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私的父母,到底是什麼樣的?

  作者 | 謝可慧

1、

孩子的人生,到底是誰的人生?這是我最近一直在思考的問題,也是許多人一直在探討的問題。自己和孩子到底有多大的關係?自己和孩子的關係,到底如何把握?自己應該如何與孩子成長。

是的,從某種意義上說,孩子從出生那一刻起,就意味著降生到一個家庭。從此家裡的千千萬萬與這個孩子就有了千絲萬縷的聯繫,和你哭,和你笑,和你白頭到老。

而我們應該知道,讓孩子擁有選擇生活的權利,或許孩子會更快樂。

2、說一個故事。我的朋友Lily是聲樂老師。她說,她人生做過最讓她沒有遺憾的,是在升班的時候,勸走了一個學生,說到底,是勸走了一個學生的母親。可能許多人都知道,一個人學聲樂,除了後天的培養和教育,也應該有必備的天賦,包括樂感、包括節奏感,以及學生自己的興趣。去年,有一個學生去報她的聲樂課,完全是因為她的母親太喜歡唱歌了,Lily聽過她母親唱歌,明顯可以感覺到那種迫切的表現欲望。她母親見到Lily,開口的第一句話是:你看,我女兒以後有沒有可能當歌手?我們以前小時候太苦了,所以不能學唱歌。Lily沒有說話,畢竟當面打擊一個孩子的母親的積極性,是多麼的無情。姑娘躲在母親的身後。Lily沒說什麼,她有一種感覺是,姑娘並沒有發自內心的熱愛。後來的日子,所有的事實證明了Lily第一眼的感覺。Lily明顯感到,姑娘一直在敷衍,每節課要看無數次牆上的鐘,唱歌的時候也心不在焉。而她的母親每次來上課,問的第一句是:有沒有進步?Lily笑。她打算和那個孩子談一下。孩子說:她不喜歡音樂,她其實更喜歡一種安靜的樣子,比如一個人安安靜靜地畫畫,可她母親說,畫畫的,能怎樣,能和唱歌的一樣上舞台嗎?她的母親總是為她爭取各種機會,希望她參加各種比賽。那個孩子說著說著,眼淚都說出來了。Lily問,你還想不想再學?她搖搖頭。她就是這麼一個孩子,懦弱,和她的個性一樣,好像什麼都不願說。

Lily終於決定在姑娘升班的時候,與那個母親談一談,談的時候,大概是三點:

1.所有的事情都不能勉強;

2.要尊重孩子的選擇;

3.不要把自己的夢想強加在孩子身上。

Lily說的時候,特別緊張。事實上,那個母親並沒有理解,或許只是尊重老師的意願,一副不情願地樣子,又無法言說。一直到前些日子,那個母親給Lily發了一個信息:她感激Lily當年拒絕了自己的孩子,而她的孩子在美術上有驚人的天賦,而她一直沒有發現。


  我

3、

中國的大多數家長,有著家長式的聰明,家長式的疼愛,卻也有著家長式的「專制」。

《無聲告白》裡描繪的是一個華裔家庭,其中,她的女兒莉迪亞的死亡,大多是因為不堪自己母親對她的期望而選擇了不歸路,她的母親拼命地希望自己的女兒做到自己的夢想,卻忘了女兒的人生並不是自己的人生。裡面有一句話是:我們終此一生,就是要擺脫他人的期待,找到真正的自己。

