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時夫妻,如饑似渴」

01

大勇出來打工已有三年,三年未歸,其中心酸只有自己知道。

大勇不回去,妻子主動來找大勇,可是大勇卻不高興,嫌她礙事,因為妻子的到來破壞了他平靜的生活。

老婆,你都來三天了,回去吧,我很好,不用擔心,在家好好照顧兒子,還有我爸媽,這是3000塊錢,回去吧,外面消費高,現在賺錢難啊。

聽完大勇這些話,看著這個簡陋的出租房,妻子流下了淚,對大勇說,大勇,盡量回一趟家吧,我知道你的苦,我也知道賺錢的難,可是你也不能不回家吧。

你懂什麼,現在車費多貴,回去一次要花多少錢,你知道嗎?我不上班你們喝西北風去呀,別囉嗦,今天就走,別惹我發火,誰讓你來的,有事不會打電話呀,一天就知道浪費錢,一點都不知道體諒我,快走快走。

在大勇的催趕下妻子坐上了回家的車,大勇說,老婆,有時間我會回去的,不用擔心我。

02

出租房裡,一個女人正在整理床鋪,把被子,床單全扔了,換了新的,等著大勇的歸來,她叫麗麗,也是外出打工的女人,和大勇做臨時夫妻兩年了。

沒辦法,生活就是這樣,回家一次的消費太高了,車費,還要給親戚買東西,畢竟很久沒回家了,還有沒薪水,每天都在花錢,多的不說,回家一次的話,一年的存錢起碼得少一半。

在一起待久了,三天沒見,兩人還有點不適應。

歡愛過後,麗麗說,大勇你可真牛,有兩個老婆,你老婆再來的話,我們就分吧。

大勇急了,抱住麗麗道,麗麗你知道的她只是我名義上的妻子,我真正的妻子是你,好了麗麗,今天想吃什麼,我親自下廚,好好犒勞犒勞你,這三天委屈你了。

好說歹說這才哄住了麗麗,兩人一如既往的過起了臨時夫妻的生活,日子恢復了平靜。

03

大勇也知道這樣不對,可是沒辦法,大勇也是人,也有需求,大勇堅持了一年,最終還是沒忍住,和莉莉做起了臨時夫妻,臨時夫妻的好處顯而易見,可以分攤開支,還可以相互取暖,相互滿足,這樣的話每年寄給家裡的錢就多了,等錢掙夠了,就回家好好過日子,大勇默默的想到。

臨時夫妻,生活壓力的產物,褒貶不一的一種夫妻,只為解決生理的需求,不談感情的一種夫妻。

臨時夫妻,無奈的一種夫妻,也許有情,也許無情,也許快樂,也許痛苦,不管如何,總會有分開的那一天,痛苦與否,唯有自知。

臨時夫妻,遠水解不了近渴,越解越渴,能不做,盡量不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