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的女人讓男人受用一世

  我認識一個曾被無數美女圍追堵截的企業家,最後卻成功突圍,娶了個相貌平平的妻子。他告訴我的理由是,美女就像街上的廣告牌,雖然耀眼,僅僅是用來欣賞的;娶老婆卻像買房子,實惠耐用是第一考慮。廣告牌不是商品房,美女未必是賢妻,這就是為什麼很多有錢人談戀愛喜歡和美女打成一片,過日子卻偏偏選擇處於燈火闌珊處的平凡女子。

美女是風花雪月的寵兒,卻不是美滿婚姻的幸運兒,近半個世紀的美國歷屆第一夫人,從傑奎琳·肯尼迪到米歇爾·歐巴馬,她們的人生都要遠比她們的長相更加轟轟烈烈。英國王儲查爾斯舍美麗的戴安娜而就老醜的卡米拉,就是智慧女人打敗美貌女人的有利佐證。後者雖然被人嘲笑「年齡是戴妃的一倍,美麗卻不足戴妃的一半」,但查爾斯卻在她身上找到了「溫暖、理解和他一直渴望卻從未在其他人身上找到的堅定性」。(查爾斯傳記作者語)

男人看美女,靠的是視覺;男人娶老婆,重的是感覺。有的美女,只有視覺上的耀眼,但缺乏感覺上的愉悅;有的美女,外表爽心悅目,內裡卻空空如也,對於這種純粹的視覺系美女,男人只會短線交易,不會做長線投資。因為女人的美麗只是一份附加的資產,而非全部的資本。

《一千零一夜》的故事想必大家都知道,每個女人都想被國王專寵一生,每個女人都有機會跟國王過上一晚,但只要國王心生厭倦,哪怕她再國色天香,也會被毫不吝惜地殺掉。無數的美女淑女玉女都成了刀下之鬼,終於有一天,他遇上了一個很特別的女人,這個女人每天晚上都會給國王講一個故事,講得國王興致盎然樂此不疲,講到一千零一夜,國王終於意識到,他只願意跟這個女人白頭到老。

在我看來,這個故事至少傳遞出了兩個重要的信息:

一、喜新厭舊是男人的本性,再美的女人,男人也會有審美疲勞的時候,而且越是成功的男人受到的誘惑越多,男人跟你春風一度是一回事,下決心娶你又是另一回事。

二、要想長久地吸引住男人,靠的不是美貌,而是智慧。因為美麗的女人只會讓男人風光一時,但智慧的女人卻會讓男人受用一世。

在捷克作家米蘭·昆德拉最著名的代表作《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中,男主人公托馬斯是位功成名就的醫生。在跟妻子離婚之後,開始和多個女人維持一種特殊的「性友誼」,直到遇上了特蕾莎,他才心有所屬。托馬斯認為,跟一個女人做愛和跟一個女人睡覺,是兩種截然不同甚至幾乎對立的感情。愛情不是通過做愛的欲望(這可以是對無數女人的欲求)體現的,而是通過和她共眠的欲望(這只能是對一個女人的欲求)而體現出來的。顯然在托馬斯這樣的男人看來,做愛只是一種「做」,共眠才是一種「愛」。

當一個女人總是指責男人不負責任見異思遷的時候,她也應該捫心自問,除了年輕貌美這個資本,她是否還有豐富的記憶體空間?電腦記憶體不足容易死機,美女記憶體不足照樣會遭遇「下崗」。一旦「下崗」了,「再就業」的難度就更大了,這可不比人家下崗工人,他們還有一技之長呢。

(摘自《日本新華僑報》網站 作者:曾子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