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還有呼吸,醫院為何不救了?這137萬賠得冤不冤?

孩子還有呼吸,醫院為何不救了?這137萬賠得冤不冤?

點擊上方

「醫問醫答」

可關注我們!

導語:醫院認為「沒救了」,男嬰卻又活了幾小時。法院一審判醫院賠償137萬餘元。

懷孕37周的孕婦被查出肝功異常等問題後,醫院讓孕婦回家吃藥休養,隔日孕婦出現胎盤早剝。剖宮產下的男嬰重度窒息,醫院搶救後認為失去繼續救治意義,可孩子卻自主存活了幾個小時才離世。

十月懷胎卻痛失愛子,蔣女士的不幸是如何造成的,到底應該賴誰?在蔣女士夫婦起訴醫院後,醫療鑒定將板子全部打在醫院身上,認定醫院承擔完全責任。6月6日上午,北京市西城區法院作出一審判決,醫院賠償蔣女士夫婦137萬餘元。

新生兒出生數小時死亡

2016年12月2日,32歲的蔣女士大腹便便地走進醫院,接受孕37周的例行產檢。玩具、奶粉、護理用品,家裡一切準備妥當,懷胎足月的她,只等迎接新生命的降臨了。

然而,驗血後,她被查出肝功能谷丙轉氨酶超高,總膽紅素和甘油三脂也超過正常值。作為一個普通人,她當時還不知道這些數據意味著什麼。醫生給她開了藥,讓回家休息,一周後復查,如有不適,立即就醫。

只隔了一天,蔣女士就出現腹痛及陰道流血,又到醫院看急診。經診斷,蔣女士出現胎盤早剝、出血性休克,胎兒窘迫,肝損害等症狀。很快,醫院為蔣女士做了剖宮產手術,宮內已有大量積血。

經過手術,雖然蔣女士的子宮保住了,但她生下的男嬰,卻是個重度窒息的瀕死兒。醫療記錄顯示,兒科予以持續胸外按壓、氣囊加壓給氧,經80多分鐘搶救無效。

醫生認為,孩子「已失去繼續救治意義」,孩子父親楊先生只好同意並簽字放棄治療,抱孩子回家。幾個小時後,孩子最終離世。

夫婦倆索賠188萬元

承受了十月懷胎的辛苦,眼看就要迎來小生命了,卻發生了產婦大出血、孩子死亡的悲劇,蔣女士夫婦難以接受。她專門問過其他醫院的醫生,得到的答案是,像她當時的身體狀況,孩子又足月,完全可以收住院生了,沒必要再等。

蔣女士夫婦認定,醫院沒有告知蔣女士指標異常的嚴重後果,也沒有採取有效治療方法,沒有安排住院,只說沒有床位就讓她回家休養,過錯十分明顯,導致蔣女士突發大出血、胎盤早剝,並直接導致胎兒出生時嚴重窒息,搶救無效死亡。

夫婦倆將醫院訴至西城區法院,要求醫院賠禮道歉,賠償醫療費、護理費、誤工費、喪葬費、死亡賠償金等138萬餘元,還有50萬元的精神損害撫慰金。

在此案開庭審理時,被告醫院的一位產科醫生作為代理人出庭。她表示,蔣女士是在正常產檢時被查出肝功異常,但當時她血壓正常,也沒有什麼不適感覺,症狀指征不是特別有依據,醫生也註明如有不適立即就醫了。

這位代理人說,事後分析,醫生水平不高,存在一定失誤,沒有意識到病程發展這麼快,如果是有經驗的醫生可能就收住院觀察了。但是蔣女士出現腹痛及出血情況後,下午5點多發病,快8點才到醫院,有些晚了。醫院開通綠色通道,很快就手術了。整個救治過程還是積極主動的。如果再早一個小時也許不是這個結果。

對此,蔣女士不承認自己就醫晚貽誤搶救時機,她反駁說,發病後她已盡快趕到醫院,沒有耽擱,是醫院記錄的問題。

孩子還有呼吸 為何不救了?

在救治新生兒的過程中,醫院做出了一個令人不解的選擇。

蔣女士的兒子出生時就重度窒息,醫院搶救後認為「已失去繼續救治意義」。楊先生回憶起當時的場景時說:「大夫拿張單子讓我簽字,說已經盡力了,孩子的胸口因為胸外擠壓都破皮了,還是不好。我問能不能抱走,去兒童醫院、兒研所繼續搶救,大夫說,他們這兒救不了,別的地方也沒戲,最後讓我放棄。」

楊先生表示,作為一個普通人,他只能聽大夫的,最終同意並簽字放棄治療。如果當時大夫說還有希望,他肯定會救孩子。「有位產科大夫覺得孩子有救,一直在給孩子胸外按壓,按壓時,孩子心跳趨於正常,不按壓時心跳次數就降下來。」

當晚10點多,一直還在期待奇跡發生的楊先生被告知,必須抱走孩子。楊先生說,凌晨2點左右,他抱著剛出世的孩子回家,孩子奶奶一夜沒合眼守在孩子身邊,孩子又哼唧了5個小時,才沒了呼吸。

也就是說,在醫院已經停止醫療救治的情況下,這個重度窒息的新生兒,卻還在頑強地呼吸,存活了幾個小時才離世。

那麼,既然孩子還能自主呼吸幾個小時,為什麼醫院卻認定「失去繼續救治意義」,不再救呢?在專業醫生看來,如果繼續搶救,孩子是可能活下來的。這也成為此案評價醫院過錯和責任的關鍵。

