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在意這個問題的男人,堅決跟他分手吧

  原創 2017-05-22 槽值 槽值

前天的《歡樂頌》,迎來了劇情上的一波小高潮——曲筱綃無意中捅破了邱瑩瑩不是處女的事,應勤震驚之餘,直接把濕巾往桌上一甩,讓邱瑩瑩跟他出去。

沒過一會,邱瑩瑩就哭著跑回來,應勤跟她提出了分手,理由是「一個不自愛的人,我怎麼能相信她會愛別人。」

婚前發生過性行為,就是不自愛?

不光應勤這樣覺得,連邱瑩瑩自己都這麼認為。

事情發生以後,她一個勁地說「都是我的錯」,「我本來想著,等我們感情穩固之後,再把我這個污點說明給他。」

碰見安迪時還要勸誡:要把第一次留給結婚的那個人,不然下場會很慘。

原來,在很多人眼裡,跟已經談婚論嫁的對象做了愛,就敗壞了名譽。

最近聽同事講了一個笑話——

我老婆總不信我把「第一次」給了她,無奈沒辦法驗明正身。我說女人其實花幾百做個手術也看不出來了,她說:「啊?明明兩千多……

這笑話一般人也就當笑話聽聽,可處女情結者很可能感覺膩歪無比。什麼?老子一直奉若圭臬的原則竟然有這麼大的漏洞!

稍一分析不難發現有處女情結的男人有以下幾種,我們也分情況討論,以免傷及無辜。

A:把有性經歷的未婚女性看做不幸買到的二手貨,覺得不乾淨,鬧心。

B:要求自己馬子必須是處女,但同時堅持要發生婚前性行為。

C:嘴上說無所謂你怎樣都好,其實心裡很膩歪,一直過不去那個坎。

前兩種屬於高舉道德大旗,玩得一手雙重標準,對女性評頭論足。像這樣的男生也沒什麼可理論的,不打擾他看D盤女神了。

B類男內心是非常糾結的,歸根結底,他並不是覺得女生婚前破處不好,而是「她在跟我上床之前破處不好」。也就是「她的第一次只能屬於我」。

這些想法,或是性壓抑的苦果,或是直男癌的幻夢。

講真,要的不是處女,是「只被自己上過的女人」。

C類男算不上面目可憎,比起對女人指指點點的要好過不少。只要不拿自己的準繩強加於他人,一切都好商量。

如果真的很介意自己伴侶的過去,那一定要把最真實的想法跟她分享出來。不要粉飾太平。

之前,網上流傳英國人類學研究所Dr. Gossip教授的一篇研究報告,稱為「先父遺傳原理」。

大意是非處女結婚生子,孩子會有她前男友的基因……女性體內中會分泌「ignorant ingredient」液體,與男性精子中的「virginalobsession」成分作用,將「foolish goddamn factor」遺傳給下一代。

可是ignorant ingredient,virginalobsession和foolish goddamn factor什麼的,翻譯過來就是「無知素」、「處女迷戀」和「神特麼蠢因子」。甚至這個Dr. Gossip教授,中文名也可以叫「瞎扯淡博士」。

不過換個角度想,這篇瞎扯淡的學術報告倒是一碗不錯的雞湯——

「哼,他們有馬子又怎樣,將來生的孩子也不是自己的!」

5月20號那天,有個朋友開玩笑:「過了這麼多次單身情人節,也不知道這些年我的未來老公已經啪啪啪過多少次了。」

她說完,我頓時也覺得淒愴無比。

她是典型的乖乖女,好像跟男生最過分的事也就是打啵了。這事兒後來我們還不能提,一提她臉噔一下就紅了。

她就像是初夏的蘋果,在最愛的人來采摘之前永遠都不會熟透。

認識的另一個姑娘則不是這樣,高中就跟男朋友一起開過房,大學也經常在周五晚上不回宿舍。用她自己的話說就是「什麼項目都嘗試過了」。印象特別深就是她在我20歲生日時送了岡本最新款的TT,美其名曰「防患於未然」,裝在錢包裡辟邪招財。

按照電視劇情,這樣的姑娘應該會成為被男人糟蹋了的「壞」女孩。

但她偏不。

GPA,專四,雅思到以後去外企工作,她一直刻苦且優秀。有的朋友羨慕她,說也想過她那樣策馬奔騰的青春。

你看,她倆都是那麼迷人可愛。

觀點可以有很多。

比如,女孩子的初體驗就是一份寶藏,要遇上那個最正確的人才能一起打開;或者,不能浪費自己年輕美好的身體,一定要跟有情人做快樂事,別問是劫是緣。

關鍵是,這是女性自己內心的想法和自主的選擇。

我是處女並不是為了迎合誰的「處女情結」,因為我高興。

我不是處女,反正我高興。你不喜歡離我遠點兒就更好了。

聽朋友說過一句話,覺得很有道理——

從來沒有什麼男人上女人這回事,拜托,是互相上好嗎?

如果你的男友真的在意這個問題,疙瘩怎麼也解不開,各行己路,不算壞事。

真正愛你的人,愛你多過那層膜。

插畫來源:花瓣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