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送女人多少錢禮物才算得上珍貴|聖誕節|男人

  導語:聖誕節前夜,公號裡有條留言:「筱懿姐,好糾結,被兩個男人同時追,為了方便,就叫土豪A和屌絲B吧,土豪A的禮物是塊比較貴重的手表,屌絲B的禮物很有創意,是張授權說明,上面寫著我對他有隨叫隨到的使用特權,你說,哪個禮物更珍貴呢?我既喜歡A的多金也著迷B的多情,最好同時兼具,姐姐你別罵我。」

男人送女人多少錢禮物才算得上珍貴?

親愛的姑娘,我怎麼會罵你呢,多金和多情,誰不愛這兩樣啊,真是說到女人心坎上。

只是,我覺得你的兩樣禮物都談不上珍貴。

土豪願意花很多錢砸你,和屌絲願意花很多時間砸你,本質上是一樣的,那就是——都沒拿最好的東西給你。最重的禮物,是他送給你他自己最稀缺的東西——比如成功男人的時間與草根男人的金錢,都是昂貴的饋贈——這裡的「成功」和「草根」僅僅是關於狀態的形容詞,不帶有任何情感意義,千萬別敏感,上面的兩樣禮物如果倒個個兒,土豪隨叫隨到,屌絲一擲身家,倒真的更用心。

而好的禮物,至少是你想要的,或者是你需要的,平時無意透露,對方便知情達意的送了,才是心心相惜。

你瞧,熟女的討厭之處就是不再藏著掖著,費力氣說好聽的假話,我更願意節省時間和精力成本,直截了當表達觀點,把那份客套的力氣花在更值得和有趣的事情上。

男人送女人多少錢的禮物才算得上珍貴?

這還真是個技術活。

我聽說過的最珍貴的心意,來自歐-亨利的小說《麥琪的禮物》。

聖誕節前,妻子德拉一個多月才攢了1美元87美分,即便時光倒流一百年,這也是微不足道的金額,距離一份體面的禮物太遙遠。而德拉有一頭天賜的好頭髮,褐色瀑布般閃耀,為了給深愛的丈夫吉姆挑選一份珍貴的禮物,她猶豫再三把頭髮剪掉賣了,揣著賣頭髮的20美元幸福地在店鋪間搜尋,為吉姆最重視的飾品祖傳懷表配了條白金表鏈,在此之前,這塊古董表一直用寒磣的舊皮帶拴著,男主人甚至不好意思掏出來看時間。

德拉回家後把凌亂短髮燙成了一頭淘氣小卷,忐忑等待丈夫下班。

果然,吉姆回家後驚呆了,震驚的原因不是妻子不美,而是——他從大衣口袋取出自己的聖誕禮物,「一套完整的發梳,純玳瑁做的,邊上鑲著珠寶,色彩正好同她失去的美髮相匹配」。

德拉捧著發梳閃著眼淚:「我的頭髮長得飛快,可是,不送你一份別致的禮物我根本沒法過聖誕!快把你的金表拿來,我搜遍全城才找到這個,我要看看它配在表上的樣子。」

她把白金表鏈捧在手心,他卻平靜微笑:「親愛的,我賣了金表給你買了梳子,現在,我們做肉排吧。」

一對清寒的夫妻,住在每周租金8美元的公寓,從雜貨店老板、菜販子和肉鋪老板那兒省出一個個美分,卻買了兩份變成廢物的禮物。

可是,還有比這更珍貴和有愛的廢物嗎?

作為與契訶夫、莫泊桑齊名的世界三大短篇小說家,歐-亨利的經典不是我粗糙的復述所能表達,可是,這的確是我認為最珍貴的禮物。

女人為什麼渴盼在每一個特別的日子——生日、情人節、聖誕節、結婚紀念日等等,收到各式各樣的禮物,不是她多麼拜金,而是,她在意他心裡有她的情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