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 | 我的愛有多深,我的牽掛與不舍便有多長

雖然我的翅膀斷了,我的羽毛脫了,我已沒有另一半可以比翼,可是那顆碎成片片的心,仍是父母的珍寶。

– 2 –

以後我又想到過這份欠稿,我的答案仍是那麼簡單而固執:”我要守住我的家,護住我丈夫,一個有責任的人,是沒有死亡的權利的。”

雖然預知死期是我喜歡的一種生命結束的方式,可是我仍然拒絕死亡。在這世上有三個與我個人死亡牢牢相連的生命,那便是父親、母親,還有荷西。

如果他們其中的任何一個在世上還活著一日,我便不可以死,連神也不能將我拿去,因為我不肯,而神也明白。

前一陣在深夜裡與父母談話,我突然說:”如果選擇了自己結束生命的這條路,你們也要想得明白,因為在我,那將是一個更幸福的歸宿。”

母親聽了這話,眼淚迸了出來,她不敢說一句刺激我的話,只是一遍又一遍喃喃地說:”你再試試,再試試活下去,不是不給你選擇,可是請求你再試一次。”

父親便不同了,他坐在黯淡的燈光下,語氣幾乎已經失去了控制,他說:

“你講這樣無情的話,便是叫爸爸生活在地獄裡,因為你今天既然已經說了出來,使我,這個做父親的人,日日要活在恐懼裡,不曉得哪一天,我會突然失去我的女兒。

如果你敢做出這樣毀滅自己的生命的事情,那麼你便是我的仇人,我不但今生要與你為仇,我世世代代都要與你為仇,因為是——你,殺死了我最最心愛的女兒。”

蒼天在上,我必是瘋狂了才會對父母說出那樣的話來。

– 3 –

我又一次明白了,我的生命在愛我的人心中是那麼的重要,我的念頭,使得經過了那麼多滄桑和人生的父母幾乎崩潰,在女兒面前,他們是不肯設防地讓我一次又一次的刺傷,而我,好似只有在丈夫的面前才會那個樣子。

許多個夜晚,許多次午夜夢回的時候,我躲在黑暗裡,思念荷西幾成瘋狂,相思,像蟲一樣地慢慢啃著我的身體,直到我成為一個空空茫茫的大洞。

夜是那樣長,那麼黑,窗外的雨,是我心裡的淚,永遠沒有滴完的一天。

我總是在想荷西,總是又在心頭裡自言自語:”感謝上天,今日活著的是我,痛著的也是我,如果叫荷西來忍受這一分又一分鐘的長夜,那我是萬萬不肯的。幸好這些都沒有輪到他,要是他像我這樣的活下去,那麼我拼了命也要跟上帝爭了回來換他。”

失去荷西我尚且如此,如果今天是我先走了一步,那麼我的父親、母親及荷西又會是什麼情況?

我從來沒有懷疑過他們對我的愛,讓我的父母在辛勞了半生之後,付出了他們的全部之後,再叫他們失去愛女,那麼他們的慰藉和幸福也將完全喪失了,這樣尖銳的打擊不可以由他們來承受,那是太殘酷也太不公平了。

要荷西半途折翼,強迫他失去相依為命的愛妻,即使他日後活了下去,在他的心靈上會有怎麼樣的傷痕,會有什麼樣的烙印?如果因為我的消失而使得荷西的餘生再也不有一絲笑容,那麼我便更是不能死。

– 4 –

特別主播

李夢

中國內地90後女演員,代表作《天注定》《火線三兄弟》《少年巴比倫》《解救吾先生》等。

作者:三毛

來源:《不死鳥》

選自《夢裡花落知多少》

監審:袁建

監制:葛素表、劉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