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了樊勝美,就等於娶了她一家

相信你們陸續都在看《歡樂頌2》了。今天的推送來自踢踢的好朋友緩緩君,聚焦的是樊勝美。希望你們喜歡。首發於公眾號「緩緩說」(ID:huanhuanshuo520)。

01

《歡樂頌》第二季,樊勝美又被虐了。

在第3集的一開場,王柏川的媽媽找到了樊勝美。

「伯母您好」四個字話音未落,王柏川媽媽直截了當地打斷了樊勝美,一副強勢母親的模樣。

「當媽的不求兒子大富大貴,但我希望我兒子能夠過得踏實,我也剛剛了解到你的家庭……」

家庭一直是樊勝美無法逃避的軟肋。

在上一季裡,樊勝美的經歷,就是一部鳳凰女的血淚史。

父女極度重男輕女,樊勝美從工作起,所有的存款都要匯給家裡,而她那個不爭氣的哥哥一旦闖了禍,就要樊勝美來背鍋。

「媽,這些年你們把我當衛生紙,天天替我哥擦屁股。他闖禍,他借錢,都是我替他解決。我每個月就這麼點錢,馬上就要交房租了,我還要給你給我爸寄生活費,我沒那麼多錢啊。」

沒錢交房租?

「我老早就讓你住公司宿舍的嘛。」

在樊勝美父母的潛意識裡,女兒過得好不好不重要,重要的是源源不斷地給家裡「輸血」。就連兒子買房子,都成了樊勝美不可推卸的「義務」。

可是,這又換來了什麼?

是父母的肯定?是哥哥的感激?

看看樊勝美爸爸的這段話:

「即便房子是你樊勝美買的,但是名字不能寫你,因為你一旦出嫁,就是外人了。」

在樊勝美父母的潛意識裡,女兒是一個外人。

所以女兒存在的意義,就是犧牲她自己,成全他們的兒子和孫子。

出生在這樣的家庭,是女人一生的悲劇。

再看看樊家父母投奔女兒的時候,看到了公寓環境好,他們的第一反應是覺得女兒在「作孽」。

「你哥哥嫂嫂連家都回不了了,你住這麼高級的房子。」

你看,明明是兒子自己闖了禍,父母卻怪女兒住得比兒子好。

在他們的眼裡,即便那個兒子再不爭氣,好歹給樊家生了個孫子。

「你呢,除了這一堆衣服還有什麼啊?」

自私,愚昧,索取無度,還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樊勝美在第一季說,一個人的家庭就是一個人的宿命。

到了第二季,樊勝美說,活得時間越長,就越信命。

像樊勝美這樣的姑娘,在婚姻的路上注定無比艱辛。

因為誰娶了她,就等於娶了她一家。

02

前段時間有一篇文章很火——《生女孩怎麼了?你家有皇位要繼承?》,作者是知乎匿名用戶。

文章的作者是一名已婚女性,同樣出身於一個重男輕女的家庭,父母生了2胎,都是女兒。

為了生弟弟,父母辦了「假離婚」,然後就弄假成真。

女人結婚生女,剛從手術室推出來,男方家裡就說要生二胎,由此發生了各種不愉快。

公公甚至破口大罵說:「生兒育女本來就是女人的天職!」

婆家的「重男輕女」和「生育綁架」讓女人非常抵觸,於是她拼命工作,開了一家小型公司,並在公司穩定之後,女人把親媽接到自己的公司,給她發薪水。

接下來就是重點了。

為了給母親養老,女人和姐姐商量,自己出25萬,姐姐出8萬,給親媽買房付首付。

可親媽卻在去交首付的路上說:「以後我的房子給你弟弟結婚。」

這觸及了女人的痛處,她堅持房子是用來給親媽養老的,可親媽卻說:「我的房子我樂意給誰就給誰。」

女人崩潰。

「從來沒有這麼真實深刻的發現,我跟姐姐是沒有家的。」

在親媽的眼裡,她和姐姐理所當然要供養未成年的弟弟,卻從來不管她們有多麼辛苦,也不問她們願不願意。

在這個故事裡,我印象最深的是女人的親媽,她自己也是個女人,卻不遺餘力地「重男輕女」,這才是最可悲的。

有一位讀者質疑:這位知乎匿名作者是哪個年代的人啊?很難想像八零之後的幾代人身上還有重男輕女觀念留下的傷痕和烙印。

於是我在自己的公眾號發起了一個話題,關於重男輕女。

然後我收到了上千條留言,加起來2萬多字,有些真的很心酸:

