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飯在鍋裡,我在床上

  

最飲食男女的情話就是「飯在鍋裡,我在床上」。還有人把飲食與男女對號鏈接,比如:新婚伉儷如熱炒;中年夫婦似燉菜;老年夫妻好比一鍋靚湯;離異男女猶如煮到一半的湯;再婚家庭好像隔夜菜混在了一起;未婚同居者仿佛自助餐;一夜情和婚外戀如同無證商販的小吃。看來,愛情注定和飲食難分,飲食注定要和愛情做伴。說到底,愛情就是吃飯與睡覺。非常物質化卻也非常真實生動。

能在一起做一輩子飯吃是天大的緣分,有緣人才會每頓飯都在一起吃,吃出來的愛情比說出來的愛情更堅貞,這是最純粹的真理!沒有比吃飯更能檢驗兩個人的愛情了,做愛還可以中止,七老八十誰會天天把性掛在嘴上,但吃飯是要吃的,能每天笑盈盈在一起吃飯,那是人生的樂趣,那是愛的境界,甚至離了你他吃得不香睡得不好,再好的美味佳肴也是良辰美景虛設,想想就有了愛情的味道。

兩口子吃到地老天長的並不多,能把自己的口味融合到對方的口味裡,然後逐漸走向統一,那是吃的最高境界,日久天長,愛情就在那一口飯裡了。

床上的事情是最飲食男女的事情了,一旦不能找到同床共枕的人,再好的愛情又能如何?能枕著一個人的胳膊入眠,能聽他細細的鼾聲,能在半夜睡夢中看他的醜態,那是夫妻們必須一起做的事情。 床下不能解決的事情,放到床上往往勢如破竹迎刃而解,有一句俗語,夫妻吵架不過夜,說的還是床上的恩愛。留住一個男人的心何需要太多,把飯做好在鍋裡,然後在床上等他,呵呵,再想去采野花的男人也是有賊心沒賊膽,這樣的老婆,打著燈籠也不好找的。

而如果男人把飯留在鍋裡把自己留在床上,做他的妻子真也是幸福,想想他就有一種撒嬌的感覺,雖然他的手藝不好,雖然他一直馬馬虎虎忘記你的生日,但又有什麼要緊,那個急急的人在床上喊著:好了沒有?洗完了沒有?快了沒有?我真急了。 那一刻,才是你最幸福的時候呢,小跑著,微紅著臉笑嗔著:急什麼急呀,心裡卻是歡喜著,滿臉的幸福和愛情,有誰說,飯在鍋裡我在床上是最俗,錯了錯了,那才是我們凡俗的愛情,有滋有味,有情有調呢。


以下是一個男性朋友對「飯在鍋裡,我在床上」的詮釋———

每天我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家,好希望聽到一個溫柔的聲音,「老公,你回來啦?飯在鍋裡,我在床上。」是哦,那一刻,也許會被幸福徹底地浸透。呵呵,如果這句話反過來說,也許意味就沒有那麼可愛了,也就平淡了許多。想像一下,當你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家,聽到她說「我在床上,飯在鍋裡」,那種愛意就淡了許些,只是很平常的一句招呼而已。然而再夢想一下:當我回到家裡,她說,飯我已為你留好了,在鍋裡,我也為你準備好了,在床上。原來生活可以這樣幸福!

不知道用那條「飯在鍋裡,我在床上」的簡訊誘惑男人回家的聰明女子,事後有沒有認真想一想,真正令男人乖乖往家趕的,究竟是鍋裡的美食還是床上的美人?該是兩者兼而有之吧?飲食男女的愛,是俗到極至的愛,也是人間最本真的愛。

一個男人,辛苦遭逢起一經,日出而出,日落而歸。勞累了一天,華燈初上的時節,推開家門,輕柔的燈光,飄緲的花香,悠揚的音樂,窗明幾淨的廳堂——如此溫馨,如此小資,如此羅曼蒂克,雜念之中,還想什麼安妮寶貝,等什麼芙蓉姐姐?一切盡在這個春風沉醉的晚上!放下疲憊,融身於兩人世界:三葷一素,飯菜俱全,一種安富尊榮的滿足感,一種坐享其成的安慰感,一種其樂融融的歸宿感,油然而生!倘是美人在床,含情脈脈,小鳥依依。此時此刻,斯情斯景,又怎一個「爽」字了得?真是「得成比目何辭死,願作鴛鴦不羨仙」!

可現代女子又有幾個甘願「飯煮鍋裡,人躺床上」呢?自從女同胞們把「在家從父、出嫁從夫、夫死從子」的封建糟粕連同「婦德、婦言、婦容、婦工」這四把枷鎖進行徹底地社會主義改造以後,她們贏得了「女人可撐半邊天」的充分尊重和莫大榮耀,並堅定不移地走上了「生活自理、經濟自立、婚姻自主、工作自強」的有中國特色的婦女道路。利用「一哭二鬧三上吊」等行之有效的方法,橫掃一切大老爺們,進行了史無前例的「女權」運動,取得了家庭財政、家庭外交、家庭立法等重大領域的重大突破。成功從家庭主男手中奪取了「大金庫」,並有力地控制了男人們的「小金庫」,部分家庭主婦還做到了「賢內助」向「賢外助」的成功轉型。她們利用廉價的眼淚和無休止的爭吵,把一大部分錚錚鐵漢培養成了言聽計從的「賺錢機器」、逆來順受的「勞力工具」、談情說愛的「床上用品」、尋歡作樂的「撒嬌對象」。更有甚者,有些女同胞抱著「寧可我負男人,不可男人負我」的報復心理,把「三從四德」從反帝反封建的熔爐中撿了出來,並強加在男同胞們的頭上:老婆出門要跟從、老婆命令要服從、老婆說錯要盲從,老婆化妝要等得、老婆花錢要捨得、老婆發火要忍得、老婆生日要記得。

中國人判斷賢妻良母的標準無非是「出得了廳堂,下得了廚房」。而現代中國女性在人類的進化中,漸漸喪失了進入廚房的能力。她們更願意按照「男人負責努力賺錢,女人負責美麗妖艷」的既定模式進行現代化的生活,全然沒有了「男主外,女主內」的優良傳統。因此,指望現代知識女性能夠「飯在鍋裡,人在床上」簡直是一種奢望。相反,好多女性由於習慣了嬌生慣養的蓓蕾生活,她們的女性功能正在弱化,燒飯、洗衣等等約定俗成由女性來完成的工作正逐步轉嫁到男性頭上,這固然體現了男女更加平等,但恰如其分的反應了現代男性在發育過程中的癡呆化、弱智化!

好多中國男性羨慕日本老婆和法國情人,賢惠和情調正是一個優秀女人優秀妻子缺一不可的充要條件。每個男人都希望找一個賢惠的女孩,笨笨的相愛,呆呆的過日子,拙拙的依偎,傻傻的廝守在一起,每一天飯在鍋裡,而她則在床上等你,人生得此妻子足矣,斯世當以同懷視之!

老公,飯在鍋裡,我在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