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基友一輩子!紐約男版「五美」瘋改合租房 | 大開眼戒

今日主題

《歡樂頌》「五美」的故事已落幕,但還有無數合租房裡的故事在上演。2202的樊勝美、關關和小邱合租關係情同姐妹;而現實往往是,你住進新家幾個月了,和室友不是冷臉相對就是已然撕逼,或者甚至從未見面。五個來自紐約的理工男聲稱,如果能有機會和好基友住在一起,願意合租一輩子。當然好基友中最好有建築師,才能打造屬於五個男生的烏托邦!

遊樂園裡的淘氣堡

這個項目由Serban Ionescu,Jim Dreitlein和Justin Smith三個好朋友兼建築師共同設計建造,為了探索群體居住的可能性。很難想像這個身藏在紐約布魯克林的建築試驗項目,才花了4000美元

👇五兄弟隆重登場

一黑一黃的兩個居住單元被建在紐約的一個頂層閣樓中,狹窄而緊湊,但絕不簡陋,充滿了設計師的奇思妙想。從外邊看起來就像是遊樂園裡的淘氣堡,完全顛覆了人們印象中的群居生活,恨不得鑽進去一探究竟。

前面看起來很抽象的兩個黑黃建築單元中其實隱藏著五間臥室,每間都有裝配好的床鋪、書桌和儲藏空間。特別設計的開口和可以手動操作開關的天窗是臥室裡的通風設備,也將明亮的光線從閣樓的大型窗戶外引入了臥室的每個角落。厚實的木質結構牆體保證了每個人的空間私密性。

設計的過程卻反反復復。只有當時間和預算都吻合了,他們才開始繪制草圖並動工,前後一共花費了五個月。Ionescu說:「這幾個月裡我們一直都像露營一樣,每晚把床墊鋪成一排,在地上睡覺。

這兩個建築單元的大部分門窗都面向南邊,朝著閣樓內已有的大型窗戶。這樣可以讓光照到建築的內部。建築中間的楔形走廊外寬內窄,即使住在最內側,也同樣可以看到窗外的景色,呼吸到新鮮的空氣。

這樣一個「樓中樓」,

該如何規劃閣樓內部的功能分區呢?

因為無兄弟預算有限,除了兩個連接的建築單元外,灰白水泥構築的高大牆體仍為五個室友留下了巨大的工作閱讀區和起居餐廳。

靠窗的一面牆上不僅安裝了直逼天花板的巨型書櫃,還有一個橫貫玻璃窗前的工作台留給Dreitlein和Ionescu。他們正在合作一個小型的建築藝術實驗項目。而這個公共空間的工作台,自然就成了他們繪圖和製作模型的工作室。

設計師們有意把兩個建築單元緊湊的安排到了閣樓的一側,給閣樓留下了廚房、餐廳的寬敞位置。很難想像這樣布局的原因是為了——方便開趴體

Ionescu說:「正因為我們都是好盆友,這樣的群居試驗才能奏效,不然和陌生人怎麼搞?我們希望這個閣樓變得有趣、好玩、易於社交!」

男版「五美」的閨房分別長什麼樣?

在Justin Smith的房間裡,天花板上儲物格擺滿了他喜歡的藏書和藝術品。對於他來說,休息空間、書桌和儲物空間是他最基本的需求。他和另外兩位設計師精心考量了每個房間的床鋪排布,最大程度地保證了隔音效果和空間的私密性。

一個天窗橫貫Dreitlein的屋頂。除了更好的采光效果之外,躺在床上的時候也減少了低矮空間的壓迫感。

站在開放的廚房往裡看,透過幾個不規則形狀的窗戶,裡邊就是Ionescu的臥室。盡管他們在設計時十分重視私密性,但還是兼顧了室內空間和公共區域的互動

Ionescu是一個絕對的外貌協會,房間內的擱板上擺放著他的各種收集。他把自己比作一個解構主義者,他既喜歡那些16世紀的手工藝飾品,也對新藝術主義充滿了興趣。

Ionescu的床上,還有一只傲慢的黑貓,透過上面的窗戶,可以看到閣樓南邊的圖書櫃。

如圖中看到的一樣,大家把Narek Gevorgian的臥室稱作「洞穴」。為了彌補房間在層高和采光兩個方面的缺陷,設計師在施工過程中嘗試了兩種不同顏色的塗料粉刷牆體,大膽又充滿活力。

走過狹窄的玄關再踏上一個陡峭的樓梯,Eric Juron的臥室像一個閣樓一樣藏在整個群居建築的內側,他的臥室有透著一種屬於「男生宿舍」凌亂不羈感……透過書桌前邊的窗子看下去就是兩個建築單元之間的走廊。

而除了走廊之外,建築單元內部的剩餘空間也都被設計師利用了起來。像這樣一個狹窄的地方正好被用作了一個合適的衣帽間。

看完了五個年輕人的群居體驗,是不是讓你蠢蠢欲動呢?合租原來也可以這麼美好!

你曾經合租過嗎?

遇到過什麼樣的室友?

期間發生過哪些

讓你流或者流口水的故事?

快分享給我們!

文章來源於Dwell

作者:Mimi Zeiger

攝影:Spencer Lowell

編譯:於昊楠

想約「住藝設計師」設計你的家,請點擊「閱讀原文」或撥打客服電話4000-600-636

內容太精彩,沒看夠?還有這些家在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