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勝美:家庭負擔重的女孩,如何才能過得更幸福?

《歡樂頌》這部電視劇中,樊勝美這個角色給我的印象最深刻。不單因為她長得美,還因為她的家庭負擔實在是太重了。

她一家六口,爸爸媽媽哥哥嫂嫂和一個侄子,除了她一個人有工作能賺點錢之外,其他人都是不事生產的。

特別是哥哥,整天遊手好閒、好高騖遠、不務正業,總是把事情搞砸;而她的爸爸,則癱瘓在床,是一個會呼吸的藥罐子。再加上才四歲的侄子和年邁的母親,一家人除了伸手向樊勝美要錢,就再也沒有別的了。

所以整部《歡樂頌》,樊勝美只有兩件事可以做,一就是哭,二就是千方百計傍大款。

她家人有麻煩了、跟她要錢的時候,她哭;需要男友王柏川幫忙的時候,也哭;一個人傷心的時候,更是嚎啕大哭。她沒辦法不哭,她的家庭負擔那麼重,別說她一個女孩子負擔不了,就連男人也無法承受。

無底洞一樣的家庭,已經快要把她掏光,患病的爸爸、不成材的哥哥嫂嫂、年幼需要撫養的侄子、極度重男輕女的媽媽,無一不是束縛在她身上的沉重枷鎖。所以她年近三十,還是一無所有,也遇不到合適結婚的男友。

與其說她遇不到合適的,還不如說,合適的都不太敢娶她。因為像她那樣的家庭環境,娶了她就等於要娶她全家。

王柏川是愛她的,開始時愛得義無反顧,發誓要與她一起共同承擔一切的苦難。但樊勝美家的事越來越多,越來越煩,家裡沒錢了、沒米了、哥嫂涉黃被派出所抓了,樊勝美統統都哭著找他訴苦,似乎沒完沒了,永遠沒有止境。

剛開始時,是王柏川的媽媽看出了問題,偷偷地約樊勝美出來,讓她離開自己的兒子,因為她不想兒子娶一個家庭負擔那麼重的女人,拖累自己。

家庭負擔重的女孩,如果自身沒有優秀到足夠擺脫原生家庭的影響,那她的婚戀之路,注定要比一般女孩更曲折磨難。

我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好友霞的經歷和樊勝美簡直是一模一樣。

霞今年35歲,有個哥哥,早年因為吸毒進出戒毒所好幾次,每次都會信誓旦旦地說要戒掉,但每次都會受不住誘惑復吸。

她大嫂也是那種沒讀過什麼書的女人,雖然還算賢惠,但也找不到什麼好工。大哥大嫂生了兩個兒子,放在老家給爺爺奶奶帶。

不幸的是,霞的媽媽是一個腎炎病患者,每個星期都要透析一次;霞的爸爸已經退休,雖然有退休金,但也是杯水車薪,剛夠買菜。這種情況之下,他們家的經濟重擔就壓到了霞的身上,霞每個月至少要把一半薪水供家裡開支。

霞在房價高得嚇死人的一線城市上班,每個月都要付房租、吃飯和其它很多額外的花銷,所以即使她已經出來工作了十幾年,但銀行裡的固定存款連十萬都沒有。

可能也正因為這個原因,霞單身了許多年,一聽說她家裡有一個吸毒的哥哥和一個有腎病的媽媽,男孩們紛紛打起了退堂鼓。

漸漸地,霞大約也明白自己的家境是一個無人能填滿的黑洞,也慢慢地死了心,不再渴望姻緣,一心一意地撲在了工作上。

這也是她優於樊勝美的地方。她家境雖然跟樊勝美一樣的不堪,但是她能力比樊勝美強,更難能可貴的是,她沒有樊勝美那種虛榮心,找男朋友非得有房有車不可,處心積慮地要找一個有錢的男人幫自己「脫貧」。

霞很清醒,以自己這種條件,真的很無法將希望寄托在任何一個男人身上,她只能靠自己。她的哥哥以前也總是問她要錢,霞每次都是幾萬幾萬的給,但幫了三次後就堅決不理哥哥了,任對方怎麼求都不為所動。

霞工作認真負責,深得老板的心。前兩年,她公司的老板生了隱退之心,便把現在的公司轉給了她和幾個同事,然後攜妻子四處旅遊安享晚年去了。

霞和幾個同事每人出資十萬,把小公司盤下了後,就一心地撲在公司的業務發展上,僅用一年的時間,就把本錢賺回來了,霞一下子由普通白領搖身變為意氣風發的女老總。

我認為女人無論什麼情況,都應該摒棄從男人身上得到某些東西的不良思想,無論是錢、是愛還是希望男人幫自己做什麼。

俗話說,吃人的嘴軟,拿人的手短,有求於人時,少不了要放下身段,去迎合討好對方,把自己放在很低的位置,然後做出一些違背自己初心的事來。

當一個女人,完全沒有渴望從男人身上得到什麼東西的心態時,她的心就會很寧靜,情緒也會變得很理智,就會更加清楚地知道自己到底想幹什麼,就更有能力去做自己,展現自己的魅力。

所謂無欲則剛當如是。

男人是一種很現實的生物,當一個女人完全不需要依賴他時,他就會敬重這個女人;當女人比他強時,他就會陷入一種理智的模式,開始認真地考慮,這個女人對自己的事業是否有幫助,是否能幫助自己過上更有質量的生活,跟女人處於弱勢地位,對男人的要求其實是一樣的。

一個無論是精神還是經濟都獨立的女人,得到愛情的幾率會大很多,因為男人再也不用懷疑女人是否想從自己身上得到什麼東西了。反過來,他甚至希望從女人身上得到某些東西,就會開始考慮與這個女人的可能性。

愛情就是從這樣是開始的。

霞做了女老總之後,追求她的男人多了很多。再也沒有男人覺得她的家庭負擔是一個問題。霞的努力和能力已經讓她擺脫了原生家庭的影響。

其實家庭負擔重的女孩,有四條路可以走:

一:降低對伴侶的要求,別像樊勝美那麼虛榮,就算男人沒房沒車,給不了你很高的生活質量,但如果對方願意接受你和你沉重家庭,你也可以考慮跟對方一起熬苦。

二:找一個很有錢的男人,不介意做你們全家人的提款機。但這種幾率很小,小到幾乎讓人絕望。

三:像我朋友霞一樣,自強不息,靠自己去突破困境,成為一個有能力負擔原生家庭的強女人。

四:學會拒絕。對家人的苦難,要硬起心腸視而不見。但女人天性心軟,再加上外部環境的逼迫,很少有女人能做到這一點。

所以說來說去,還是第一點和第三點最靠譜。即拋開虛榮心做好熬苦的準備、努力自救、自強不息。

原生家庭是我們每個人都拋不開的烙印。

有些女孩子從小衣食無憂,活得像公主,但有些家庭負擔重女人就沒那麼幸運了,她們注定要活得更坎坷更艱難。

這是無奈,也是一種動力,女人只能接受,並且自救,才能走出自己的一片生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