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產房:充當了一次算命先生,撿回來一位產婦,賠了一千塊錢

關注

在我們醫院的婦產科,夜班從晚上5點鐘開始,到第二天早上8點結束。

每一天的深夜,在產房,都發生著不同的故事……

在產房呆的時間久了,像別的行業一樣,也就有了一些職業習慣,我們助產士的職業習慣就是:看別人的肚子,推測懷孕的月份。

這天晚上上班,路上,看到了一位孕婦挺著大肚子,在悠閒的散步。經過她身邊,我不自覺的觀察了她的肚子,宮高、腹圍,已經9個月了,快生了。忽然,孕婦放慢了腳步,手捂著胸口,然後扶著頭,坐在了路邊的椅子上。

我走了過去,問:「你沒事吧,小妹妹?」

孕婦笑了笑:「沒事兒,就是懷孕的反應,休息會兒就好了。」

我又看了看她的肚子,說:「你已經懷孕9個月了吧,是不是早上起來,有些心絞痛,坐下久了,站起來,頭髮暈?」

「是呀,你怎麼知道?」

孕婦驚奇的看著我,好像我是一個算命的。

我接著說:「如果你有這些症狀,可不是什麼妊娠反應,可能是胎兒缺血呢。」

聽我這麼說,孕婦懷疑的盯著我,問:「你是幹什麼的?怎麼知道胎兒缺血呢,我都按時做產檢,很正常的。」

我說:「我是醫院產房里的助產士,懷孕後,孕媽身體上的所有器官和血液中所運輸的營養物質都是由孕媽和胎兒兩個人共同享用的。如果血液缺乏,孕媽就會頭暈,胎兒呢,也會缺血。」

「哎呀,那可怎麼辦?」聽說我是醫院的助產士,孕媽相信了,著急的問我。

「你最好到你建檔的醫院做一個B超檢查,看看胎兒血流的情況。」我給她提出了建議。

「好的,謝謝你,還不知道您的名字呢。」

我和孕婦留下微信等聯繫方式,孕婦姓潘,今年34歲,結婚快9年了,想要孩子一直沒有要上,小潘之前懷過二次孕,一次是葡萄胎、還有一次是早孕流產,都沒有保住,這是第三次懷孕了。

「謝謝你,小紅姐,明天,我就去做B超。」

第二天中午,小潘微信聯繫了我。

「小紅姐,我剛做了B超檢查。」

「結果怎麼樣?」

「超聲顯示,胎兒大腦中動脈峰值流速異常,這是什麼意思呢?」小潘問。

我回復說:「胎兒存在貧血,最好盡快生產。」

「那我該怎麼辦,住院嗎?」

「對,最好住院,還有,問一下你建檔的醫院,有沒有即時剖宮產的技術。」

我這里所說的「即時剖宮產」技術,是指醫院掌握5分鐘內完成剖宮產手術技術。

可別小瞧這一點,目前,除了公立三甲醫院外,低級別的醫院還真的不掌握這種技術呢。

即時剖宮產技術的先進性在哪里?簡單的說,孕婦如果在順產過程出現意外,需要緊急剖宮產,醫護人員能在5分鐘內完成所有準備工作,包括全身麻醉。

為什麼要控制在5分鐘之內?因為,當產婦發生心跳驟停時,大腦缺氧只有5分鐘的搶救時間,而在緊急時間內需要將胎兒盡快取出,如果時間控制在5分鐘內,胎兒的存活率是很高的。此外,如果胎兒出現宮內缺氧,在5分鐘內分娩出胎兒也是最關鍵的。

即時剖宮技術,對於醫院的硬件水平,人員實力、技術含量、設備條件、環境都需要很高的要求。只有具備一只跨學科的訓練有素的醫療團隊,才能夠在最短的時間、以最快的速度來應對產科各種緊急情況,完成臨床操作。

具體到小潘來說,胎兒有缺血的情況,我擔心是因為胎盤的血供有問題,如果是這樣,小潘的生產還真的有危險呢。

「小紅姐,我問了,醫生說不具備。」

我想了想,說:「你最好,轉到我們醫院來。」

「那,明天去行嗎?」

我說:「最好現在來,胎兒缺血,可不是小事。」

小潘聽了我的話,轉到了我們醫院,當班的薑醫生對小潘進行了檢查,因為胎兒缺氧,準備進行催產,讓胎兒提前降生。

薑醫生開玩笑的對我說:「小紅,你這是從哪里撿回來一個橙色產婦呀。」

經過充分評估小潘的陰道分娩條件,當晚就放置了宮頸球囊促宮頸成熟,第二天,實行了人工破膜、縮宮素引產。小潘的產程進展還算正常,胎頭下降順利,持續的胎心監護顯示胎兒心率在正常的範圍。