過年時和媽媽吵了一架,起因是媽媽和弟弟堅持把彩禮錢翻倍,說是要給弟弟留下買房,我說不願意,感覺像把自己賣了似得。媽媽說你留錢,是為了你媽你爸少勞累點,難道你願意讓你爸你媽累死?我沒指望家裡管我結婚錢,但也不希望這樣坑未來的丈夫。

家裡總說房子以後歸我弟,我和弟弟一吵架,他就會說出去,這是我的房子。我生氣,家裡又說我太過計較。我不想嫁人,他們總是說你不嫁人,怎麼給弟弟娶媳婦……

「從來沒有這麼真實深刻地發現,自己和姐姐是沒有家的。」

看到這一句,心裡好難過,但也只是難過一下下,因為早就麻木了。

我家姐弟倆,父母皆為城裡人。但是,在我結婚、生娃、帶孩子等人生的重大時刻,我母親經常掛在嘴上的一句話就是「女兒不一樣的啦!」前面還有一句「從風俗習慣來說……」言下之意,就是我是個女兒,要明確自己的身份……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

有一次實在忍受不住,哭著和母親說「對我來說,父母只有一個,能否別把這樣的話掛在嘴上說,多傷感情啊!」母親卻固執地認為「風俗習慣就是這樣,大家都是這樣的,難道說都不能說了?!」

情急之下,我說出了藏在心裡多年的那件傷心事:小學時,父母吵架,母親和我說「如果我和你父親離婚,我是不會要你的,我要你弟弟。」年幼的我當時害怕極了,生怕父母離婚我便成了孤兒,擔憂籠罩了整個童年。說完後,我以為母親會感受體諒到子女的心情,沒料到,母親絲毫無歉意,反而責怪道「你這孩子,怎麼這麼小氣?這麼點大的事記仇到現在?!」

這麼大點大的事?

呵呵呵,鬼知道當時的我內心恐懼到極點!更可笑的是,家裡所有親友都認為父母重男輕女得厲害,只有我父母常常覺得「我們都是一碗水端平的……」內心曾經受到多次傷害的我,只能呵呵噠……

中國很大,地域之間的差異極大。

如果你覺得重男輕女已成為歷史,那我只能說,你有幸出身在一個經濟文化發達的地區,而這句話的另一面是:何不食肉糜。

03

知乎上有一個話題:如果你有著和《歡樂頌》裡樊勝美一樣的家庭,你會怎麼做?

有很多網友寫下了自己的經歷,但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知乎答主@Max Power 的回答:

好多現實中的樊勝美……講一個正能量一點的事吧。

H是一個非常有擔當,很爺們兒的人,有一次喝酒以後聊起了(他的)家庭。

H家是農村的,一般的農村家庭水平,有一個比他大7歲的姐姐。他家裡是典型的重男輕女,他童年的記憶裡都是父母對自己的疼愛,幾乎是自己想要什麼就有什麼,他對自己姐姐的印象也一直都是任勞任怨,對他從來都是捧在手裡的感覺。

H告訴我,在他念小學的時候,偶然一次聽到父母和姐姐的對話,說的是不想讓他姐姐念大學,說家裡沒有錢供她念書,要給H攢錢念書。那時候H在心裡就開始對自己的姐姐有愧疚的心理,後來他姐姐去念了大專。其實以他姐姐的高中成績,至少考上一所211是沒問題的。

之後,H也算是比較爭氣,考上了重點高中,而後考上了北京某一本大學。

H告訴我,他知道這一路供著他念書的人其實是他姐姐,為了他,他姐姐27歲都還沒結婚,一直供他把大學念完。畢業以後,H留在了北京,在國內一家比較知名的IT企業找到了一份工作,第一個月到手的4000多一點的薪水,交完房租,留了一點基本的生活費,剩下的全都給他姐姐寄過去了。那時候他姐姐在老家附近的城市裡打工,每個月只有2000多一點的收入。

