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德芬:親密關係是人間最大的幻相

張德芬:親密關係是人間最大的幻相

導語:親密關係是人間最大的幻相。表面上夫妻、伴侶生死與共,執子之手、與子終老,但實際上,我們都還是孤獨的個體,沒有人可以和你完全的融合,滿足你內在的所有需求。最佳的親密關係其實就是:做你自己想要的那種父母,去照顧、安慰你的內在小孩。

親密關係與父母關係

每個親密關係有問題的人,一定都是與父母「有未完成的事項」。他們的父母關係一定有很大的問題,其實,說白了,每個人都是在親密關係中,尋找童年的遺憾。有些人很幸運,真的找到了一個像爸爸或媽媽的愛人,但有些人則是必須面對兒時的舊痛,勇敢的在親密關係當中去修復。

我就碰過一些童年缺乏父愛和母愛的人,她們非常清楚自己想要什麼樣的伴侶,所以通常會找到一個跟自己條件有些差距的人(年紀大很多,相貌比較平凡,或是經濟條件不佳等),因此對方會特別珍惜、疼愛她們。而那些不清楚自己想要什麼樣的關係的人,如果就這樣一頭栽進婚姻裡,通常就會被迫重溫兒時的惡夢:小時候不被父母尊重的人,會被伴侶鄙視。小時候被打罵的人,會被伴侶暴力相向。小時候缺乏溫情的人,也會找到比較冷漠的伴侶。所以,非常清楚知道自己要什麼的人,通常可以在親密關係當中少受苦。

親密關係是最好的修行道場

有人說,親密關係是最好的修行道場,一點也沒錯,不過,不是每個人來到這個地球上都是正兒八經的來修人生功課的,我不覺得人生需要如此嚴肅看待。但是,當我有過不去的坎兒的時候,我會把它視為我人生的功課,心甘情願的去修它。

像我的前夫,就非常像我的父母:對我有很高的期望,以我為榮,但是又會非常嚴厲的要求我、批判我。當我結束與他的關係之後,我發現,這門功課我已經修完了。我不再那麼在乎母親的批判了,而父親對我的期待我也可以像一條魚一樣,輕輕鬆松的把它甩開。當我能做到不再把父母的意見、期待、喜怒哀樂背在我身上的時候,我和他們的關係其實更好、更融洽了。

親密關係像一本銀行的帳本

但是,我認為有一個比喻把親密關係說得很妙:親密關係像一本銀行的帳本,你需要不斷存錢進去。每次有爭執的時候,可能就會從裡面提錢出來。如果不再繼續存錢,總有一天會透支。但是婚姻通常是讓兩個人都不願意再往裡存錢的重要心理因素。一方覺得:都結婚生孩子了,妳跑不掉的,所以我可以任我的性子做我自己,不需要講道理,也不需要改變我自己。對另一方來說,這種行為和想法,就是在帳本裡面不斷的掏錢。

我和前夫結婚的時候,我告訴他每個月我賺的錢要拿一些回家孝敬父母,他立刻反對,他的說法是:「妳嫁給我,妳就沒有家了,現在是我們的家,這些錢不是妳的錢,是我們的錢,妳不可以拿回家給妳父母。」我當時很傻,覺得他說的話也有道理,而且他態度堅決又霸道,沒有得商量,我也就委曲求全的答應了。不過我還是盡量想辦法挪錢回家給父母,但是在我們的感情帳本上,每次想到這件事情就是一個透支。我當時也傻到不會去問他:「既然是我們的錢,為什麼你一個人來決定它該怎麼用?」

我回首那段失敗的婚姻,我最大的感慨就是:前夫沒有在婚姻中贏得我的尊敬,他沒有繼續在我們的帳本裡面存錢,最後帳本的錢被領完了,透支了,他也渾然不覺。而我應該要學習如何好好溝通,告訴他我心裡的真正感受,而不只是在心裡埋怨他,也賭氣不往帳本裡面存錢,任由那本重要的支票簿透支了。

愛人是我們的鏡子

面對現在的愛人,我的態度是:不斷拿他來照鏡子。每次對他有要求、埋怨的時候,我也許還是會發泄出來,但是心裡清楚明白他只是在提醒我內在沒有修好的那個部分。像我最害怕他的冷暴力,一有爭執就冷漠以對。他的這種行為映照到我內在那個害怕被遺棄,害怕去感受孤獨的小女孩。所以,每次有這種情形出現的時候,也許是當時,也許是事後,我都會看到自己內在那個在黑暗中哭泣的小女孩,我會把注意力回收到自己心裡,在那裡安慰她,陪伴她。

做你自己想要的那種父母

有一位老師說過,親密關係是人間最大的幻相,我的確感覺如此。表面上夫妻、伴侶生死與共,執子之手、與子終老,但實際上,我們都還是孤獨的個體,沒有人可以和你完全的融合,滿足你內在的所有需求。與其去要求對方來迎合你或是為你改變,倒不如看進自己內心深處,找到那個童年受創的小孩,跟他好好對話、相處。所以,最佳的親密關係其實就是:做你自己想要的那種父母,去照顧、安慰你的內在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