小潘的宮口,已經開了一半。我在她床邊,監測著胎心。小潘躺在床上,問我:「小紅姐,薑醫生說我是橙色產婦,什麼意思呢?」

我說:「所謂橙色產婦,是國家要求醫療機構對妊娠風險篩查為陽性的孕產婦進行妊娠風險評估分級,按照風險嚴重程度分別以綠(低風險)、黃(一般風險)、橙(較高風險)、紅(高風險)、紫(傳染病)5種顏色進行分級標識,加強分類管理。她把你歸於較高風險了,可是,現在看來,你也就是黃色,一般風險。」

我們正說著,我突然發現,胎監不能顯示胎心率了,同時小潘的陰道流血量增多,我感覺情況不妙,立刻呼叫薑醫生。同時進行了床邊超聲檢查,檢查發現小潘肚子里的胎兒心率低至48次/分。

「怎麼回事?」薑醫生問,我遞給了她B超的結果。

薑醫生作出了判斷:小潘已經發生了兇險的重度胎盤早剝。妊娠20周後或分娩期,正常位置的胎盤在胎兒娩出前,部分或全部從子宮壁剝離,稱為胎盤早剝。胎盤早剝起病急、發展快,處理不及時很容易危及產婦和胎兒的生命。

我和薑醫生心里都明白,這個時候,小潘已經由橙色產婦變成了最高風險的紅色產婦了。幫助她娩出胎兒刻不容緩,需要實施即時的順轉剖手術。

我們馬上開始順轉剖的準備,薑醫生找到了小潘的家屬,解釋著病情。

「產婦出現了胎盤早剝。寶寶在媽媽肚子里依靠胎盤獲得營養和氧氣供應,排出代謝產物。胎盤和母體剝離,就像大樹被連根拔起,寶寶沒辦法獲得氧供,還會出現失血,可能重度窒息、甚至胎死宮內。產婦也有大出血、休克、凝血功能障礙的風險。」

「那怎麼辦?」小潘的丈夫問。

薑醫生說:「從醫學流程上講,胎盤早剝一旦確診,必須及時終止妊娠。重度胎盤早剝,特別是初產婦不能在短時間內結束分娩的,需要及時剖宮產,不論胎兒是否存活。現在必須分秒必爭,搶救胎兒和產婦。」

「好,我們聽醫生的。」小潘丈夫果斷的說。

取得了產婦家屬在手術知情同意書的簽字,薑醫生立刻實施就地剖宮產。在切開肚皮的一霎那,薑醫生倒吸了一口氣,一半的胎盤在子宮內已經處於剝離的危急狀態,如果再晚一會兒,後果不堪設想。

從切開肚皮到娩出新生寶寶,僅僅用了兩分鐘,隨著響亮的哭聲在產房中回蕩,小潘喜極而泣,高興的說,趕快跟我丈夫、公公婆婆報喜。

胎兒順利的娩出了,剩下的就是產婦的事情了,薑醫生首先處理了小潘的宮腔內的活動出血,仔細清除了植入的胎盤組織和縫紮止血,等小潘的生命體征平穩後,送入了觀察病房。1個星期後,母嬰就順利出院了。

事後,在總結這個成功搶救病例時,我們科的馬主任認為關鍵是發現及時,措施得力,家屬也配合。科里決定,發給我500塊錢的獎金。拿到獎金的當天,應小橘子等吃貨的堅決請求,我又請科里的同事們在外邊吃海鮮自助餐.飯桌上,小橘子一邊埋頭在一盤基圍蝦中,埋頭苦幹,一邊還不忘記說呢:「小紅姐,以後,這種產婦,多撿幾個來。」

等到結帳的時候,看著1500多元的帳單,我心里說,再多撿幾個,我小紅姐就要破產了。

深夜的產房,什麼事都可能發生,門鈴每一次響起,都是生命在叩門。靜靜的,聽助產士小紅姐為你講述那些生死相依、悲歡離合的產房故事。下一夜又會發生什麼呢?關注小紅姐的《深夜產房系列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