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產房:操作失誤,子宮內翻,產婦疼昏,醫生怎麼做了糟糕選擇

在我們醫院的婦產科,夜班從晚上5點鐘開始,到第二天早上8點結束。

每一天的深夜,在產房,都發生著不同的故事……

「馬姐,這次你真的幫幫我了。」

這天晚上,剛剛上班的馬主任接到了她的大學同學,戴主任的電話。

20多年前,馬主任和戴主任都在一個學校讀研究生,兩人住在一個宿舍,吃在一起,穿在一起,睡在一起,關係非常好。研究生畢業後,雖然分配到了不同的醫院,但都在婦產科,經常進行業務研討,聯繫更加緊密了。十幾年後,馬主任當上我們婦產科主任時,戴主任在她們醫院也很有希望被選上,可惜,一次醫療事故讓她失去了機會。

那以後,戴醫生感到在公立醫院沒有什麼發展,賺的錢也少,就跳槽到了一家民營醫院,成了婦產科的帶頭人,也算圓了自己的科主任夢。

「出什麼事情了?」馬主任問。

「沒什麼,下午,我們醫院一位27歲的孕婦分娩,孕婦產後,胎盤一直沒有娩出來。」戴主任說。

「這還不簡單,手剝胎盤不就行了,小手術。」

「是小手術,可是,我們醫院血庫的存血不多,我擔心產後出血。孕婦也想到你們醫院去,感覺更保險,幫幫忙吧。」

「好吧」,見老同學說的這麼誠懇,馬主任面子薄,說:「送過來吧。」

放下了電話,馬主任對我說了電話裡的情況:「一會兒,孕婦就送來了,準備手術室,我來手剝胎盤,半小時,也就ok了。」

所謂手剝胎盤,是因為有些產婦,胎兒出生了,胎盤卻遲遲不出來。這時候,就需要人為干預,醫生會手伸裡面,從子壁上小心的離下來。

對於婦產科醫生來說,是一種很簡單的操作。但是,完整的下來,殘留一點,產婦的子宮就不能復舊,會持續出血,子宮內有殘留物,會導致產後惡露持續不斷,出現產後感染、產褥感染、子宮息肉等婦科疾病。

十幾分鐘後,產婦小元被救護車送來了,馬主任和我都倒吸了一口氣。產婦的情況,要比戴主任說的嚴重的多。

我在給小元做常規的入院檢查時,發現小元的脈搏136/min,呼吸 26/min,血壓60/40mmHg。神志還算清楚,但是,精神狀態很差,一看臉色,就是重度缺血的樣子,脈搏細弱,四肢涼冷。

薑醫生摸了摸小元的下腹,還是膨隆的,沒有摸到明確的子宮,在恥骨上方可以摸到鞍形凹陷,外陰布滿血跡,陰道口有紗布填塞,未見明顯出血。

陪同產婦一起來的,她的老公,焦急的看著馬主任。

「你知道失血有多少嗎?」馬主任問。

「大概有2000毫升。」產婦的丈夫說。

失血太多了。馬主任感到產婦的情況不像戴主任說的那麼簡單,馬上進行了抗休克、抗感染治療,等待小元的血壓升到l00/60mmHg時,馬主任取出了小元陰道內的紗布,一探看,陰道內有一個直徑約7公分的球形腫物,表面粗燥,呈紫紅色,但不見宮頸,其底部寬5公分。

「子宮內翻!」馬主任的疑問有了答案。

子宮外翻是指子宮底部向宮腔,甚至自宮頸翻出的病變,多發生在分娩的第三產程,也有發生在產後24小時之內。屬於一種急症。

馬主任馬上給予哌替啶、異丙嗪半量靜脈緩註,對小元內翻的子宮,試圖手法復位,但是沒有成功。安全起見,她沒有再蠻幹。

「繼續給進行輸液、輸血。」馬主任給出了下一步醫囑。

等小元病情進一步穩定後,馬主任在硬膜外麻醉下進行了手法復位,這回,成功將小元翻出的子宮還納回去。

子宮成功復位了,馬主任松了一口氣,復位後,馬主任又在小元的宮腔內填塞了4 塊紗布,防止子宮再度翻出,並縫合了會陰的2度裂傷。

手術完畢,小元被推回了病房,馬主任叮囑說:「用沙袋放在患者的恥骨聯合上方用中單包紮,防止子宮再次翻出。」

醫囑執行下去了,馬主任沒有顧得上休息,給戴主任打去了電話,電話裡,毫不客氣的一通責怪。

「怎麼搞的,怎麼會出現了子宮內翻?這也太不負責了,也不跟我提前說,這不是害人嗎?」馬主任滿肚子怨氣撒在了她的老同學身上。

電話裡,戴主任在好言好語的解釋著。過了好一會兒,馬主任才放下了電話。

我問:「主任,小元這種子宮內翻是怎麼發生的呢?」

馬主任嘆口氣說:「老戴說,小元在她們醫院,產後胎盤滯留,一直沒有娩出,而接生的是位年輕醫生,一邊牽拉臍帶,又同時過力壓迫子宮以逼出胎盤,造成了子宮內翻。」

「這也太不負責了,產婦得多疼呀。」一旁的小橘子埋怨說。

一般人不知道,這種過度牽拉臍帶,會導致產婦的輸卵管、卵巢、子宮韌帶以及腹膜受到猛力牽拉,神經末梢受到嚴重刺激,疼痛超過分娩宮縮疼好幾倍,有人打了個比方,就像男性的睪丸被捏碎一樣,會引起痛性休克,機械性損傷加上部分剝離胎盤竇性開放,短時間內大量出血會加重休克,不及時搶救,就會危急產婦生命。

「出現了子宮內翻,戴主任為什麼不提前跟我們說?」我不解的問。

「哎,她呀,一方面是怕說了,我們不接收。另外一方面,是不想病人知道她們醫院的這種失誤。」

在我們醫院住院治療期間,小元一共輸血1800ml,同時補液,抗感染並保留尿管。術後第3天經陰道取出了宮腔內4 塊紗布,沒有出血,再給予宮縮劑治療,小元恢復良好,術後一個星期,她就痊愈出院了。

沒有不透風的牆,出院後,小元和家人還是知道了戴主任所在醫院操作的失誤,並把醫院告上了法庭。戴主任呢,又給馬主任打來了電話,希望馬主任不要說出子宮內翻的事兒,被馬主任拒絕了:「老同學,這涉及到行醫的底線了,我沒法再幫助你了。」

「可是,我們老板說,如果這件事我搞不定,就沒工作了。」

馬主任搖搖頭,沒有再理會她這位不靠譜的老同學。

最後,戴主任所在的醫院對小元進行了經濟賠償。戴主任呢,離開了醫院,和馬主任也斷了聯繫。

深夜的產房,什麼事都可能發生,門鈴每一次響起,都是生命在叩門。靜靜的,聽助產士小紅姐為你講述那些生死相依、悲歡離合的產房故事。下一夜又會發生什麼呢?關注小紅姐的《深夜產房系列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