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滋兒童的血與淚:這世界,我寧願沒有來過!

文丨桃夭夭

這是一篇以孩子口吻寫的文章,看完讓人淚崩!

我叫安安,生活在西南地區,是奶奶給我取的名字,她希望我一生健康平安,可是事實上卻不是這樣,因為我是一名愛滋兒童。

我還未出生時,母親感染了愛滋,聽媽媽說,是爸爸傳染給她的,可是媽媽沒有及時發現,直到她臨產時,醫生抽血化驗,才發現媽媽被感染上了愛滋。

愛滋兒童的血與淚:這世界,我寧願沒有來過!

媽媽說,聽到消息的那一刻,她感到天旋地轉,世界在眼前崩塌,她陷入了無邊的絕望,哭泣了好幾天,不止是為自己,更是為將要出生的我。

她也想過放棄我,她害怕這種病會殘害我的一生,可是,來不及了,我已經40周了。

當時媽媽入住的是一家民營醫院,因為媽媽病情特殊,醫療力量不夠,那家醫院沒有接收媽媽,他們讓她轉到了一家三甲醫院。

幾天後,在醫生層層手套的保護下,我出生了。

媽媽很愛我,但在我的記憶里,她看我的時候,眼里總有淚光,可幼小的我並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爺爺奶奶也很疼愛我,但對我的疼愛當中又有一絲隔閡。

有一次,我因為玩水果刀,手指不小心被劃了一條口子,看到噴湧而出的鮮血,我嚇得哇哇大哭,媽媽沒在家,只有我和爺爺奶奶,聽到我的哭聲,奶奶跑了出來,看到地上的血,她拿出一塊棉布,讓我自己捂住傷口。

在我的記憶中,他們很少親我抱我,不像別人的爺爺奶奶那麼親熱。

隨著時間的流逝,我也慢慢的長大了。

愛滋兒童的血與淚:這世界,我寧願沒有來過!

展開全文

從小我的身子就弱,經常感冒發燒,個子長得也很慢,直到上小學了,我看起來仍像個四五歲的孩子。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同學們都不愛和我玩,他們看我的眼神就像瘟疫,仿佛我是一個可怕的魔鬼。

他們嘴里常常譏諷我:你有愛滋病,走開,我媽不讓我和你玩。

我孤獨的走在同學之間,感到那麼寂寞與傷心。

我渴望有一個玩伴,我可以和他們一起奔跑,一起跳躍,一起去老槐樹下摘槐花,一起去小河邊捉螃蟹。

面對我的傷心難過,老師沒有為我說過一句話,在這里,我就是一個多餘的孩子。

我病了,很嚴重很嚴重的病,我忽冷又忽熱,呼吸困難,仿佛要窒息一般,我努力的呼吸每一口空氣,可是我的力量又那麼微不足道。

愛滋兒童的血與淚:這世界,我寧願沒有來過!

媽媽坐在床頭看著我,她哭的那麼傷心,她是那麼捨不得我,可她又仿佛從開始就知道了一切。

這一天,我的生命定格在了6歲零10個月。

我這短短一生,陽光那麼少,只有無盡的病痛與歧視充斥我的生命,我從未做錯什麼,可命運為何要如此待我?如果有得選擇,我寧願從未來過這世上。

愛滋病是嚴重威脅生命健康的傳染病,可通過血液,性,母嬰垂直傳播等方式進行傳播。

成人之間,性傳播是最常見的傳播方式,如果母體被感染愛滋,則病毒可透過胎盤屏障感染胎兒。

愛滋病會威脅兒童生命安全,他們的生存質量很差,而來自社會的歧視也是他們痛苦的原因,這種痛苦,更是誅心,人情冷漠,他們感受不到愛。

防治愛滋的主要舉措之一,就是潔身自好,做到不濫交,有固定的性伴侶,健康的夫妻關係,使用保險套,減少疾病傳播途徑。

為了下一代的健康,父母們,特別是父親,好好管住自己的身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