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真誠愛過 情分就會永遠

  

只要真誠愛過情分就會永遠

文/溪邊薰衣草

曾經相愛過的兩個人,無論分開已多久,還是相隔已多遠,他們之間依然會存在著千絲萬縷的內在聯繫。不見面並不是距離遠了,不說話並不是關心沒了,他們會從各種側面輾轉地打探著一些消息,或者從共同的朋友那兒打聽著一些瑣碎,或者只是為了不想讓自己現在的戀情或婚姻有不必要的麻煩,便深深地藏進了自己心靈的最深處。我堅信,只要真誠地愛過,聯繫就會永遠。

曾經相愛過的兩個人,無論傷害有多深,還是戀情有多淺,他們之間的那種愛的情愫不可能煙消雲散,不可能流水無痕,只不過有的情緣可以在生活中繼續演繹,而有的情緣卻注定只能遙寄夢幻的世界裡,他們在夢幻裡相望,在夢幻裡相擁,在夢幻裡比翼雙飛,並常常地假想著某個季節的某個黃昏,在某個路口突然不期而遇。我堅信,只要真誠地愛過,美好就會永遠。

曾經相愛過的兩個人,無論是對方無意或刻意地背叛過,還是自己有心或無心地傷害過,時間會是他們之間最優質的明礬,它會讓那些情感的雜質在歲月的長河裡慢慢沉淀並得到升華,總有一天他們會幡然明白,原來自己早已不恨了。於是他們會打心底裡希望,對方一定要幸福;並終於開始承認,對方健康的存在對自己是何等重要。我堅信,只要真誠地愛過,祝福就會永遠。

曾經相愛過的兩個人,無論是對方的一切已經加上別人的,還是過去的一切只能加上曾經的,他們之間只要聽到當年一起唱過的歌曲,只要看到當年一起觀過的風景,只要想起當年一起年輕的模樣,他們可能會百感交集,他們可能會淚流滿面,他們可能會後悔難當。擦肩而過雖然如長空劃過的流星一樣短暫,但留下燦爛的遐想卻是無邊無際的。我堅信,只要真誠地愛過,曾經就會永恒。

曾經相愛過的兩個人,無論是活得很幸福,還是過得不如意,見面是彼此內心一直壓抑著的期盼,總想知道對方過得是否好。自己也許小有成功,主動聯繫對方並不是為了顯顯擺;自己也許活得很差,主動聯繫也不是為了博取對方的同情。他們只不過是想看一下多年未見的那個人和自己,也許從那個人身上可以找到自己的影子,然後真心誠意地說句對不起,或者給予一些力所能及的幫助。你勿需懷疑,不必害怕,也不要所謂的相見不如懷念,老死不相往來,那樣真的有點殘忍。我堅信,只要真誠地愛過,情分就會永遠!

想起徐志摩寫給林徽因的一首詩《你去》:

你去,我也走,我們在此分手。

你上哪一條大路,你放心走,

你看那街燈一直亮到天邊,

你只消跟從這光明的直線!

你先走,我站在此地望著你,

放輕些腳步,別教灰土揚起,

我要認清你的遠去的身影,

直到距離使我認你不分明,

再不然我就叫響你的名字,

不斷的提醒你有我在這裡

為消解荒街與深晚的荒涼,

目送你歸去……

不,我自有主張

不必為我憂慮;你走大路,

我進這條小巷,你看那棵樹,

高抵著天,我走到那邊轉彎,

再過去是一片荒野的凌亂:

有深潭,有淺窪,半亮著止水,

在夜芒中像是紛披的眼淚;

有石塊,有鉤刺脛踝的蔓草,

在期待過路人疏神時絆倒!

但你不必焦心,我有的是膽,

兇險的途程不能使我心寒。

等你走遠了,我就大步向前,

這荒野有的是夜露的清鮮;

也不愁愁雲深裹,但須風動,

雲海裡便波湧星鬥的流汞;

更何況永遠照徹我的心底;

有那顆不夜的明珠,我愛你!

愛情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