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產房:產房生出無肛兒,產婦不辭而別,1年後,提出了特殊要求

在我們醫院的婦產科,夜班從晚上5點鐘開始,到第二天早上8點結束。

每一天的深夜,在產房,都發生著不同的故事……

那是一個冷得不能再冷的冬夜,急診,我們收治了一個馬上要臨產的產婦,順產出一個女嬰。按照常規流程,新生兒娩出後,我們會進行簡單擦拭,並檢查一下新生兒的身體,再交到母親懷中。

台上,負責接生的小文,在給小寶寶檢查身體時,發現了異常。

「小紅姐,你看看,好像有問題。」小文是我的徒弟,在產房工作才1年多,有些情況不敢確定,就把新生兒交到了我的手上。

我仔細觀察,果然有問題,新生寶寶臉色青紫,更嚴重的是,後端肛門處,只有一個淺淺的小窩,是一個無肛兒。

跟產婦簡單說明情況後,我們馬上請兒科醫生介入,經過兒科醫生確診,新生兒先天性無肛門、先天性心臟病、右腎結石、重度貧血。因為病情嚴重,馬上送兒科進行看護。

當天,我們和兒科醫生進行了聯合會診,醫生們的一致意見是,患有如此多的先天疾病的新生寶寶,很少見,治療起來,難度很大,要做多次的手術,費用和治療過程也很繁重,預期效果難以保障。

會後,薑醫生和產婦夫妻進行了溝通,說明了孩子的情況,包括手術治療的費用和難度,夫妻兩個聽了,當時就呆住了。說,商量一下,當天晚上,值班的小文發現兩個人嘀嘀咕咕的說了大半夜。

第二天早上八點查房,小文發現這對夫妻不見了,到了10點多,還不見這對夫婦回來。

小文把這一情況匯報給薑醫生,薑醫生檢查病床,所有物品已經不見了,只留下張紙條,上面寫著:我們沒錢給孩子治療,只好拜托醫院了,孩子是死是活,聽天由命吧,謝謝。

很明顯,產婦夫妻兩個跑了,把患病的新生寶寶遺棄在了醫院。

怎麼辦?按照常規,我們可以上報給民政部門,新生寶寶會轉由兒童福利院收養。

可是,孩子太小了,又有這麼多複雜的先天疾病。馬主任請示了院主管,決定我們科里先對小寶寶的病進行治療,同時,尋找孩子的父母。

鄭潔說:「小寶寶是最冷的時候出生的,咱們給她請名字叫暖暖吧,希望她能溫暖的長大。」

就這樣,暖暖成為了我們病房里的常住患者。我們和兒科商量好了,每天當班的護士輪流看護,特別是到了夜班,更是把暖暖作為了重點看護對象照顧。

我們請了專家會診討論暖暖的治療方案,我們醫院最好的小兒心臟專家給暖暖做了心臟手術,手術成功後,給予營養支持、抗感染治療,並多次予以輸血。後來,又做了人造肛門手術。

為了增加暖暖的抵抗力,小文還到產後的媽媽那里,搜集一些吃不了的母乳,放到奶瓶里,給暖暖補充營養。

暖暖在我們科里呆的時間長了,別的科室也知道了我們有這麼一個特殊的病人,隔三差五的來探望,病房里,堆滿了送來的奶粉、衣帽鞋、玩具、尿不濕、嬰兒學步車等。

到了暖暖半歲後,身體條件允許了,每個周末,我們輪流帶著暖暖回家,或者到公園郊遊,讓她也能感受大自然的美好。

暖暖的手術費用,是由醫院墊付的。每次院內開會,財務科科長大胡都開玩笑的說:「你們婦產科欠帳已經有20萬元了。」

馬主任說:「先掛著,先掛著。」

經過近一年的精心治療和護理,暖暖的病情明顯好轉,各項指標都趨於正常,體重也由出生時的4斤增加到11斤,這讓我們開心極了。暖眼是一個愛笑的女孩子,每次,當我們到病房,走近她,她都會笑著要抱抱,我們教暖暖說的第一句話,是媽媽。

「叫媽媽,叫媽媽。」小文開心的教她學說話。

「好,不錯,以後結了婚,肯定是賢妻良母。」小橘子打趣她說。

我們都以為,暖暖會繼續朝著好的方面發展。可是,事與願違,到了這年的年末,一個很冷的夜晚,暖暖發燒咳嗽,引發了肺炎,住進了小兒監護室。雖然積極的治療,但是肺炎一直未控制住,加上先天性心臟病手術恢復不是很好,暖暖還是沒有抵抗住病魔的襲擊,在一個冬夜,因為術後感染並發心衰停止了呼吸。

這天早上,我上班後,照例去兒科,看一看暖暖。

「小紅姐,暖暖,昨天夜里,走了。」兒科的護士長小丁輕聲說。

我有思想準備,可是,當這一天真的來臨了,還是不能接受。我來到了暖暖躺了一年的小床旁,床頭還綁著我在暖暖滿月時,送給她的禮物:一個音樂鈴鐺。小床空空的,可我的腦海里還記得,我晃動鈴鐺,音樂響起,暖暖的天使般的笑聲。

眼淚不可抗拒的流了下來。

「小紅姐,這是為什麼呀。」小文趴在了我的肩膀上,淚眼摩挲的問。

暖暖離開了這個世界,我們本以為事情就這樣過去了。誰知,過了半年,那對夫妻竟然回來了,要孩子。他們應該是抱著孩子已經被治好的想法來的,當得知孩子已經夭折後,那位丈夫一口咬定他們沒有棄嬰,是回家籌措治療費用,現在孩子沒了,要和我們打官司,要我們賠償他們損失。

馬主任氣得臉都白了,說:「打官司吧,讓他們先把20多萬醫療費繳齊。」

小橘子哽咽的說:「暖暖只活了300多天,這是她從出生到離開人世間的短暫時光,這300多天,我們一直陪護著她,是暖暖的親人,他們不配做她的父母。」

讓醫院為難的是,暖暖夭折後,那張紙條被小文隨手丟了,沒法證明他們當時承諾不管孩子的事情。最後,我們醫院還是賠償了那對夫妻1萬元,才算了事。

小文後悔的說:「我真傻,真沒用,盡給科里添麻煩。」

我安慰她說:「善良比聰明更難能可貴。聰明是一種天賦,而善良卻是一種選擇。」

「可是,」小文問:「師傅,你說,善良的回報是什麼?我們善良,願意別人都好。可是,這個世界為什麼總是壞人得利,好人受欺負,我們善良有什麼好處呢?」

這是一個好高深的問題,有很多哲人給出了不同的答案。我覺得最有內涵的就是下面這個:善良的回報就是善良。老天把善良這難得的珍寶給予了你,讓它一生伴隨著你,讓你的心靈堅定,永不迷航,這就是最大的回報。

深夜的產房,什麼事都可能發生,門鈴每一次響起,都是生命在叩門。靜靜的,聽助產士小紅姐為你講述那些生死相依、悲歡離合的產房故事。下一夜又會發生什麼呢?關注小紅姐的《深夜產房系列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