他姐姐收到錢以後不敢要,全都寄給了父母,結果父母又把這些錢寄回給了H。

H跟我說,他在收到這些錢以後很生氣也很難過。春節回家的時候,H把半年攢的2萬塊錢當著他父母的面給了他姐,跟他父母說:以前是我姐養我,我現在畢業了,賺得比姐多了,如果你們再攔著我給我姐錢,我以後就永遠不結婚,不生孩子。聽H這麼說,他父母也就不敢再說什麼了。

後來因為H是非常勤奮要強的人,畢業10年間換了3次工作,現在年收入在50-60萬左右。他姐姐在2006年結婚,H給他姐姐在當地付首付買了一套120平的婚房,貸款也是他在還。H的外甥女出生的時候他還給他姐姐家買了一輛13萬的代步車。而家裡老人的贍養費H也是一分也不要他姐姐出。

H當時喝醉了,跟我說:我姐對我就像親娘一樣,甚至她付出的比我親媽還要多,我要是對不起她,那比對父母不孝還嚴重。我姐家裡現在生活條件一般,未來冉冉(他的小外甥女)要是能念上好學校,我供她念!

現在H一家人非常和諧,2015年H一整家人來北京旅遊,我以H哥們的身份請了他們一家人吃飯。H的爸媽,他姐姐姐夫和小外甥女,H還有他的馬子都來了。我作為一個外人都能感受到他們一家人的那種家庭溫暖。

這個回答,一半是溫暖,一半是心涼。

溫暖的是,H是一個懂得感恩和回報的人,這讓她的姐姐有了一個不算糟糕的未來,也維持了一個大家庭的溫暖。

心涼的是,如果他姐姐能上一所211,職業生涯的起點就完全不一樣,這個大家庭的溫暖,其實是犧牲姐姐個人的前途換來的。

更糟糕的是,他姐姐似乎並沒有覺得這有什麼不對,以至於收到弟弟寄給她的錢都不敢要,全部給了父母。

剝奪你的認知,讓你悲哀而不自知,才真的是叫人細思極恐。

04

中國的傳統大家庭,最大的問題就是分不清「孝」和「順」,沒有家庭成員之間的界限,不尊重獨立意志,但他們總會以各種道德正確的方式進行包裝:

  • 爸媽生你養你不容易,你怎麼就不聽我的話?

  • 我辛辛苦苦把你拉扯大,你就這樣回報爸媽?

  • 你哥哥/弟弟是家裡的獨苗,你不多要點彩禮怎麼讓他娶媳婦?難道你想讓我們家絕後?

如果你不按他們說的做,他們就會揚起道德的皮鞭,抽打你的自尊心,貶損你的價值感,並讓巨大的愧疚感吞噬你。

但是,「孝」和「順」是不同的。

你必須做出正確的選擇:孝敬父母,但絕不是一味地順從。

就像一名網友評價的那樣:

人都是有期待的,也會不斷滿足別人的期待。比如在樊勝美的家庭,她媽媽會期待她這個鯉躍龍門的女兒能反過來照料家裡,樊勝美也會盡量地滿足她媽媽的期待,這樣一家人的互動才會更加和諧。

但這種期待是無止境的,或者說得寸進尺的,你永遠無法滿足一個人對你的所有期待。樊勝美她家人肯定不會一開始就理所應當的有這麼多要求,而是逐漸遞進的。當樊勝美給父母寄了第一筆生活費,這件事就成了常態。最初的滿足甚至感動過去後,她的家人就會提出新的要求,希望她能夠給哥哥找一個工作。給哥哥找完工作以後,經過不斷地試探,她父母又會再進一步,要求她給哥哥墊錢買房子。也許一開始說的還是墊付,後來索取成為習慣,也就理所應當了。

你永遠無法滿足一個人對你的所有期待。

盡孝是一種美德,但如果沒有了底線,那就是懦弱。

如果你不幸生在重男輕女的家庭,當命運的車輪把你逼到了牆角,你必須勇敢地站出來反抗。

如果你不阻止它,它就會碾過你的血肉,你的幸福,你的未來。

緩緩君:985高校工科男,時代華語圖書簽約作者。有一些故事,也有一些觀點;有一點理性,也有一點溫度,新書《我就喜歡這樣的你》已溫情上市。

公眾號:緩緩說(huanhuanshuo520)

圖片|《歡樂頌》劇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