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產房:七家醫院不敢收治的孕婦,子宮切兩刀,破解死亡之孕

  

在我們醫院的婦產科,夜班從晚上5點鐘開始,到第二天早上8點結束。每一天的深夜,在產房,都發生著不同的故事……

我們婦產科,經常接收其他一些醫院的醫生來進修,其中,秦醫生是最好學的一個,在我們婦產科進修了一年之後,秦醫生回到了自己的醫院,第二年,晉升成為了副主任醫生。

這天晚上,秦醫生給馬主任打了一個求助的電話。

「馬主任,我這里接診了一個病情特殊的孕婦,我想轉診到您哪里。」

馬主任笑著說:「什麼樣的孕婦呀,你這個高職醫生都解決不了?」

「孕婦頭胎是新式剖宮產。」

新式剖宮產和傳統的剖宮產的區別主要體現在縫合上。

新式剖宮產的縫合方法是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以色列一位醫生發明的,他的理論是壁層腹膜、膀胱腹膜反褶腹層有很強的自我修復能力,術後可以短時間內可自主愈合。所以,手術的縫合可以大大簡化。手術時間縮短後,出血量少,恢復也會更快。

從上世紀90年代,大陸一些醫院的婦產科進行過這種手術,通常,剖宮產需要剖開這些地方,從表及里的順序是:皮膚、皮下脂肪層、筋膜層、肌肉層、腹膜層、膀胱腹膜反褶層、子宮肌壁層。最後將羊膜腔打開,就會看到嬰兒的頭和身體。

孩子順利出生後,就需要替產婦縫合。傳統的縫合方式是,每一層都要縫合,得縫7層。新式剖宮產則簡化成子宮肌壁層縫合一遍;腹膜層、膀胱腹膜反褶層根本不需要縫合,再縫合腹直肌前鞘和脂肪皮膚全層就完成了手術。

簡單說就是縫3層和縫7層的差別。新式剖宮產縫合少,自然速度快。但由於縫合面不光滑,後續就容易產生黏連的問題。

腹腔的黏連,並不一定會馬上影響到日常生活,但如果要生育二胎,問題就來了。當產婦再次剖宮時,醫生看到的可能是廣泛黏連到哪里是正常組織都分不清楚的場面。這會給手術帶來很多不可控的因素,延長手術時間、增加出血風險。如果產婦還有一些別的情況,比如疤痕子宮、兇險性前置胎盤引發大出血,那就一下子成為「高危孕婦」。

馬主任說:「不就是擔心黏連嗎?那都不是事兒。」

秦醫生又說:「孕婦還是前置胎盤。」

馬主任說:「前置胎盤雖然兇險,但只要能防止大出血,還是可以手術的。」

電話那邊,秦醫生又說:「還有胎盤植入的跡象。孕婦目前懷孕已經8個多月了,輾轉去了七家醫院,可是,哪家醫院都不敢收,擔心生產時候有意外。」

還有胎盤植入?這下子,馬主任沉默了。

在臨床上,孕28周後,胎盤附著於子宮下段,甚至胎盤下緣達到或覆蓋宮頸內口,其位置低於胎先露部,稱為前置胎盤。前置胎盤是妊娠晚期出血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妊娠期的嚴重並發症。多見於經產婦,尤其是多產婦。

植入性胎盤呢,主要是胎盤植入異常而造成的。植入性胎盤的危險性在於,不能用手剝離,如果強行剝離,會發生出血、休克,穿破子宮肌肉,造成子宮穿孔和感染,後果會很嚴重,只能進行剖腹手術,緩解危機。

孕婦目前是前置胎盤和胎盤植入,再加上組織黏連,這幾種致命的胎盤異常情況糾纏在一起,絕對屬於死亡之孕,也怪不得前面這麼多家醫院不敢收治了,主要還是擔心不能保障孕婦的安全。

馬主任心里也在做著激烈的思想鬥爭。是呀,不接收,作為醫生,怎麼能拒絕患者的求助?接收,如果手術出現意外,又怎麼對得起孕婦的托付?

