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再說產後抑鬱矯情,它曾差點要了無數媽媽的命

別再說產後抑鬱矯情,它曾差點要了無數媽媽的命

老公說我矯情

這句話一出來

我已經沒力氣生氣了

別再說產後抑鬱矯情,它曾差點要了無數媽媽的命

「老公的女友是我很熟的朋友……早上起來,我在準備早餐,老公會去叫朋友起床,會抱抱她、親親她,陪她在床上玩好一陣子,朋友才會起床,而且還一邊哭一邊鬧脾氣,就跟煩人的小孩差不多。」

最近,這篇「匪夷所思」的自述火了,只看了開頭的人會譴責這段看起來「畸形」的關係,但看到最後,一個評論把這件事引到了另一個方向:

「您好,您好像還沒意識到那位朋友就是您的女兒,可能是因為嚴重的產後抑鬱症,出現對親生女兒產生抗拒的狀況,您先生好像也沒發現您的狀況,請您快去醫院接受治療。」

對於剛對抑鬱症有所了解的中國人來說,產後抑鬱不外乎女性的情緒波動,「過一陣兒就好了。」

隨便打開一個瀏覽器輸入「產後抑鬱」,這些新聞會推翻你的認識:

別再說產後抑鬱矯情,它曾差點要了無數媽媽的命

傷害孩子、自殺、帶著孩子跳樓……十月懷胎後迎來新生,身份的轉變本應讓這些女性更加喜悅,對生活懷有憧憬,事實卻讓人錯愕。

據中國新聞網報導,產後抑鬱是屬於抑鬱症的一種亞型,一般發生於產後四周內,嚴重的可持續產後一至兩年。

《中國醫藥報》在發表的一篇《產後抑鬱離我們有多遠?》報導中指出,40%~80%的產婦在分娩後都會發生輕度產後抑鬱,臨床上稱之為「產後心緒不良」。

而據谷雨實驗室發布的《看見產後抑鬱:丈夫無法逃避的真相》視頻可知,中國有近60%發生抑鬱的產婦沒被診斷出來,50%被診斷出來的產婦沒有接受治療,20%的產後死亡由自殺導致,抑鬱是導致自殺的第一成因。

「老公說我矯情,這句話一出來,我已經沒力氣生氣了。」回憶起產後的那段日子,黃然的情緒依舊複雜。

91年的黃然結婚一年後懷孕,「懷孕的時候,雖然從早上一睜眼就開始惡心,時刻都想吐,但至少每個人都會關心你。可現在想起來,他們之所以關心我,不過是因為我懷了一個孩子。」

因為剖腹產的原因,黃然在醫院留了5天才回家。回到家後,她感覺有些不對勁兒。

「家里人為了方便,把孩子放到了另一個房間。我躺在房間里聽著他們在外面逗孩子,覺得自己很可笑。」

心理咨詢師小詩對此表示,「很多人認為女人生孩子天經地義,不是什麼大事,要大也是大在出生的孩子身上。但對每一個孕婦而言,懷孕,生產,是個體生命體驗非常重要的一環。」

