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旬失獨母親懷孕,醫院拒收,誰為獨生政策的代價買單丨今日話題

六旬失獨母親懷孕,醫院拒收,誰為獨生政策的代價買單丨今日話題

文 | 實習編輯 陳純妮

最近,67歲大齡失獨母親張恒試管懷上雙胞胎,產檢時遭醫院拒收的新聞引發熱議。4年前一場車禍,張恒失去34歲獨子。去年夫妻倆開始嘗試試管嬰兒,今年6月,張恒懷上雙胞胎,卻遭遇產檢難。她稱醫院都不收她,或建議引產。對此,有人認為她不負責任,是自私的,也有人為她感到悲傷,希望她得到支持。雙方的說法都不無道理,這種「悲傷又無奈」的悲劇究竟誰該買單?

大齡失獨母親情感寄托於再生,不是原罪

心理學論文《失獨老人心理困境分析與救助》里提到,失獨老人的情緒表現為:極度抑鬱、敏感,易動怒,恐懼,痛苦和孤獨。同時,他們會感到絕望:中國的老百姓很大程度上活的就是孩子,他們這個年紀的人,共同的話題也是孩子,沒有孩子,往往就什麼都沒有了。

張恒接受採訪時也提到,自己多年睡不著覺,需要靠安眠藥幫助睡眠,後來吃三片都沒有用。孩子沒了,家庭生活一下落了空,曾經也試圖走出來,抱養孩子未果,找代孕更是違法,情感沒有寄托,最終才自己尋找出這條生路。

「孩子是母親的命,也是我的精神寄托。我失獨的時候,沒人管我,最後我自己想出一個生路,卻封殺我?」 67歲的「高齡產婦」張恒為自己腹中的胎兒難過不已。

她現在的悲傷,也許經歷過被告知最好引產的母親都能體會,但張恒過去失獨的痛苦,大部分人一輩子都不會有真正的感同身受。當不夠理智的行為是為了彌補非己因素造成的悲劇時,誰也不能站在道德的制高點指責受害人。假如將4年前的車禍看作是插在張恒夫婦身上的尖刀,那麼指責張恒自私的人也許就是在他們傷口上撒鹽。雖然張恒的行為不夠理智,但用自私來形容她的行為還是言重了。張恒表示自己為接種試管嬰兒做足了準備,從2017年開始,加強了身體的鍛煉,每天堅持1000米的遊泳來提高身體的各項機能。同時,也考慮到了自己不在後小孩可以交由姐姐的女兒撫養,並不會增加國家的負擔。

事實上,目前大陸沒有對孕婦年齡做出法規限制,於法於情,大齡失獨母親情感寄托再生育都不是原罪。

但是 「生」有風險,「養」也存在風險

其實失獨家庭不是個案,大齡產子也不是首例,無論是國內還是國外都有六七十歲當媽媽的案例。2010年,60歲的盛海琳在失去獨女後冒險選擇了再生,希望借此安撫失獨後的創傷。5月25日,雙胞胎女兒智智、慧慧提前來到人世間。2016年,長春市吉大二院,一名64歲的「失獨」高齡產婦在閉經10年後再次通過試管嬰兒技術懷孕,並於12月28日剖腹產生下一個7斤4兩的男嬰,母子均安。2016年,72歲的印度老太太卡武爾接受2年多試管受精治療後,終於在丈夫79歲時生下了他們的第一個孩子,成為當時世界上年齡最大的初產婦。

但之所以張恒的行為被一些網友批評為不夠理智,是因為高齡孕育的成功個例,並不代表人類生育極限的普遍延長,媒體報導成功的個例也不會使高齡生育風險降低。

「生」有風險。雖然張恒表示自己衡量過風險,但是在她的處境,衡量風險時不免還是感性大於理性。一般來說,高齡孕產婦是指分娩年齡≥35歲的孕產婦,其妊娠相關風險均明顯高於非高齡孕產婦。調查研究表明,高齡產婦胎膜早破與早產發生率增大、妊娠期間易發高血壓和糖尿病、生出的孩子身體較弱、新生兒缺陷風險增高……其中,妊娠期高血壓疾病是產科常見疾患,占全部妊娠的5% ~ 16%,是孕產婦死亡第二大原因。「封殺」張恒的多家醫院也非帶有偏見地拒收,產檢結果顯示張恒因妊娠出現高血壓,就算不是67歲高齡,醫院也會在風險評估的基礎上對孕婦提出建議,張恒這個「衡量過風險的行為」在一定程度上是可能以自己的生命作為代價的。

