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所有人,都幸福如常

  唐松

幸福如塵,如影隨形,卻往往被我們忽略。對於幸福,每個人有著自己的定義。於我而言,家人們平安健康,能做自己喜歡的事,便是最大的幸福。我願所有人,都幸福如常。

和往常一樣,回到家,把女兒的牛奶沖好。喝完牛奶,女兒坐在床上,玩著手中的玩具。我走進書房,準備讀幾篇文章。書架開始晃動,房屋開始晃動。我沖出書房,去看母親和女兒。母親已經抱起女兒,快步跑進廁所,女兒緊緊抱住母親。我靠在牆角,安慰著女兒。

喧嚷聲,馬達聲,哭鬧聲,交織在一起。小區門口,很快就擠滿了人。地震了!地震了!哪里地震了,震感好強?大家紛紛拿出手機,焦急地打電話。親人、朋友和同窗,很久沒有聯繫,卻因為地震將距離拉得如此近。關愛也許會遲到,但永遠不會缺席。

地震初期,信息中斷,電話也無法撥打。想起汶川,想起地震中坍塌的房屋,心中久久不能平靜。只願所有人,都平安如常。父親平安,妻子平安,小妹平安,家人和自己長寧的朋友都平安。心中的石頭,緩緩落下,幸福總是眷念善良的人。

女兒像一只小貓,依然沉默不語,伏在母親的肩膀上。我抱起她,說:「甜甜,爸爸給你講故事吧。講什麼呢?」

「講農夫和大雁吧!」這是她最喜歡的故事,百聽不厭。

講著講著,她臉上泛起了笑容。女兒又恢復了往日的活力,嘴里念叨著:「不怕!爸爸保護我,媽媽保護我,奶奶保護我,爺爺保護我……」

小孩子的幸福,總是很簡單。有人關愛,有人陪伴,她們不用理會地震為何物。女兒不再害怕,母親也不再擔心。小區門外的茶攤,大大的雨傘將雨滴阻擋。我給母親點了一杯茶,女兒在椅子上玩耍。然後,準備趕往學校,不知孩子們是否正在恐懼?

叫滴滴快車,沒人回應,連三輪車都不見蹤影。一輛輛汽車,魚貫而出,都往新城方向駛去。汽車越多,汽笛聲越雜,心里越是煩躁。沒辦法,無車可坐,只能老家朋友驅車來接。

到校門口時,正碰上一位朋友大吵大鬧。一個父親,想見自己的孩子,卻被門崗攔住了。不久,一個孩子走出來,這位父親終於平靜下來。這時,其他孩子們都在操場上,都平安如常。危難時,所有父母都想到自己的孩子,都擔憂自己的孩子。然而,所有的孩子都等待著我們的善意。

來到操場,很遠就聽到孩子們的歡呼聲。松哥來了!松哥來了!其他班孩子也跟著呼喊。小代提高著嗓門,開心說道:「松哥在,便心安。」羅栗蘭把板凳遞給我,詢問腿腳是否痊愈。不多言,不多語,很文靜的孩子總是將愛放在心里。寥寥數語,我才發現,原來自己是孩子們的依靠。

地震並不可怕,人世的溫暖,足以撫平所有的傷痛。我願所有人,都幸福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