有《我的圖畫書論》、《幸福的種子》、《看圖畫書的眼睛》、《圖畫書時代》、《到圖畫書的森林中去散步》等書及《桃太郎》、《木匠和鬼六》、《信號燈眨眼睛》等多種圖畫書。他對圖畫書的理解、實踐和傳播,影響了幾代人,直至今天。

今天我們來分享松居直先生對在《幸福的種子》一書中最重要的觀點——

日本繪本大師松居直:我們該如何給孩子讀繪本

一、帶Ta進入書的世界,不要讓孩子自己看書

松先生一直強調:繪本不是讓孩子自己看的書,而是大人讀給孩子聽的書。即使孩子已經可以自己看(多數只是認識書裡的文字),在上小學前,甚至小學以後,我們最好還是可以念給他們聽。這對豐富親子生活,建立心靈互通的人際關係,有相當積極的意義。

五六歲的孩子自己看繪本,大都是盯著文字一個一個念,這種讀字並不是看書,他們甚至不能理解書中的內容,更別說樂在其中了。

日本繪本大師松居直:我們該如何給孩子讀繪本

而我們擁有豐富的人生體驗和讀書經驗,在看繪本時能充分體會作者的心情和思想,並通過文字想像故事所描繪的世界,甚至對某些內容產生共鳴,深受感動。

能這麼深入解讀繪本的人,如果滿懷愛心地念書給孩子聽,必定能將文字轉化成生動、溫暖的話語,並讓這些話語傳入孩子的耳中和心中。

這種言語的體驗和心靈的溝通,是幼兒自己看書時無法體驗的。因此大人讀圖畫書給孩子聽,對孩子的心智的成長非常重要。讀的人對書的了解越深,共鳴越強烈,聽得人越能深入書中,豐富自己的經驗。不要小看繪本書,它的價值因人而異可大可小,影響可深可淺。

日本繪本大師松居直:我們該如何給孩子讀繪本

二、閱讀是一種享受,充滿樂趣

對已經完全能自己看書的大孩子,我們可以準備一些有趣的書,或不露痕跡的送書給他們看,或陪他們去圖書館。重點是不要讓孩子覺得我們的注意力總是在「讀書」上,給他們最大的自由而不是壓力。

據說,孩子在三歲前已經能夠理解一生中所用語言的四分之三。無論讀書還是聽書,都是一種讀書方式,重點在於是否理解了書的內容。

到孩子上一二年級時,家長仍繼續念書給他們聽,是非常重要的,因為這是家庭教育的基礎,也可以進一步拉近親子關係。

孩子身邊應該布滿有趣的書,而不是父母認為對孩子有用的書。盡可能去製造大人和小孩一起讀書的氣氛,因為這是最好的閱讀指導。

日本繪本大師松居直:我們該如何給孩子讀繪本

三、念給孩子聽

念書給孩子聽,是父母和孩子說話的最佳方式之一,因為繪本自己不會說話,繪本的內容必須經念書的人傳達給孩子。我們每天花十幾分鐘,選擇生動有趣的繪本念給Ta聽,Ta一定會又高興又滿足。

這種喜悅也會感染到我們,把故事講得更生動。親子之間交互傳遞這種喜悅,孩子自然會擁有積極的人生觀。盧梭說:「生命不在乎長短,而在乎深切體會。」

小女孩對媽媽說:「媽媽,講故事給我聽吧!」

「電視裡的叔叔講的故事,比媽媽講的還好聽,而且還有美麗的畫面」

「可是電視裡的叔叔不會抱我…」

這個場景很觸動我,孩子們需要的不是冷冰冰的電視裡的聲音,而是充滿深深愛意的,來自父母的有溫度的聲音和大大的擁抱與愛撫。

每天臨睡前,握著孩子的手,念書給他聽,一粒幸福的種子正在幼小的心靈中生根發芽。我深信繪本只有在這種溫暖的人際關係中才能發揮力量。

日本繪本大師松居直:我們該如何給孩子讀繪本

四、不要剝奪孩子的閱讀樂趣

當你念完一本書後,緊接著對孩子提出一連串的問題:這本書好不好看?哪裡最有趣?你最喜歡哪一幅畫?故事在講什麼…

這時,你可曾考慮過孩子的心情?

對孩子來說,聽媽媽講繪本本應該是一件非常快樂輕鬆的事,但為了應付媽媽馬上會提出的問題(這些問題多半有跡可循),孩子只好一邊聽故事,一邊假設問題,一邊準備答案。比如,媽媽一定會問「你覺得哪裡最有趣」,所以這一段要記清楚…

日本繪本大師松居直:我們該如何給孩子讀繪本

這麼以來,孩子怎麼能快樂的聽故事?當孩子覺得故事有趣,剛想沉浸在情節中,卻必須急剎車,準備一會可能要回答的問題。孩子就在這種想要陶醉,卻又不得不保持清醒的情況下,聽完了整個故事,然後接受「等待已久」的讀後指導及問題。這樣的閱讀方式當然不能滿足孩子,只會使他們排斥並討厭看繪本。

松居直:繪本不是教科書,更不是問題大全,它應該是孩子的快樂源泉。當孩子正沉醉在故事中,在幻想的世界裡天馬行空的自由想像時,大人只管好好講繪本就好了,不要問東問西,不要為了滿足大人的需要去打斷孩子們的想像世界。如果是自然地互相討論,當然最理想,但一定要做到不露痕跡

END

日本繪本大師松居直:我們該如何給孩子讀繪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