「養」也存在風險。有網友直言「把新生孩子當做自己的情感寄托,有沒有想過這個情感寄托以後能寄托誰?」2012年,廣州秀東區,就有一對失獨再生育的老齡夫婦最終不堪生活壓力跳樓自盡,留下一對年幼的龍鳳胎不知何去何從。上文提及的成功個例盛海琳就在育兒的第八年也坦言「我的經歷不可仿效」。

六旬失獨母親懷孕,醫院拒收,誰為獨生政策的代價買單丨今日話題

盛海琳接受採訪

在一定意義上,任何人都可以為人父母,不管他是貧窮或者富有,善良或者惡毒,健康或者患病,這是生而為人最偉大的權利也是最讓人心酸的權利。讓人心酸的點就在於父母可以決定生不生下孩子,而孩子卻無法選擇父母。日本電影《小偷家族》就質疑「把孩子生下來就是母親嗎?」未來的事情我們無法預知,也許這對即將誕生的雙胞胎會健康地出生成長,會感謝母親給予他們的生命,也許他們會在承受不住生活壓力、他人眼光時埋怨母親帶自己來到這個世界。也正是這種不確定性,讓看官們力不從心,悲傷又無奈。

失獨父母的悲劇是配合國家政策所付出的代價,除了錢,政策和社會關愛也應該跟上

造成這種窘狀的原因之一是試管嬰兒技術的不合理運用,婦產科醫生蔡珠華解讀這次事件時表示,生命權應該高於生育權,醫療技術應該帶給人們更好的生活,而現在這個試管嬰兒卻帶給張恒可能死亡的風險。但是讓張恒除去這個選擇的話,問題又回到了對失獨老人的悲劇如何應對的層面上了。

據社科院的一項研究顯示,計劃生育使得中國人口過快增長的勢頭得到了有效控制,但是也同時製造了1.5億獨生子女,和超過100萬失獨家庭。預計到2050年,中國將產生1100萬失獨家庭。

失獨父母的悲劇是配合國家政策所付出的代價,失獨家庭的數量可能增加,出路卻還沒有被探索出來。長期沉浸在絕望中及高風險再生育都不該成為大齡失獨家庭的選擇,從張恒的採訪可以得知,她的這個選擇是無奈之舉,如果社會、政策沒有任何改變,越來越多的失獨家庭被無奈逼到這一步,效仿張恒的做法,社會可能出現更大的問題。

事實上,國家政策也一直從經濟補助、養老問題、住房問題等方面持續關注失獨家庭,並不斷推進新政策,想要給失獨家庭更好地補助和待遇,但是,除了錢、養老補助等,失獨老人的情感何處寄托,仍然是擺在全社會面前一個沉甸甸的問號。

雖然有相關政策鼓勵失獨家庭領養小孩,例如早在2015年,浙江省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等部門出台《關於進一步做好計劃生育特殊困難家庭扶助工作的意見》就表示,失獨家庭依法收養子女的,按戶給予一次性5萬元補助,但實際操作起來,領養小孩並沒有那麼容易,即使大陸收養法並沒有明確收養年齡上限,但道道程序操作下來,再加上排號等待的時間,很多大齡失獨家庭就在等待中年紀漸長,最後被告知年齡過大不適合領養小孩。2013年,湖南一位失獨母親為領養小孩四處奔波無果,就向當地社區和區政府提交了一份申請,希望政府能提供一個平台。對此,相關部門為其開出了一個失獨證明,讓福利院優先考慮其領養事宜,但並沒有起作用。

相較於長期的孤獨生活和冒死高齡生產,放寬對失獨者的領養條件,給失獨家庭多點希望,建立有利於失獨家庭與孤兒之間的養育機制,也許能在一定程度上緩解失獨父母精神無所寄托的問題。同時,社會關愛也該跟上,讓更多的「失獨者之家」落到實處,讓志願者給領養孩子未果的母親回信「我來做您的兒子」不再成為新聞,讓失獨老人感受到失獨不失家,人沒家還在,也許失獨老人就不會做出超高齡再孕這種不理智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