沒有人意識到黃然情緒的變化。「我心里很煩,什麼都不說,每天都會哭。」

最嚴重的時候,黃然抬頭望著房頂,看久了感覺那里垂下了一根繩子,「好像就等著我把頭放上去,」或者看著窗外的天,「跳下去的話,感覺會和鳥一樣自由。」

談及妻子的這種變化,黃然的丈夫不以為然,「我不知道她有這麼多想法,可能是每天躺著太閒了吧。」

在黃然的堅持下,孩子回到了她的身邊,可有時候孩子會突然大哭,黃然有傷口在身坐不起來,「就看著孩子哭,我幹著急。」

聽到孩子哭後家人們會進來,黃然的丈夫責備她「怎麼當媽的」,黃然一下子就崩潰了,「仿佛孩子哭鬧全是我的錯,我是一個不合格的媽媽。真想不如死了算了。」

83年出生的劉夏結婚較早,26歲生下第一胎後繼續「戰鬥」在職場,「可能那時候年輕,生孩子沒覺得有什麼,也聽說過產後抑鬱,但覺得根本不可能發生在我身上。」

生下二胎後,劉夏來到婆家坐月子。「家里是各種不認識的親戚,從早到晚像走馬燈一樣,我連喂個奶都要抓緊時間,因為不斷有人來看孩子。」

因為家里人多,每個人對產婦和孩子都有點兒主意,未免會起衝突,每次吵架後都要告訴劉夏一聲,「這都是為了你好!」。

「有的時候一天能吵上五六次,我本身在婆家呆的就壓抑,聽到吵架就心亂如麻。」

「每天都過得很魔幻。」直到有一天,婆婆把水果送到屋里,放在一邊的水果刀在日光下一亮,閃到了劉夏的眼睛。

「雖然每天都很難過,但想死的想法都是想想而已,不知道那天自己怎麼就這麼有勇氣割腕了。」

談及劉夏這一次的自殺行為,丈夫說,「知道她被確診為產後抑鬱症有點兒意外,因為她是一個很理智的人,逼她走到這一步是我的失職。」

據中國新聞網發布的《湖南首個產後及生理期抑鬱門診開放 關愛產後媽媽》報導可知,產後抑鬱患病率為10%至15%,再次分娩時復發風險高達30%至50%。

心理咨詢師小詩解釋說,產後抑鬱發病機制不明,可能和分娩後體內激素的變化有關,也和家庭對產婦的支持、產婦自身生理、心理以及社會的綜合影響等因素有關。

8月31日,和睦家醫療聯合母嬰類社區平台寶寶樹在針對11000多名中國育齡女性進行調研後,聯合推出了《2018中國產後康復服務白皮書》。

白皮書中指出,有超過四成的女性用「鬱悶」、「煩躁」來形容坐月子時的心情,主要是家人關心不夠等原因造成的。

據中國精神科醫師協會的一份數據調查顯示:在患有產後抑鬱症狀的人群中,有超過10%的人如照料不周會發展成嚴重的抑鬱症。

談及如何應對「產後抑鬱」,心理咨詢師小詩說,「我會首先建議產婦接納這種不開心,允許自己處於這樣情緒低落的狀態。正面、負面情緒都是人類最基本的情緒。情緒不會消失,接納是比壓抑更好的處理方式。」

同時,她也建議產婦周圍的環境能給產婦提供支持,「懷孕時和生產後產婦會有一個落差,懷孕時全家都當她是寶,生產後全家都圍著孩子,這就要靠家庭覺悟了。長輩有可能覺悟不了,但一定要讓老公有這個覺悟,包括後續的家庭關係,親子關係應該是要居於夫妻關係之下的。

別再說產後抑鬱矯情,它曾差點要了無數媽媽的命

截圖來自:二更視頻

出月子後,黃然在丈夫的陪伴下來到醫院,經過診斷,黃然是中度抑鬱症,需要每天服藥。

黃然的丈夫對此表示,「可能女生容易想得多吧。」

目前,黃然已經回到工作崗位,「可能男性都不會覺得這有什麼吧,但只有我知道自己曾經離死亡那麼近。」

對真正經歷過死亡的劉夏來說,「產後抑鬱真的是魔鬼,我一天都不敢去想那段日子。」現在的她每天都努力讓自己過得豐富,會更多地關注自己的狀態。

在採訪最後,心理咨詢師小詩告訴周刊君,目前她也是一位孕婦,「如果到時我也產後抑鬱需要服藥了,我會果斷選擇服藥,讓孩子喝奶粉,畢竟我這麼愛我自己。」

(文中受訪者姓名黃然、劉夏均為化名)

文:《中國新聞周刊》新媒體記者 萬霽萱

值班編輯:莊兼程

推薦閱讀

別再說產後抑鬱矯情,它曾差點要了無數媽媽的命

通勤,正在「殺死」1000萬北京青年

別再說產後抑鬱矯情,它曾差點要了無數媽媽的命

秦嵐37:二十幾歲時,我不會接富察皇后這樣的角色

別再說產後抑鬱矯情,它曾差點要了無數媽媽的命

問題官員們紛紛投案自首,這是怎麼了?

別再說產後抑鬱矯情,它曾差點要了無數媽媽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