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千湖島女童失蹤事件和新城控股女童性侵事件,最大「義務方」在監護人這

杭州千湖島女童失蹤事件和新城控股女童性侵事件,最大「義務方」在監護人這

文:我不是隔壁的老舅爺

杭州千湖島失蹤女童事件:

7月4日,浙江杭州9歲女童章子欣被家中倆租客帶走,未按約定帶回孩子,8日凌晨,兩租客在寧波自殺身亡,女童至今下落不明。經調查,女童下落已鎖定在象山,搜救人員稱已有200人參與搜救,山上水里同時搜尋現租客夫妻自殺,女孩下落不明。

杭州千湖島女童失蹤事件和新城控股女童性侵事件,最大「義務方」在監護人這

為什麼租客就那麼輕易就能帶著女童,據女童父親說:再三叮囑女童的爺爺奶奶不要讓人帶走,可最後還是同意帶走了,這是爺爺奶奶的心大,還是不管自己孫女死活呢的,任誰一個正常人都無法讓自己家里的貓貓狗狗被陌生人帶走,何況是一個人,還是一個小女孩,這真的是有點把自己的孫女往「火坑」里推了。

杭州千湖島女童失蹤事件和新城控股女童性侵事件,最大「義務方」在監護人這

展開全文

新城控股性侵女童事件:

據報導,帶走女童的周某有吸毒史,而受害女童母親按理來說應該也知道這個周某的一些情況,都是一些負面情況,為何還讓周某帶著自己的女孩外出上海,不是對吸毒的人有偏見,而是要是是你的女兒,你會任由自己的女兒和吸毒並且長期做人家情婦的人玩嗎?我相信周某的情況女童母親或多或少了解一點,如果對周某一點不了解也讓帶走,更加失職母親這個身份了。

杭州千湖島女童失蹤事件和新城控股女童性侵事件,最大「義務方」在監護人這

兩個案件中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監護人心太大了,兩個小女孩,都才9歲,就算現在的孩子再怎麼早熟,那也是孩子呀,不是每一個孩子都可以像《小鬼當家》里的小男孩一樣把壞人玩的團團轉,作為監護人的你們是在給自己孩子增加人生履歷嗎?哪怕這些「經驗」會告別人間,或者是萬劫不復的,你們真的做好了做父母的職責了嗎?

日本作家伊坂幸太郎說過:一想到為人父母不需要考試,我就害怕的要命。

如果在這麼重要的事情還是僥幸和心大,我真的覺得這類人為人父母真心不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