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吃」的愛》:真正的愛情,是用一生去撩

前兩年和母上大人一起在家看電視劇,母上大人對著電視機非常真摯地對我說:「要是我們家彭嘭嘭以後的男朋友有李易峰這樣我就滿意了。」

做夢!

簡直就是在做夢。我男朋友可是胡歌好嘛!

但我想許多女生都這樣。或許在沉迷小說和偶像劇的年紀裡,曾對那個未知的他有著美好到不切實際的幻想。「他是某巨型家族企業的繼承人,身價上億,長相俊美,身材誘人,智力卓群。可以呼風喚雨,可攻可受,可霸道可溫柔,偏偏卻不知道哪根筋不對,對我愛的不要不要的。受著我的無理取鬧和各種欺負,最後還要一把把我抱進懷裡說:‘好啦好啦,都依你。’」

稍微長大一點,見的世面多了,受偶像劇和言情小說的荼毒也沒那麼嚴重,盡管還是不很成熟,腦子會稍微清醒些。

不過,對那個未出現的人,有個隱隱約約的要求吧?

具體是什麼,說不準。

直到看了《「吃吃」的愛》,看到金世佳扮演的扣子和51號。當年《愛情公寓》裡呆呆傻傻被姐姐「暴力保護」且不用交保護費的陸展博,到《「吃吃」的愛》裡蓄著迷人小鬍子默默保護著「上官娣娣」的扣子和偷偷為老板娘春梅添衣的51號。

或許電影表現愛情的手法仍算得上是老套路,添衣、煮面、甚至還出現了癌症這樣的寶器。但誰的愛情永遠跌宕起伏,充滿新意呢?

最打動我的,大概就是這種老套而又平淡的套路(除了癌症,健康第一)。

《「吃吃」的愛》中金世佳一人分飾兩角,無論是夢裡夢外,這樣的男人,用略微挑剔一點的眼光來看可以說是一個屌絲了。工作不過是便利店的售貨員,一頓鵝肝都吃的惶惶恐恐,最大的物質理想也不過是擁有一台帥氣的摩托車,連電影中用於表現愛意的成本也是相當的低,甚至可能還不如謝春梅老板娘的太空面館的布景造價高。

但誰能說這種愛廉價呢?

早上騎著小摩托按時在你家門口接你上班,每天每天風雨無阻不厭其煩還不忘深夜帶你回家。

從背後抱著你,一邊和你絮絮叨叨地聊著三三兩兩的事情,一邊細細地為你剪去手腳上長得有些長了的指甲。

在你努力拼搏甚至遭受委屈的時候站在不遠不近的地方,眼神幽幽地穿過所有的人只望著你,有心疼更有理解。

末了,在所有人散場後為你擦乾臉上的泥濘,如果這是你的夢,他不阻攔,他陪你一起。

直至你離去,向這個世界告別或者只是向他一人告別,只因為曾經和你的一個約定,放在心裡,即使是在葬禮上也真的忍住忍住不哭。

現實生活中最近一次感受到這種現實而又接近真相的幸福,是前兩天我問踢踢,端午節怎麼過。

他說要加班。

我問,不用陪主管麼。

他說,陪,一起加班。

這大概就是老夫老妻式的愛情了(老字是不是用的不妥當,踢踢和踢踢主管永遠十八歲!)。

請吃鵝肝甚至更昂貴的大餐有什麼用,有本事往後每天都替老娘洗碗。

買得起賓士BMW有什麼用,有本事每天都接我上班下班。

少男少女掛在嘴上的「我永遠愛你」實在沒什麼說服力,晚上看電視劇奶奶囉囉嗦嗦評論劇情的時候,爺爺笑著的一句「就你話多,看又看不懂」才讓我羨慕不已。

生活偶爾會有驚喜的小浪漫,但不需要時時刻刻都有花哨的準備。需要生活,需要共同創造GDP,那麼一起加班也能接受,反正彼此都懂得,有底氣,不需要天天掛在嘴上。

這樣的愛情,是在用一生去撩啊!

為你轟轟烈烈、為你揮金如土,這聽起來固然相當有誘惑,但這些大概不足夠構成,絕大多數平凡如你我之人,最後將歸於的平凡而又確切的人生。這樣平凡的我們,開什麼玩笑總去做霸道總裁的夢?

琴棋書畫詩酒花,固然有意境,但卻很難落實到我們真真切切所要度過的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裡。

柴米油鹽醬醋茶,固然平淡些,但卻是真真正正能夠從始至終貫徹一整個人生的。

你終究要愛上的,不是你想像中的那個人,而是你眼前的那個人。

你最終要的,大概也不是王子的城堡或是一個落腳處,而是家。

願你能夠始終不受摧殘,保有美好幻想和灰姑娘的美夢。

也願你擁有現世最好的愛情,可以一起加班,也可以一起剪腳指甲。

風月難扯,人生單薄。

僅僅是在當下無甚故事的我眼裡,這樣的男人,光他的眼神,就可為你買斷這世上的一切。

至於脫單麼?不存在的!

彭嘭嘭

沒有故事的女同學

配圖 |《「吃吃」的愛》劇照

願你遇到一生撩你的人

長按二維碼向我轉帳

願你遇到一生撩你的人

受蘋果公司新規定影響,微信 iOS 版的讚賞功能被關閉,可通過二維碼轉帳支持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