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男人最大的恥辱已非戴綠帽?

在人類很長的歷史長河中,作為這個社會的主宰者男人來說,對於女人是有很多限制的,既有行為上的限制,也有思想上的限制,因為男人最大的恥辱就是自己的女人給自己戴頂綠帽子,所以,男人一直重視的新婚之夜女人要是處女,而且婚後一直要忠於自己,即使死後,他們也強調自己的女人要為自己守貞。

然而,隨著時代的發展,隨著男女平等時代的到來,許多觀念正在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不但是女人的觀念在更新,作為男人,對女人的觀念也在更新。畢竟,時代不同了,過去男人可以三妻四妾,現在,雖然強調的是一夫一妻制,但打光棍的男人實在太多,而且許多女人還就是不結婚,持不婚不育主義,所以,男人的觀念也不得不改變。

但是,在男女觀念正在不斷更新的今天,男人最大的恥辱又是什麼呢?新婚之夜要求妻子見紅?這顯然越來越不現實,只能是男人的一廂情願,越來越只是男人的奢望。一方面是現在的女人在婚前一般都有幾段情感經歷,而到結婚時,早已是幾經易手,無論男女都一樣,所以,有人感嘆要想找處女,或許只能到幼兒園和小學了;另一方面現在的男女都熱衷於婚前同居,即使結婚的對象是初戀,那要留到新婚之夜那也很困難。所以,男人對於老婆是否以處女之身和他結婚已越來越不在意了,而且,男人也想通了,結婚之前她並不屬於你,你能夠擁有的只有她的現在和未來。所以,雖然在當下,男人依然夢想自己的老婆是以處女之身嫁給她,而且也還存在部分男人在意自己的老婆是否是處女,但絕大多數的男人已能夠接受老婆非處女的現實。

那麼,當代男人最大的恥辱是不是女人婚後出軌呢?或許,在當下,有許多男人不能容忍自己的老婆婚後出軌,把老婆婚後出軌視為自己最大的恥辱,這既是當代夫妻離婚的最主要原因,也是許多殘忍的兇殺案發生的原因,如今年的除夕之夜在雲南發生震驚中國的滅門慘案就是因為女人出軌。但是,在出軌如家常便飯的時代,老婆婚內出軌越來越多的男人已不再視為最大的恥辱了,許多男人還能夠接受女人出軌的現實,至少越來越多的男人在得知女人出軌之後,能夠選擇原諒,只要老婆能夠就此罷休。這些男人之所以能夠接受老婆出軌的原因有很多,但最主要有三個方面:一是為孩子的成長著想,希望給孩子一個完整的愛;二是自己同樣熱衷於出軌,尤其是現在的夫妻兩地分居現象太尋常,生理需要、逢場作戲是他們都能夠接受的理由,這也是打工一族和留守一族最容易出軌的根本原因;三是娶個老婆不容易,而且不能保證下一個不會出軌。所以,對於老婆婚後出軌,越來越多的男人已不再視為是最大的恥辱。

那麼,當代男人究竟把什麼視為最大的恥辱呢?丁丁對周邊的男人做過調查,他們認為男人最大的恥辱是:老婆生下孩子,但孩子的爸爸不是我。近十多年來,做親子鑒定的為什麼越來越多,而且做親子鑒定的男人並非是不能容忍老婆出軌,而是親子鑒定後自己不是生物學上的父親。今天,丁丁在《揚子晚報》看到一篇報導,夫妻倆離婚時都在著要孩子的撫養權,嶽母在旁一句氣話「孩子不一定是你的」,引來了女婿的重視,一做鑒定,原來孩子真非親生,這一結果自然是女婿不會再要孩子的撫養權,而且還要索賠精神補償。而且,通過做親子鑒定的夫妻,一旦發現孩子非親生,夫妻離婚的可能性那基本上百分之百。為什麼當代男人視孩子非親生為最大恥辱?因為男人雖然能夠接受男女平等的觀念,男人在權益方面也是一退再退,但畢竟男人也是有底線的,孩子是否親生或許就成為當代男人最低的底線,突破這一底線當然不能接受,當然就成為最大的恥辱,何況,在傳宗接代的觀念裡,男人依然是當今社會最大的主體,而且這一主體已和動物界的動物已幾乎沒有差異,猴子視非親生猴仔都要憤怒,甚至要殺死,何況作為最高等的動物人類,雖然孩子是無辜的,但作為非親生的父親難道就不是無辜的?

所以,在男女平等的時代,在性開放的當下,丁丁並非反對性自由,但宇宙間萬事萬物的自由都是有度的,且只是相對的自由,一旦突破這個度,就會造成本質的變化,正如水溫99度時還是液體,但到了一百度就會變成氣體;正如電子是自由的,但電子的自由不能突破依附的物體,否則,這個物體就會解體。同樣,性自由也是相對的,一旦造成了嚴重的後果,如老婆生下孩子,但孩子的父親非親生,這自然就破壞了夫妻之間最基本的信任,也違背了一個家庭最基本的組成形式,那這樣的家庭自然就不可能存在下去。所以,當我們看到有女人去做流產,可能有女人帶孩子去做親子鑒定時竟然要找來幾個男人,這樣的新聞或許真是一種悲哀,因為這已經突破了做人的底線。正如絕大多數的男人視孩子非親生最最大恥辱,因為這個時候的男人已逼到牆角或懸崖,已無退路可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