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歲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頭

  文|主旋律

關於我

臘月二十四,是個偉大的日子,這一天是我的生日。

聽母親說過,小時候的我,下河摸魚蝦,上樹掏鳥窩,這些事情我都幹過,全然沒有小女孩子的文靜和矜持,有的多是小猴子的靈活與調皮。母親還說過,臘月二十四是南方小年,出生在這一天的我,一生都會有吃有穿,不會受窮。

聽父親說過,我是一個沒有故鄉的孩子。那時候小不懂得其中的道理,也沒有所謂故鄉的概念,只知道父母在哪兒,哪兒就是家!關於故鄉的一切都停留在五六歲的記憶裡了,記得的只有奶奶家的黑屋子和外婆家門前的那口老井,還有因年幼無知被我喂撐死了的外婆家的兩只大鵝。

六十年代初,因為支援三線建設,父母不遠萬里從湖南老家來到成都冶金地質公司,從此把家安在了大西南。我在父母單位的頻繁遷徙中來到了人世間,隨著父母單位在「顛沛流離」中慢慢長大。

一個沒有故鄉的小女孩兒她慢慢長大了!

在我的記憶中,父親當過兵,脾氣大,愛發火,對子女家教很嚴厲,最害怕的時候就是做了錯事兒父親的責罰和母親的眼淚,還有他們無休止的爭吵。

十九歲那年,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想逃離父母的爭吵,無視母親的淚眼婆娑,毅然決然離開父母,只身一人來到另一個城市打拼。

那時候的遠方,是一束清風細雨,是一輪彩虹明月,是草原的翠綠和遼闊,是抒情的月亮散文詩和美妙的太陽小說。我的主頁裡,夢想永遠置頂!

那一年我走得很乾脆,像逃出籠子的小鳥。

所謂的故鄉輸給了遠方!

20歲那年,認識了比我大五歲的老公,談了三年不鹹不淡的戀愛,順理成章的步入了婚姻的殿堂。因為那時的我就像一只折翼盲飛的小鳥,需要一個家,需要別人的照顧。

終於在離父母親不算太遠的城市呆了下來,一年,兩年,十年,再十年……終於呆不下去了,終於想起了故鄉,終於發覺故鄉離我太遙遠了,當一個沒有故鄉的孩子想靠近它時,卻早已無法靠近了,夢中都很難抵達。

這時候,我突然發覺身在其中的遠方已成為枷鎖,成為牢籠,成為火焰山,成為沼澤地,成為命運為我安排的的一塊絆腳石,是一根用火都燒不斷的草繩,剪不斷理還亂。

此時遠方輸給了所謂的故鄉!

每每和老公提及有關故鄉的話題時,都顯得憂鬱失落無無奈,因為我是一個沒有故鄉的人!老公則說笑道,「我的故鄉就是你的故鄉」,可我越發不知所雲。

在讀書和寫文的同時,在與孤獨並肩而行之後,慢慢體味到了生活在別處的沉淀和意義。即使時光流轉,合上書本後,環顧四周,原來歲月和滄桑,是你,也是我。

於是,我就會記起,自己微笑的樣子。

其實我是個萬幸的人,有愛我的人,南北東西都順路;有想我的人,白天黑夜都不忙。生是故鄉,長是故鄉,工作生活是故鄉,父母第二故鄉是故鄉,還有一個祖籍是故鄉,甚至還有老公的故鄉是故鄉。

人說,故鄉像一件穿過很多次,但又很暖的舊衣服,帶著體香,任何人穿上它,八十歲也是牙牙學語;我說,故鄉就像是一件奢侈的晚禮服,無需擁有,看看就好。只要生活足夠精彩,哪裡都是故鄉!

我要一路向北,無所謂一聲歸雁!

關於老公

我和老公相遇相知相愛在一個高樹蟬鳴、雨打新荷的仲夏之夜。當時我們都住在單位的集體宿舍裡,我住在五樓,老公住在二樓,三樓半是娛樂室。那時候單位娛樂場所少,每天晚上大家都擠在娛樂室裡看電視。

我們就巧遇在這七十二級台階上,老公那淡淡的笑意,暼一眼就入了心扉,就栓住了我的一生。於是便有了無數個亮星星的故事,書寫我心中流淌四季的雨和霧。無數次,我將靈感植進他溫暖的目光,用一首首愛情詩,灑滿他盈盈的笑臉,期望長成一棵掛滿詩的樹,風一吹,詩就落滿所有的日子。

從此以後,日子就是詩,詩就是日子。

日子和詩有時是這樣的:「走著走著,就散了,回憶也淡了;看著看著,就累了,星光也暗了;聽著聽著,就醒了,開始埋怨了;回頭髮現,你不見了,突然我亂了」。有時是這樣的:「你以為我刀槍不入,我以為你百毒不侵。一生至少有一次,為了某個人而忘了自己,不求有結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經擁有,甚至不求你愛我,只求在我最美的年華裡,遇到你。」

於是,我成為他寵愛一生的「日子和詩」。

我很喜歡舒婷的一首詩《致橡樹》,「但沒有人,聽懂我們的語言,你有你的銅枝鐵幹,像刀、像劍,也像戟;我有我紅碩的花朵,像沉睡的嘆息,又像英勇的火炬。我們分擔寒潮、風雷、霹靂;我們共享霧靄、流嵐、虹霓。仿佛永遠分離,卻又終身相依。這才是偉大的愛情,堅貞就在這裡:不僅愛你偉岸的身軀,也愛你堅持的位置,你腳下的土地。」

這,就是我們心中如橡樹般的愛情:根,緊握在地下;葉,相融在雲裡……

我和老公都有一個共同的喜好,那就是騎行。喜歡那種在路上的感覺,自由自在的騎行,想走就走,想停就停,不在乎騎行的終點,只在乎陪我們騎行的人,沿途的風景還有欣賞風景的心情。

在那一刻放下了所有,背負起簡單的行囊,面對沿途的風景時,張開雙臂閉上眼睛默默的享受這份寧靜,在這一刻我們與自然融為一體,用心感受周圍的一草一木,感受河流中的每一滴水,心隨風飄蕩,隨河流流向遠方,心就像蒲公英種子一樣被風帶走,去感受整個世界,原來生活也可以這樣的愜意!

雖然我們並不富裕,也沒有勢力,但是我們有純真的心和最初的夢想以及那堅持不懈的精神,只有走出去,才知道世界有多大!只要還有夢,就帶上靈魂和心愛的人一起出發吧!

騎行對於我們而言是一種生活方式,一種習慣,一種癮,鍾情於騎行在路上的狀態,自由,未知,期待,驚奇,可以獲得,可以遺忘。我說,要麼旅行,要麼讀書,身體與靈魂必須有一個在路上!我說,老公是大海,我願做一條魚,一生跟隨著你蔚藍的波浪!老公說,我會一直陪著你!

我選擇騎行在路上,和老公同步這一件事情,騎行去更多更遠的地方,邂逅更多的風景,用文字記錄下更多美好的故事!守望最樸素簡單的幸福,守望人世間最有味道的這種清淡的歡愉,和老公在平平淡淡的日子裡一起慢慢變老!

願歲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