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產房:孕婦吃了婆婆帶來的催生肉,險成了母嬰難兩全的催命符

在我們醫院的婦產科,夜班從晚上5點鐘開始,到第二天早上8點結束。

每一天的深夜,在產房,都發生著不同的故事……

夜里,急診接診一位已經懷孕接近8個月的孕婦小田,主訴,突然出現上腹部疼痛伴惡心嘔吐,晚飯後腹痛症狀加劇,就趕快到醫院來了。

急診室里,小田只能半坐位,呼吸急促,腹痛難忍。陪同她的來的是她的丈夫,還有她的婆婆。焦急的望著小田,等待著醫生的診斷。

例行的常規檢查,血常規、血清澱粉酶、尿澱粉酶、肝腎功能檢測,發現,血澱粉酶947u/L,脂肪酶218u/L,這兩項指標都大大的超過了正常值。超聲檢查更是發現了胰腺水腫。

「這幾天,孕婦吃了什麼特別的東西沒有?」馬主任問孕婦的丈夫。

小田的丈夫看了看在一旁的自己的母親,說:「我媽媽上個星期從老家來看望我們,帶來了一壇子肉,我們老家流傳著這樣的習俗,孕婦懷孕快臨產的時候,要吃催生肉。」

「催生肉?什麼樣子的?」馬主任問。

「肉大約一寸足方光景,要切得端正,不偏不倚,燒熟送去,叫做「快便肉」、「催生肉」,意思是孕婦吃後,臨產快。」

馬主任點點頭:「病因也就是在這里了,孕婦患了妊娠期急性重症胰腺炎。」

「胰腺炎?跟吃肉有關係嗎?」小田問。

馬主任解釋說:「妊娠期急性胰腺炎,這種疾病可發生在懷孕後的任何時期。因為女性在懷孕初期受雌激素、孕激素的影響,膽固醇和甘油三酯會比正常時升高30%左右,並在孕後期達到高峰。這個時候,再過量的補充營養,很容易補過頭,導致血脂超標。60%以上的妊娠期重症急性胰腺炎,是由於高脂血症導致的。高脂血症孕婦,多是由於飲食控制不當導致的。惡心、嘔吐、上腹疼痛,是妊娠期急性胰腺炎的三大主要症狀。還有一些妊娠期重症胰腺炎可伴有發熱、黃疸、休克和消化道出血等症狀。」

小田的婆婆後悔的說:「就是幾塊肉,我就想著為了兒媳婦有力氣生產,誰知道竟有這麼大危害。」

馬主任說:「過去,生活條件差,人們營養狀況不好,元氣不足。孕婦吃了肉之後,能補充一定的能量,有利於生產時大量體力的消耗。是件好事兒。可是,現在不同了,您想想,現在的生活條件,哪位孕婦還缺乏營養,您再給孩子們吃這樣的油膩食物,肯定會有副作用的。」

小田的丈夫埋怨說:「就怪你,這肉吃的,吃出毛病來了。」

產婦的婆婆呢,也知道自己理虧,低著頭,像是一個犯了錯的孩子。

小田問:「馬主任,這病好治療嗎?」

重症胰腺炎,這種疾病栓塞風險大,極有可能危及母嬰生命。是一種非常棘手的妊娠合併症。很多是因為孕媽不注意飲食,暴飲暴食,造成了胰腺發炎,變成了母嬰都危險的催命符。

馬主任不想讓孕婦過多的擔心,影響治療。輕描淡寫的說:「你們放心吧,我們會制定出周全的治療方案,盡快的治療,消除炎症,小寶寶也是不受影響的。」

聽了馬主任的話,小田和家屬都松了一口氣。可是,回到辦公室里,馬主任卻犯了難。

有兩個難題擺在了馬主任的面前,第一,因為患有胰腺炎的是孕婦,如果用藥,肯定會影響到胎兒的正常發育。

第二,因為胎兒還沒有成熟,如果讓胎兒在孕婦肚子里呆的時間長,胎兒越好。可是延長孕婦的孕期,一旦孕婦上腹部疼痛感加重,進行外科手術,必須全麻,那對孩子是一種傷害。

最後,馬主任決定採取保守治療的辦法,盡量的延長小田的妊娠期,讓胎兒在肚子里多發育一段時間,同時,輸液促肺成熟藥物。對小田的疾病呢,進行精準的治療。由於是孕婦用藥,大多數治療胰腺炎的藥物都不能使用,馬主任每天早上都和幾位臨床醫生碰頭,每個治療方案都需艱難地抉擇。