我曾經寫過一句話:每一個家長都以為自己能夠打造出一個完美的孩子,卻忘了自己根本就不是一個能工巧匠。許多家長,總是把自己認為的完美生活,強加在孩子身上,讓他按著自己設定的路一路前行,卻忘了問一問自己的孩子,願不願意,想不想。孩子,你得得第一,你得進重點學校,你父母吃了一輩子虧,就指望你了。於是,許多孩子,為了父母眼中的光亮,膽戰心驚地奮力向前。孩子,你得進體制,你看父母吃了一輩子苦,一直在打工,你進體制,就穩定了。於是,許多年輕人,頭破血流地擠,為了父母的榮耀,是的,中國式的乖孩子很多,他們並不願意讓父母失望和傷心。孩子,你得找個好人家嫁了,真的,嫁人娶人都是第二次投胎,你要為父母爭氣啊。於是,許多對伴侶毀了,你可以說他們對愛情的不堅決,可是婚姻從來是兩個家庭的事,你也真的不能否認。是的,我們不可否認,這樣的家長很負責,他們為孩子一路操心,或許等到孩子白髮蒼蒼,依然不願意放開孩子的手。但愛,不是讓她按著父母描繪的路向前前行,而是問問她自己,究竟想走怎樣的路,過怎樣的人生。

4、有一次,我和父母一起參加一個老同事的喜宴。一群上了年紀的五六十歲的中年人,落座沒多久,開始把自己的孩子晾在台面上曬,比孩子的大學,比孩子的專業,比孩子就業的去處,比孩子的伴侶,甚至比孩子伴侶的家境,就像是雕琢了多年的禮物,供出它閃閃發光的一面。一個還在讀博士的男孩坐在我身邊。之所以叫他男孩,是因為和我一般的年紀,印象中,父親還在國營企業的時候,那時年少,應該一起玩過,他臉上有一顆小痣,多年之後也依舊沒變。隔著厚厚的玻璃鏡片,他低著頭和我說,不知道這群家長在吹什麼,一個個都自顧自說,一個個都以為自己有了很大的成果。我笑笑。飯桌就像是一個戰場,所有人都火力全開,用自己的強悍獲得掌聲。有一個40多歲的女人,她的孩子還在讀高中——我們市裡一所最普通的高中,好像實在能吹的乾貨少之又少,又不甘心落後,於是說了一句:我跟他(她兒子)說了,考大學得考個醫生,我從小到大最希望當醫生了,以後全家人再也不用擔心看病。是嗎?你兒子真聽話。同桌的一個女人附和。是啊,他是我兒子,他當然得聽我的話。他雖然百般不樂意,又怎樣。女人說得很得意,繼續說:不然白養他了。養他那麼大,他有什麼資格跟我來勁,我就希望家裡有一個醫生。白養他了!白養他了!白養他了!

這個母親說出這話的時候,不管是否違心,但所有的人都在誇讚這個兒子的懂事,而我只覺得陣陣刺耳。

我可以清楚地感覺到:

首先,這是一個母親的角色錯位——你要讓孩子成為他想成為的人,而不是你所期望的人;

其次,你養育一個孩子,是尊重一個生命的發展,而不是如製作一個玩偶,哪裡不對整哪裡。

最後,孩子的人生,是孩子的人生,不是你的人生。

其實,我還想起許多許多年前,我填高考志願的時候,父母看著我寫下「漢語言文學」一臉無奈的樣子,這個就業並不是太容易的專業,一度被許多實用主義的人棄之,但他們還是尊重我的選擇,我始終感激他們。

5、

龍應台《親愛的安德烈》裡有一段話是:孩子,我要求你讀書用功,不是因為我要你跟別人比成績,而是因為,我希望你將來會擁有選擇的權利,選擇有意義、有時間的工作,而不是被迫謀生。

當你的工作在你心中有意義,你就有成就感。當你的工作給你時間,不剝奪你的生活,你就有尊嚴。成就感和尊嚴,給你快樂。

是,孩子是孩子,孩子的路要讓她自己選。就像當時,我們那麼渴望擁有自己的人生,去天涯海角地走,去西面八方地闖。我們不功利地培養,不是因為不愛和無私,而是因為對每一段人生的尊重和敬畏。

別總是把所有的期待放到孩子身上,每個人才是自己的人生主角,你永遠要知道。

作者:謝可慧,專欄作者,浙江紹興人。新浪微博:謝可慧的村莊。公眾號:秋小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