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完老父親的後事,兒女鎖了舊屋,卻發現狗朝著床底下不停地叫

86年的光陰,染白了李大爺的頭髮,雕刻出了他臉上的皺紋,掏空了他曾經健壯的身體,也磨平了他的脾氣。

辦完老父親的後事,兒女鎖了舊屋,卻發現狗朝著床底下不停地叫

李大爺與老伴育有一兒二女,兒子在縣城安家做小生意,兩個女兒則嫁到了附近的村裡,老兩口互相幫扶著,兒女時不時來看望,生活倒也過得去。

但幾年前,老伴先他一步離世,李大爺孑然一身,再加上傷心過度,短短數日就像是衰老了十歲,眼花耳聾滿頭白髮,腦子也不大清楚了,身邊只有一條大黃狗為伴,而大黃狗也已經老了。

辦完老父親的後事,兒女鎖了舊屋,卻發現狗朝著床底下不停地叫

就李大爺的養老問題,三個兒女早早就達成了共識,老爹勤儉了一輩子,該享福了,一開始兒子想把李大爺接進縣城住,沒幾天他就因為不適應城裡的生活而堅決要走;兩個女兒都想讓老爹來自己家裡生活,但去哪個都不合適,一來二去,李大爺執意要自己住,不給兒女添麻煩。

三個兒女只好商量好,每周末輪流回老家,給李大爺洗衣服、做飯、收拾屋子,也陪他說說話,如果沒空來那就多出些錢,絕不能短少了爹的用度。

辦完老父親的後事,兒女鎖了舊屋,卻發現狗朝著床底下不停地叫

每周末兒女來看老爹時,總會提前做好飯菜,讓李大爺放在冰箱,吃時候熱一下就好了,這飯菜,一半進了李大爺肚子,一半進了老黃狗肚子。

但,兒女也要忙啊……

漸漸地,兒子和大女兒來得越來越不及時,每次來呆的時間越來越短,多出錢而不過來的次數越來越多,一個月能見一次就不錯了,每次屁股都沒做熱就要走,只有小女兒堅持每周及時來看望老父親,陪李大爺說話,給他揉肩膀、打掃屋子。

而在周末以外的時間裡,李大爺獨坐老屋,昏暗安靜的屋中只有老黃狗溫順地趴在他腳下。

辦完老父親的後事,兒女鎖了舊屋,卻發現狗朝著床底下不停地叫

要了一輩子強的李大爺,到老卻失去了叫兒子、大女兒常來看看自己的勇氣。

村裡人經常來幫襯李大爺,他們都說李大爺命好,兒女孝順,總來看他還給他那麼多錢,可不像誰誰家的老爺子,兒女不待見,錢也不給人也不來,自己在家裡得了病都沒人管,那叫一個淒涼!

盡管李大爺嘴上總是說自己知足了,但心裡卻還忍不住想,只有小女兒心疼我,兒子和大女兒只知道給錢,看不見他們人,我要這錢有什麼用……

86歲,李大爺挺過了84的「坎兒」,但生命還是走到了盡頭。

臨終三天前李大爺就意識到自己不行了,叫來了三個兒女,但只有小女兒一刻不停地陪在身邊,兒子和大女兒剛接到電話時來了,但不一會兒就去上班了,只有晚上會過來看看。

辦完老父親的後事,兒女鎖了舊屋,卻發現狗朝著床底下不停地叫

李大爺安穩地走了,沒吃什麼苦,把老屋鑰匙留給小女兒,小女兒的家在鄰村,便只好鎖了門封存了老屋。

安葬了李大爺後,李大爺的兒女各自回歸生活,村裡人卻發現連續幾天夜裡鎖著的老屋都會傳出門響,仔細聽也不是風吹聲,而像是敲門聲,既擔心有髒東西,又擔心有人撬門進去,連忙給李大爺的三個兒女打了電話。

兒子和大女兒心中有愧,知道自己在爹生前孝心盡得不夠,竟是不敢進屋,而小女兒打開門,呆愣住了:屋裡發出聲音的,是那條老黃狗!

小女兒連忙求鄰居弄了點吃的給老黃狗,卻被它連叫帶拽地往床下引,仔細一瞧,床底有個鐵盒子,裡面裝著房契和一張存折,竟是李大爺的一生積蓄!

辦完老父親的後事,兒女鎖了舊屋,卻發現狗朝著床底下不停地叫

小女兒扔下鐵盒抱著老黃狗痛哭失聲,隱忍沉默的老父親,將他對兒女的愛藏在了盒子裡,托付給了忠心的老夥計。

關注我,每日孕產早教知識全分享!

陪伴孩子一同成長的公號:育兒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