對於孩子有存活的可能,院方並未否認。代理人解釋說,醫生們搶救後,孩子心率仍然不好,且瞳孔放大,即便救活也可能出現腦癱等並發症、後遺症。醫生向家屬交代病情,讓家屬去選擇,是家屬要求放棄治療的。

對此,蔣女士一方立即反駁說,醫院出具的告知書上清清楚楚地寫著,孩子「已失去繼續救治意義」,很明顯,根本不是家屬自主選擇的。

「如果你知道孩子今後可能有嚴重後遺症,你還會選擇繼續救他嗎?」對於法官的問題,蔣女士想都沒想回答說:「我肯定會救他。」

醫療鑒定 醫院應承擔完全責任

醫學是個專業性很強的學科。法官畢竟不掌握醫學知識,在醫療糾紛中,大多數情況下要進行鑒定來判斷醫患責任。

在此案審理過程中,法院委托北京醫學會進行醫療損害責任鑒定,鑒定意見顯示,醫院在產檢中發現蔣女士肝功異常並且血小板下降,凝血功能異常,應及時收入院並盡快終止妊娠。但醫方未做出正確診斷,並未及時將患者收住院。

此外,醫方向家屬交代新生兒「已失去繼續救治的意義」,建議家屬放棄治療。但事實上,新生兒在沒有任何治療的情況下,在院內繼續存活約4小時,說明醫方向家屬交代病情過重,處理不當。

醫學會認為,醫方過錯與患者胎盤早剝、胎兒重度窒息、新生兒死亡之間存在因果關係,應承擔完全責任。

對於鑒定結論,院方不接受。院方代理人表示,雖然此案中存在醫療水平有限,認識不足的問題,有一定的失誤,但醫院對蔣女士的整個救治過程是積極的,醫生沒有玩忽職守,怎麼也不應該負全責,醫院最多承擔一半責任。

法院判決 醫院賠137萬餘元

法院審理後認為,經鑒定醫方的過失對於胎兒死亡為全部責任,醫學會鑒定分析意見認定事實準確,分析意見充分,醫院雖當庭提出異議,但未申請專家進行質詢,因此法院采納了鑒定結論。

由於鑒定意見的焦點以及案件審理的重點是新生兒死亡的責任。因此,對於蔣女士分娩是否存在損害後果以及是否因醫方過錯存在不可逆的損傷的問題,不屬於此案審理範圍。蔣女士還可以選擇另行起訴。

也因此,蔣女士夫婦的索賠項目中,與胎兒死亡無關的訴訟請求,沒有得到支持。由於醫方被認定全責,蔣女士夫婦索要的喪葬費、死亡賠償金共119萬餘元,法院全額予以支持。加上部分醫療費、交通費、鑒定費、經濟損失以及15萬元精神損害撫慰金,共計137萬餘元。

律師建議:專業人士介入越早越好

記者統計了北京法院審判信息網近期發布的100件醫療損害糾紛判決,鑒定認為醫療機構承擔全部責任的只有1例。

北京市醫患和諧促進會常務理事萬欣告訴記者,醫療糾紛中鑒定機構認定醫院負全責的情況非常少見。通常,患者的損害後果可能是多種原因造成,患者自身疾病的因素、醫療技術的局限不能不考慮。司法實踐中,能認定醫院負全責的鑒定意見,比例應該不會超過5%。

醫療糾紛的司法鑒定意見如果認定醫療機構有責任,不同的原因力也對應不同的賠償比例。萬欣介紹,主要原因一般要承擔60%至90%的賠償責任,同等原因在40%至60%之間,次要原因為20%至40%,輕微原因只按10%至20%承擔賠償責任。

萬欣說,依法委托的鑒定意見一旦出具,法院通常會作為裁判的重要依據。鑒定意見出具後,如果當事人不服,可以申請鑒定人出庭接受質詢,也可以找專家輔助人出庭協助質詢,還可以進行書面質詢。如果能夠找到鑒定意見中的硬傷、足以推翻鑒定意見的證據可以申請重新鑒定,在鑒定意見有遺漏的情況下還可以申請補充鑒定。

「但是醫療糾紛訴訟是個專業性極強的工作,想分析並抓住鑒定意見中的硬傷,必須依靠專業人員的幫助。」萬欣提示說,對於沒有醫療和法律專業知識的患方來講,在發生醫療糾紛後,應該盡早聘請醫療糾紛律師等專業人員,在委托鑒定乃至起訴前,就應對診療過錯、病歷真實性等焦點問題進行分析,評估醫院是否存在過錯,依法選擇正確救濟途徑,不應貿然起訴。否則一旦鑒定意見出具後,就很難推翻。

轉載僅供分享,如有侵權請聯繫我們,我們將及時處理,感謝您的支持!感謝原作者!

來源:北京晚報

孩子還有呼吸,醫院為何不救了?這137萬賠得冤不冤?


『醫問醫答』由醫學科學報社經營

ID:qawenda 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處

《醫學科學報》 一份離醫生最近的報紙

訂閱熱線:010-62580831

廣告合作熱線:010-62580831

聯繫郵箱:[email protected]

孩子還有呼吸,醫院為何不救了?這137萬賠得冤不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