三天過去了,保守治療後發現,這種辦法對小田根本無效,各項異常指標有降低,可是,幅度不大,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小田的腹部疼痛繼續、心慌、氣緊……如果這樣發展,有可能母嬰都有危險。

「怎麼辦?」

如果是在孕5個月,孕6個月,很可能就是保大人,舍胎兒,畢竟,母親的生命安全是第一位的。但是,在小田的病例中,胎兒已經接近8個月了,如果在此時出生,很大概率是可以存活的,兩害相權取其輕,馬主任決定採取「先剖胎兒再治母親」的辦法。制訂好了方案,馬主任又找來了兒科的白醫生,溝通胎兒出生後的早產兒監護治療辦法。取得了一致意見之後,和小田以及家屬進行溝通。

聽完了馬主任的方案,小田擔心的問:「早把胎兒剖出來,會不會有危險呢?」

沒等小田的丈夫說話,她的婆婆說:「沒事,還是大人要緊,我看,治療你的疾病更重要。」

馬主任又介紹了手術的風險。類似這種重症胰腺炎起病兇險,胰腺發生出血壞死,腹腔會出現大量血性滲出,急性滲出物和毒素可刺激子宮,引起持續性宮縮,最終導致子宮胎盤血循環障礙,胎兒缺氧而死亡。孕婦致死率可達20%~50%。

了解這些情況後,思慮再三,家屬接受了這種先剖宮產娩出胎兒,再治療產婦胰腺炎的建議。

臨手術的前一天,小田的婆婆找到了我。

「小紅醫生,明天手術,我兒媳婦,不會有事吧?」

「放心吧,馬主任是我們科里經驗最豐富的醫生,不會有事的。」

「那就好。對了,閨女,我這里有1000元錢,幫我給馬主任,謝謝她。」小田的婆婆從口袋里掏出了一個小紙包,里面是10張100元的鈔票。

我急忙推辭。

小田的婆婆死活把錢塞到了我手里:「你們不收,就是手術沒有把握,我這一晚上都睡不著覺的。」

我知道,這幾天,她天天在產房,陪著兒媳婦,精神上憔悴了不少。

我說:「好,我收下,我替馬主任收下。」

回到辦公室,我把這件事匯報給了馬主任,馬主任說:「把這錢交還給她兒子吧,讓她兒子也勸勸她,別想的太多。」

我找到了小田的丈夫,轉述了馬主任的意思。「老人也不容易,勸勸她,注意休息。」

「是,我爸死的早,我媽把我養大,也不容易。這回,來看望我們,本來想著能看到下一代順利出生。沒想到,因為一壇子肉,出了這種事,她也很內疚。」

我把1000元錢交給了她兒子。

小田的丈夫說:「哎,我媽來看望我時,為了省錢,臥鋪都不做,坐硬座來的。」

第二天,小田被推進了手術室,剖宮產生下一女嬰,早產兩個月,小寶寶體重4斤。剖出後,送到兒科監護室繼續進行肺成熟治療等,胎兒病情基本上穩定了。可是,更棘手的是小田的病情,小田術中胎盤娩出後,宮腔流出的血呈現的水粉顏料樣,還可以清晰看到漂浮在血液里的顆粒狀物質。

「這是什麼?」小橘子不解的問。

「這是明顯的脂血症」,馬主任說。

病因確認了,胎兒也娩出了,雖然治療起來,比較繁重,但是有一點好處,就是治療起來沒有顧忌。用藥,輸液,綜合療法,經過2星期的住院治療,小田的疾病得到了控制,炎症消退了,又過了四五天,就出院了。出院前,我開玩笑的對小田的婆婆說:「大嬸,回家,怎麼給兒媳婦補補呢?」

小田的婆婆說:「不敢再出什麼主意了,你們都是好人,還把1000元錢退給了我,我把這錢,給兒媳婦,讓她想吃什麼就買什麼。」

深夜的產房,什麼事都可能發生,門鈴每一次響起,都是生命在叩門。靜靜的,聽助產士小紅姐為你講述那些生死相依、悲歡離合的產房故事。下一夜又會發生什麼呢?關注小紅姐的《深夜產房系列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