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人能幸免於難

沒有人能幸免於難

沒有人能幸免於難

這幾天刷屏的事件中,我看到了非常多的憤怒。

最令我有感觸的一句話是,嬰兒要躲毒奶粉,幼兒要躲三色,少兒要躲問題yi苗,中年要躲p2p,老年要防某某藥酒,每一個時期,都有一個「老朋友」在等著你。

你想躲?躲哪兒去呢?放眼一望,都是相似的人與事。

千萬不要覺得自己是幸運兒。

事實上,撒下大網的時候,沒有人會是漏網之魚。

我有許多不問世事的朋友,平時只管風花雪月,不談新聞,甚至會對理想主義者嗤之以鼻:溫柔點,生活依然很美好。

但缺乏監督的市場,缺乏自由的批評,惡必然會潛生滋長,在陽光的背後蔓延,直到某一天,你發現它們就埋伏在你身邊。

他們回家翻孩子的記錄本,發現也有那家公司的yi苗。

這下蹦起來了:「已經超出忍受底線了。」

中產也好,權貴與底層也罷,所有人都在拼死拼活,創造價值,收取回報,以便讓家中老幼妻兒過得好一點。

但是,倘若我使出十八般武藝,依然無法護家人周全,努力便失去意義。

倘若我連孩子都保護不了,世界未免太過兇險。

大家的心聲只有一個:傷害我,我能忍!傷害我孩子,不行,我不答應。

我們家小十月剛滿4歲。又瘦,又多病。這兩天還在發燒。

他超級可愛。

我幾乎難以想像,當他經受這種人為的災難,我們會有多麼抓狂。

殘酷的是,你幾乎避免不了。

東家的有問題,西家的呢?南家的爆出不合格,北家的呢?

你總不能從吃的、到用的玩的穿的,全部進口。幾個人有這樣的經濟實力?又有幾個人有這樣的時間和耐心?

問題不在這里。

問題在於,我們所有人,都對房間里的大象視而不見。

我們笑而不語。我們說歲月靜好,你我都是時代的幸運兒。我們裝睡,對劈面而來的危機閉上眼睛。

但掩耳盜鈴,從來都不會讓惡消失。

成年人忽略的、縱容的,最終都會降臨下來,讓最弱小的群體付出慘重代價。比如孩子。再比如病人和老人。

我一直覺得,努力的意義,不僅僅是賺取生活的資本,不是買更大的房子,送孩子上更好的學校。

還應該努力為自己的孩子,掙取一個更健康、更安全、更自由的環境。

在這個環境里,沒有毒奶粉,也沒有毒針,更沒有這些那些避無可避的惡人。

當他們一直存在,中產的繁華幻夢,底層的晉升階梯,就可能一夕破碎。

你永遠沒有安全感。

孩子永遠沒有真正的樂園。

龍應台說,衡量文明的程度,不是看高樓大廈,不是看車水馬龍,看它怎麼對待弱勢,看他怎麼對待精神病患、對待民工、盲流,看它怎麼對待孩子、婦女和老人。

倘若弱勢人群一直動蕩不安,那麼,我們就應該反思。

但是,只有控訴是不夠的。

我們還得做。

去追問那些惡人,是否被遺忘了。

去看看那些犯過罪的團體,是否隨著時間的流逝,被寬恕了?

毒奶粉依然存在。

柴靜呼籲過的穹頂,依然充滿霧霾。

三色幼兒園甚至獲了獎,股票上升,開了更多的公司。盈利比以前更可觀,影響力比以前更大。

惡被懲罰了嗎?沒有。替罪羊走了,真正的惡魔依然在背地微笑。

所以,記住它們的名字。

不要忘記,不斷發聲。

也許只有在永不原諒的輿論中,危險才會減少一點點。

在一個著名的TED演講中,安德魯所羅門說:

「我曾經問過一個意見領袖,我能為那些沉默的弱者做些什麼?

他說,出去告訴每一個人。」



沒有人能幸免於難

推薦

沒有人能幸免於難

為了幫助每個寶爸寶媽,

特地開了一個以心理學解讀母嬰關係的公眾號——十月媽媽心理

這個號沒有控制,沒有說教,

只以溫柔的、和平的心理學專業知識,

陪伴每個媽媽和孩子成長。

考慮到一些媽媽太忙,

我們會將每篇文章,請央視配音員,錄制成唯美音頻分享給大家。

寶媽們可以一邊陪孩子,一邊覺察,一邊自我完善。

如果你喜歡高質量的家庭教育類文章,

如果你喜歡心理學,

如果你想了解以愛和自由,如何陪伴孩子成長,

十月媽媽心理吧,相信你不會失望!

沒有人能幸免於難

長掃以上二維碼

關注十月媽媽心理

沒有人能幸免於難

出去告訴每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