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讀 | 養娃是一門生意?

作者 |潘曄

來源 |《半月談內部版》2018年第6期

用錢砸出來的「牛娃」,你能負擔起幾個?

暫且不去說「貴出天際」的學區房,或是那些收費「扶搖直上」的課外輔導班,單是一個孩子暑假的花費,就足以讓人怎麼舌。一位媽媽在網上曬出了這樣一份預算:

暑假期間,女兒去一趟美國遊學,10天2萬元;女兒平時在家需要請阿姨照顧,5000元;7月份鋼琴考級,每周要上兩節鋼琴課,200元一節,一共2000元;老是在家不好,需要鍛煉,報個遊泳班,2000元;假期是充電的好時候,又要報英語、奧數、作文3門課的培訓班,共6000元;算算帳,共計3.5萬元。

在不少家長看來,這些花費還算是正常的,有些涉及心智、科技、藝術等領域的項目,那才是貴得離譜。

比如,一個教授提高情商的學習法,暑假期間從初級到深層12天培訓,收費18800元。這麼算下來,一個孩子一天的花費將近1600元。

按照一些家長的說法,暑假應該讓孩子放鬆放鬆,但這也是孩子「抓特長」「補短板」、做到「彎道超車」的難得時期。

現在小一點的孩子可以去參加夏令營,大一點的孩子考慮到升學因素,還會選擇去國外上一到兩個夏校,為申請大學做準備。所以,一個孩子在暑假的花費,只會更多,不會更少。

「舉全家之力培養一個學生」

為了上學「孟母三遷」

如今,家長在孩子教育上的投資可謂白熱化。

有項調查顯示,在中國,近60%的父母認為子女的教育是不可削減的投資; 74%的受訪家長希望其子女進修碩士學位,其中高收入的父母這一比例為81%;即使是普通收入家庭的父母,也有超過七成表示希望送孩子去國外讀書。

越來越多的家長願意節衣縮食,甚至債台高築,只為他們的孩子能擠進精英學府,期望今天給孩子的教育「投資」,能保障子女在未來賺取較高的收入「回報」。

但這樣的投入到底能有多少收益?投資回報率高不高?

如果真的把「養娃」當作是一種投資,通過成本—收益分析算下來,多大的投入才划算呢?

過去,我們常說「養兒防老」,是因為在農業社會和工業社會初期,養孩子是划算的,可以當作一種投資。

生一個孩子,只要能養大就可以了。在農村裡,孩子長到四五歲就能幫父母幹點農活了,打豬草、撿牛糞、放羊,小孩差不多都能幹。

就算到了工業社會初期,孩子養到十幾歲,也可以去工廠裡幹活,或是去作坊當學徒。這一點東西方社會都一樣,比如丹麥童話大師安徒生,因為家境貧寒,14歲就來到首都哥本哈根打零工、當學徒。

要知道,大多數時候,在孩子成年之前,當學徒賺的錢通常是要給父母的。這樣算下來,生一個孩子的投資回報周期並不算長,所以養孩子是筆很划算的買賣,大家都願意多生孩子。

此一時彼一時,在不同的時代、不同的經濟發展階段,養育孩子的成本和收益是不同的。

在傳統農業社會,養育孩子是一種剛需、是一種投資。但在社會保障制度更為健全的現代社會裡,「養兒」不一定能「防老」,「防老」不一定要「養娃」。現在養一個孩子的成本越來越高,孩子不再是投資品,而是消費品,甚至是奢侈品。

一位年輕媽媽發朋友圈感慨,孩子一個半月的口糧(奶粉),就喝掉一個Lamer(海藍之謎)面霜;孩子生一次病,就幹掉一瓶精華……這才生了一個娃,生活質量就回到了解放前。

還有一句話叫「城市化是最好的避孕藥」。

這裡說的避孕是一個泛指,不結婚也算是避孕,結婚不生孩子也算避孕,意思是說現在城市裡生養孩子的成本太高,生活壓力太大,以至於年輕男女都不想結婚、不想要孩子了。

用經濟學的話語來說,因為如今孩子的「相對價格」提高了,從而降低家庭對孩子的需求。

通常來說,孩子一生下來就得買奶粉和尿布,上了學得交學費、送他上補習班、培訓班,一直到他考上了大學,還得給他交大學學費等。

這些是看得見的成本,還有一些是看不見的成本,比如機會成本,父母在養育孩子上消耗時間和精力的價值。

有些媽媽(或者爸爸)為了照顧孩子,放棄了在事業上打拼、全職在家,這個貢獻就是媽媽(或者爸爸)付出的機會成本。

收益主要來自兩個方面:一種是現金收益,也就是孩子長大後掙了錢,給父母的贍養費;一種是非現金收益,比如孩子看望父母,父母年老了照顧父母,也就是孩子為父母提供的各種服務產生的收益。

按照成本—收益分析,現在養育一個孩子,成本是越來越高,收益卻越來越低;投資風險高,投資周期長。

試想一下,你能讓孩子讀完小學或是中學,就去上班?怎麼也得把孩子送到大學,至少也得去職業技術學校學個技能傍身吧。要是他還想出國讀書,你還得勒緊褲腰帶把他送出國。

好不容易扛到大學畢業了,他的薪水買不起房,你幫忙不幫忙?幫,肯定得幫,不然他連老婆都娶不上,你怎麼抱孫子?

這樣看來,要是誰現在把養娃當作投資,一定會賠得很慘。尤其是當越來越多的家長在教育上重金投入,「泡沫」也就出現了。

是「泡沫」終究會破滅。

夢醒時分,當父母們發現他們的大量投資無法得到回報,無論是因為孩子未能進入心儀的學府,還是畢業後找不到理想的工作,都意味著「回報」低於預期,教育(分數或是文憑)的「價值」被高估,投資失利。

尤其在當前「泡沫」橫飛的情況下,教育投資的收益率不斷降低將是大概率事件。

事實上,現在的孩子早已不是投資品,而是消費品。我們養育孩子是為了享受養育的過程,而不是某種結果。

我們生孩子更不是為了回報,我們陪伴孩子,孩子也陪伴我們,你和孩子因為這份情感而讓生活更幸福,人生更充實。

如果不再功利地把教育當作籌碼、把養娃當作投資,拿一張文憑,找到一份理想的、穩定的工作,便不是最重要的事情。

讓孩子因為教育成為最好的自己,讓孩子因為教育找到他真正的天分和興趣,可能更重要。

「長長的路,慢慢地走。」

再次讀起龍應台在《孩子你慢慢來》裡面的一段話感慨良多——

「我在石階上坐下來,看著這個五歲的小男孩,還在很努力地打那個蝴蝶結:

繩子穿來穿去,剛好可以拉的一刻,又松了開來,於是重新再來……

我,坐在斜陽淺照的石階上,願意等上一輩子的時間,讓這個孩子從從容容地把那個蝴蝶結紮好,用他五歲的手指。」

作者:潘曄| 來源:《半月談內部版》2018年第6期

主編:孫愛東 |版式:張初 |編輯李建發

閱讀品讀全集,點擊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