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所有的破鏡都可以重圓 | 晚安故事

作者:林軒

出品:婚姻與家庭雜誌(id:hunyinyujiating99)

小婚家說: 今天,和大家分享一個令人唏噓的愛情故事。

1

劉奇和陳曦離婚的時候,他以為自己不過是失去了一個33歲青春不再的女人。

離婚是陳曦提出來的。劉奇像上次一樣,既不認錯也不挽留,只是說:離婚可以,兩個孩子必須跟我。否則,免談!

從結婚以來,陳曦已經和他鬧過3次離婚了,每次原因都一樣——他出軌。

除了第一次,他們的龍鳳胎出生3個月的時候,他看著面容憔悴悲痛欲絕的陳曦感到有些心疼愧疚,進而拼命認錯挽留外,後面兩次,他採取的都是和這次一樣的態度——不認帳、不認錯、不挽留、要孩子。偏偏陳曦最放不下的就是孩子,於是,便一次次不了了之。

然而這次,陳曦居然說:既然你堅持要孩子,那就讓孩子們跟著你吧。

陳曦此話一出,劉奇有瞬間的錯愕——潛意識裡,他一直覺得孩子是他拿住陳曦的最好武器。

不過,他們還是很快達成了離婚協議:

一套兩百來平方米的復式樓歸到兩個孩子名下;當初以家庭財產出資入股、劉奇任股東的公司,股份仍舊歸劉奇;為便於接送孩子,車子也歸孩子的監護人劉奇;家庭帳戶上的現金少得可憐,陳曦只要了一套30多平方米的單身公寓。

從民政局出來後,劉奇心裡閃過一絲悵然。但那絲悵然也僅僅是一閃而過。

在他心裡,更多的是大松一口氣後的慶幸和竊喜——36歲有房有車、事業有成的男人行情有多好,他可是早領略到了。況且,他還攤上了個如此乾脆利落主動退位,且不在財產上糾纏不休的前妻。

不過,即便離婚了,劉奇也覺得陳曦是個不錯的女人。最難得的是,10年前她能拒絕事業成功的有錢人跟了一窮二白的他——如果不是她這麼堅定執著地要離婚,他原是沒有離婚打算的。

不過,離就離了吧。縱使陳曦當初是他心底那片晶瑩純美的白月光,可一起過了10年,現在,也差不多成了隨處可見的白熾燈光了

何況,那邊廂,早就有個青春蓬勃、千嬌百媚、善解人意的姑娘等著呢。

2

新歡是劉奇公司新招進來的出納,23歲。

實話說,單單外形和氣質,劉奇覺得她還比不上10年前的陳曦,且又是窩邊草,所以,起初面對姑娘明目張膽地頻送秋波,劉奇除了在心裡小小得意了一下,是沒太當回事的。

可是這姑娘夠膽夠瘋狂,一逮著機會就仰著那張青春嬌艷的臉向劉奇熱烈表白。姑娘說,從見面第一眼她就無可救藥地愛上了他,她不在乎他有家有妻有子,只要今生能和他愛一場,哪怕只一次,她就死而無憾。

最後,劉奇不知是被她的青春熱烈還是被她的死而無憾打動了——他們有了第一次。

新鮮惹火肆意奔放又唾手可得的肉體,對男人的吸引力是絕不可能止於一次淺嘗。很快,他們便有了第二次、第三次……直至被陳曦發現。

奮不顧身撲向已婚男人的23歲待嫁姑娘,無論表面上表現得如何像只綠色無公害的小白兔,內心深處,無一例外都藏著一只蓄勢待發的大灰狼

一旦時機成熟,那只狼要麼奔著物質滿足而去,要麼沖著轉正上位而來。只是,劉奇從來想不到,這個叫梅蓮的姑娘是沖著什麼來的。

陳曦在婚姻戰場上毫不抵抗的行為,讓梅蓮喜出望外。她主動提出要辭掉工作,搬去劉奇的那套復式樓裡照顧他的一雙兒女。劉奇卻有些猶豫。

倒是陳曦,在他們離婚後的第二天,便搬去了單身公寓。

劉奇的父母親早在5年前去世。之前,因為陳曦考慮到家庭支出,且她和劉奇都不喜歡家裡有外人,所以,他們家沒有請保姆。現在陳曦一走,家務活劉奇倒是找了個鐘點工來解決,可每天接送孩子就得他親自來了。

自從得知劉奇離婚,梅蓮提了不下5次要辭職搬過去和他一起住的要求。第5次的時候,他差點答應了,可想了想,還是覺得不妥。於是,梅蓮不樂意了,在床上,又是撒嬌又是哭鬧。

劉奇被她鬧得沒辦法,只得說了實話:如果她現在搬去和他一起住,公司裡的人知道了會說閒話,而且跟孩子們不好交代她的身份。

梅蓮大剌剌地表示:

別人愛說什麼讓人家說去,反正他們倆現在是男未婚女未嫁的,他前老婆都管不著,別人能拿他們怎麼樣?至於在孩子們面前,可以說她是遠房親戚或是保姆……只要能每天和他在一起,說什麼她都無所謂。

於是,在陳曦和劉奇離婚的第20天,梅蓮辭了工作,以孩子表姑媽的身份和劉奇住在了一起。

陳曦和梅蓮第一次在復式樓裡碰上是一個星期六的中午。

劉奇不在家。兩個孩子在樓下客廳裡對著寬屏電腦打遊戲,梅蓮在樓上書房裡邊吃零食邊上網。

一見陳曦,孩子們扔下滑鼠大叫著上前一左一右抱住她:「媽媽、媽媽,你怎麼才回來呀!我想死你啦!」「媽媽、媽媽,我和哥哥都快餓死了!爸爸不在家,姑媽不給我們做飯吃,我們想吃媽媽做的飯……」

