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女兒曾是「城市新留守兒童」,她認生、不愛打招呼,動不動就哭……

· 在家無法無天稱王稱霸,一出門就認慫秒裝「膽小鬼」?

·遇到親朋好友不肯打招呼,還低下小腦袋大喊快走?

·逢年過節走親訪友扒著人家門框,嚇得直躲不肯進門?

很不幸,以上場景,從 1 歲半開始,在我閨女小樹苗身上隨時出現。

雖然有時候我也會安慰自己,這也沒什麼不好,小樹苗同學對陌生人戒心這麼強,那說明她聰明有心眼兒啊,可能很難被「拐走」。

但是,更多的時候,作為父母,還是深深的焦慮和無力:這麼怕生,安全感這麼差,她將來該如何走向社會呢?

我始終認為,與人交流是孩子能力習得過程中最重要的一個部分,甚至可以說是生存的基礎,也是每一個孩子必須要學會的技能。為幫助苗苗克服「認生」,我在家人的幫助下,開始這樣做:

苗苗在婆婆家

說實話,我不是一個很愛孩子的人,我害怕小惡魔們的吵鬧,蠻不講理,任性。然而生下她,意外覺得還不錯,在各種煎熬中慢慢適應了這個小生命的到來,養育她的快樂也抵消了痛苦,使我的生命發生了莫大的改變。當然,這是後話。

最初,婆婆提出帶走苗苗回鄉撫養的時候,我內心的慶幸是大於不舍的。我甚至覺得這樣或許也有好處,可以讓她早早走南闖北,學會適應不同的人,適應不同的環境。

事實也證明,在許多次的來回輾轉中,小小的人兒興奮於不同的家,不同的風景,不同的玩伴,甚至愛上了坐火車和飛機。對於別離,她輕描淡寫,會小大人一樣對爸爸媽媽說:快去上班吧!至於哭鬧,也不過只有一次而已。

但是漸漸的,我發現,這種分離,在給苗苗帶來適應能力的同時,也在她內心深處留下了不安的影子。「家」總在變化,撫育者總在變化,她雖然被迫去快速適應不同的環境,但內心深處,心智發育並不成熟的她也開始本能地對這個世界防范和戒備。她更敏感易怒,更早學會了「察言觀色」,「陌生人焦慮」當然也會比一般孩子更為嚴重。

比如,當她在院子里一個人專注地玩一個玩具,或者想獨立做一件事情的時候,我會努力給她創造一個安全、集中的環境,不用任何事情去打斷她,把旁邊想來聊天,或者想來一起玩兒的小朋友暫時打發走。

再比如,帶她出門去遊樂場或早教課的時候,我會在一開始給她更多的陪伴,不強求她自己獨立完成課程,獨立去玩兒各項遊樂設施。我也會告訴老師,她需要父母多陪伴一會兒,爭取老師的諒解,在她熟悉老師、熟悉同伴、熟悉環境,建立起充分的安全感之後,再慢慢放手。

苗苗和我

一開始,她似懂非懂,但當我一遍遍跟她說,你看,每個寶寶都會有自己的朋友,也都會和朋友一起玩,他們在一起玩兒得多開心啊!苗苗居然也會跟媽媽說:我也有好朋友,我的好朋友是小熊貓!我還要去找更多的好朋友!

第二,通過角色扮演,跟她一起玩類似「找朋友」的遊戲,讓她明白,想和大家一起玩兒,想找到朋友,那就要先和大家打招呼、問好,介紹自己等等。

第三,先從小區里,同齡小朋友之間的交往入手,幫助她克服焦慮。在家時,我們會不厭其煩地跟苗苗念叨其他小朋友的情況:你看,住在樓下的是湯圓,經常穿著花裙子;住在對面的是西西,聲音很好聽;還有叮咚,他爸爸和你爸爸是同事,每天都一起工作。

第四,無論是誰在照看苗苗,每天都一定會花時間帶她下樓遛彎兒。遇到同齡小朋友,告訴她,你看,XX也出來玩兒啦,你要不要試著去跟她打個招呼?

小朋友們的身高相當,她會最大限度地降低戒心。一段時間以後,苗苗見到小朋友們,也敢上前一起玩,甚至還願意去西西家做客了。

苗苗和小朋友

第五,利用她喜歡出門玩兒的心理,在出門前事先告知今天的行程,告知她會見到誰,讓她自己說該怎麼做,比如,見到樓下的爺爺要喊什麼?當她真的這樣做的時候,及時給她回饋和鼓勵,給她點讚,告訴她這樣做真的太棒了!

最後,社會的大環境下,可能什麼樣的人也都有,如果遇到那些經常逗弄孩子,逼著孩子向他們問好的人,作為家長,我也一定會堅定的拒絕,帶著苗苗離開,讓她感受到父母的立場和對她的保護。

參考文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