電話那邊,秦醫生說話了:「馬主任,我們醫院的確條件有限,我想來想去,只有您那邊可以幫助孕婦生產了。要不然,孕婦很危險。」

「好吧,你把孕婦送過來吧。」馬主任作了最終的決定。

三天之後,秦醫生親自護送著孕婦小胡轉診到了我們婦產科,詳細了解了小胡的病史後,馬主任又對小胡進行了詳細的身體檢查,做了核磁共振和彩超檢查,結果提示:孕婦前置胎盤並胎盤植入,明確診斷為兇險型前置胎盤。

我們都很清楚,小胡要想生產,只能剖宮產,而且,手術難度極大,很有可能出現不可控制的大出血,切除子宮都是小事,更危險的是會危及孕婦的生命。

馬主任找到了小胡的丈夫,還沒等馬主任說話,小胡的丈夫搶先開了口:「馬主任,您什麼都不用說了。秦醫生說,您是她的老師,您能接收我們,就是對我們最大的幫助了,我們完全相信您,就是手術出現了意外,我們也不會怪您。」

孕婦和家屬的通情達理,讓馬主任深受感動,也更加感受到了肩上責任的重大。

我們婦產科為小胡專門啟動了危重孕產婦多科討論機制,這種機制一年也啟動不了一回,但是,機制只要啟動,產科、婦科、重症醫學科、介入室、輸血科、兒科、手術室、麻醉科等科室醫生,都必要要加入進來,形成全員會診,我們也叫這種多科討論機制神仙會。

神仙會上,經過三個多小時的討論,為小胡制定了詳細的手術方案。手術方案主要包括下面這幾項要點:

第一,手術當天,要先進行經孕婦股動脈執插管預置雙側髂內動脈球囊,阻斷血供,預防大出血。

第二,血庫要備血5000毫升,急用。

第三,做好子宮切除準備。

第四,手術實行全麻。

第五,新生兒科手術室待命,重症監護室做好床位及人員配備。

第2天上午,馬主任率領著婦產科的精英團隊,包括秦醫生,一起上了手術台,為小胡在全麻下進行剖宮產術。劃開肚皮,馬主任就遇到第一個挑戰,因為小胡頭胎是新式剖宮產,盆腹腔黏連嚴重,胎盤覆蓋子宮後壁及子宮前壁下段,馬主任臨危不亂,仔細分離了黏連組織。

接下來,照常規,馬主任應該行子宮切口,手娩出胎兒。可是,手術台上,馬主任卻放下了手術刀。

「再照B超確認。」馬主任說。

馬主任的慎重是有道理的,如果不清楚胎盤的位置,一刀下去,切到了胎盤,引發大出血,就危險了。

術中B超顯示,胎盤位置位於整個子宮下段並完全覆蓋宮頸內口及前次剖宮產手術瘢痕處。

又一道難題擺在了馬主任的面前,一般剖宮產手術,手術切口都是在子宮下段位置,可是,小胡的具體情況,如果進行下段切口,勢必切到胎盤位置,大出血不可避免,怎麼辦?

馬主任決定採取分段解決的辦法,先是進行了子宮體部切口避開胎盤取胎兒,以減少小胡的失血,盡可能保住子宮。

胎兒順利的取出了,馬主任把新生兒交到了我的手上,簡單的清理後,新生兒阿氏評分10分,台下的新生兒科護士馬上接過了新生兒,送入了兒科病房進行監護。

新生兒安全了,手術台上,馬主任卻絲毫沒有松勁兒,產婦的情況還一點不敢放鬆,馬主任先是阻斷了雙側髂內動脈,縫合了子宮體部切口後,又在子宮的下段進行了第二次切口,因為先阻斷了雙側髂內動脈,再剝離胎盤,就沒有了大出血的危險,馬主任從容的剝離胎盤,植入的部分胎盤也都清除乾淨了,手術成功了。

一周以後,小胡和新生兒就順利的出院了,秦醫生卻沒有走,對馬主任說:「馬主任,我想再跟您學習學習,以後,再遇到這種死亡之孕的孕婦,我心里也有底了。」

深夜的產房,什麼事都可能發生,門鈴每一次響起,都是生命在叩門。靜靜的,聽助產士小紅姐為你講述那些生死相依、悲歡離合的產房故事。下一夜又會發生什麼呢?關注小紅姐的《深夜產房系列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