梅蓮是聞著聲下樓的。

見到陳曦的那一刻,原本想以勝利者姿態顯擺一下的她,心裡驀地就生出一股怯意來。

陳曦也愣了一下。不過,她很快就恢復了常態,掏出手機給劉奇打電話,讓他盡快回來,她要和他談談孩子的事情。

打完電話,陳曦去廚房裡給孩子們做飯。

劉奇很快就回來了。

陳曦把他叫進樓上的書房,只說了一句話:「如果以後你繼續這樣照顧孩子,你就帶著你的女人,搬出去。」

站在門口的梅蓮按捺不住闖了進來,氣焰囂張:「請你搞清楚自己的身份!你憑什麼讓我們搬出去?」

陳曦看都沒看她,徑直轉身,開門下樓。

3

接下來的半年多,劉奇公司連著春夏兩季的新品訂貨會都慘淡收場。公司是經營男裝的,3個股東各有分工,劉奇負責產品開發,所以,另兩個股東開始對他頗有微詞。

一連兩季的慘淡讓公司處於半停業狀態。劉奇全然沒有了以前的意氣風發,每日裡回到家都雙眉緊鎖臉色陰沉。

他漸漸想明白問題出在哪裡。因為以前,他的身邊有陳曦。

他們初相識時,陳曦便已是一家知名女裝公司的首席設計師。

由於是同行,他倆都深深了解這一行所要付出的時間、心血和精力,所以,結婚前夕,兩人便商量著敲定了今後的人生方向和家庭模式——劉奇創業,陳曦辭職照顧家庭並輔佐劉奇。

多數時候劉奇在歐洲、韓國、日本各地跑,看盛大的時裝周、掌握第一手流行趨勢和面料資訊、汲取東西方各種風格設計理念和設計元素……

陳曦在家照顧孩子打理家務,得空時上上網、看看時尚雜誌或是出門逛逛各種高中低檔服裝市場。

劉奇每一季的設計稿出來都會先給陳曦看,從樣稿到成衣,陳曦幾乎每一款都要提出修改意見:或是一個領形的不同、或是一個口袋形狀的改變、或是一條裝飾縫線弧度的調整、或是某種面料的搭配替換……總之,都是些看上去無關成敗錦上添花的細節。

現在,他承認細節決定成敗這句話是對的——陳曦對市場有著天生的敏銳和把控能力。

梅蓮的抱怨越來越多。她原是想著嫁給劉奇當太太享受清閒自在日子的,可事實上卻是每天不得不照顧兩個別人的孩子和一個愁眉不展的男人。

而且她原以為這套價值七八百萬的房子是劉奇的,結果,他前妻還能跑來對著他說,照顧不好孩子就讓他們走人——她覺得自己虧得要命。

她抱怨多了,劉奇會不耐煩,然後兩人開始吵架。

一次爭吵中,劉奇對她怒吼:「受不了你就滾!我他媽好好的日子就是被你給攪黃的!」

梅蓮也不甘示弱:「你以為我稀罕當免費保姆啊!我走可以,我的青春損失費怎麼算?」

劉奇冷笑:「我老婆跟了我10年……她沒找老子要一分錢損失費!」

劉奇開始想念陳曦。

他知道陳曦開了個人設計工作室,且不久前還拿了一個含金量頗高的設計大獎,最近本地的報紙和電視台不時有她的消息。

他試著給陳曦發了封郵件,表達了自己的歉意和懺悔。

陳曦很快回復,並約他見面。

劉奇欣喜不已,一見面就上前攬著陳曦的肩頭:「老婆,我錯了!你回來吧……」

陳曦輕輕推開他:「劉奇,我要結婚了。今天約你來,就是想和你商量看看,能不能讓兩個孩子跟著我……」

劉奇如五雷轟頂。怎麼可能!陳曦要再婚!

他再次上前抓住她的肩:「你怎麼可以嫁給別人!你不為兩個孩子想想嗎?難道你不想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嗎?」

陳曦靜靜地看著他,嘆了口氣:「劉奇,之前那三次——第一次原諒,是為我們曾經的愛情;第二次,是為婚姻和責任;第三次,就是為孩子……我們,回不去了。」

劉奇愣住,好半天,才開口:「他是個什麼樣的人?你愛他嗎?」

陳曦嘴角不自覺地浮現一抹微笑:

「愛!在我最艱難、最痛苦、最脆弱的時候,他開導我、鼓勵我、幫助我,他牽著我讓我和他並肩而行,讓我學會愛自己、成就更好的自己……

他讓我明白,好的愛人,是可以相互給予、相互成就、溫暖同行的。」

後來,陳曦還說了什麼,劉奇已經記不清了,他的大腦一片空白。他只知道:他徹底失去了曾經唾手可得的幸福

小婚家還為你準備了更多好文章哦,點點看↙↙↙

01.黃磊:嫁給一個成熟的男人到底有多重要?

02.丈夫的格局,決定妻子的品行

【點擊以下關鍵詞查看更多內容】

情感咨詢親密關係溝通婆媳

自我成長安全感渣男前任

心理測試出軌男人說離婚

親子家暴

本文圖片來源網路,我們尊重著作權所有人的合法權益,如涉及版權爭議,請著作權人告知我方刪除,謝謝。

本文為原創稿件,轉載請點擊這裡

投稿請發郵件:[email protected]

商務合作請QQ:8107399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