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女人是一種境界

  做女人是一種境界(下)

華夏之博大山川涵育著一種境界的創作靈性,嶄露崢嶸、風華正茂。女子幼時過目不忘、出語驚人、博覽群書。女人懂得,當種子不能再找到泥土時,便把最後一線生的希望寄托在這一線石縫之間,沒錯。盡管它們也能從陽光裡分享到溫暖,從雨水裡得到濕潤,而唯有那一切生命賴以生存的土壤,卻要自己去尋找。此刻,它們面對著的現實該是多麼嚴峻,大自然出現了驚人的奇跡,一簇一簇無名有名的花草,一片一片生機昂然、青春年華。春綠秋黃、歲歲枯榮。李清照便是此類境界。

有境界並快樂著。女人雖然沒有楊柳舞動飛絮時的柔美與纏綿,沒有雪白的雲彩飄動時的灑脫與純情;也沒有艷麗的鮮花所散發的醉人香味,看著太陽羞澀地將臉龐悄悄藏入地平線,聽著快樂的黃鶯喃喃私語,仿佛感受到了春暖花開的幸福,慶幸境界裡擁有美麗的西湖,慶幸自己能夠在境界的環境裡快樂地享受人生的繁華和安逸。

平淡人生也有舞,凡人小事也有歌。品味過去是境界,有苦澀也有甘甜。一朵朵浪花,一縷縷馨香像永不熄滅的聖火,將女人境界之燈點燃,於是又看清了路,向前邁步。境界是心弦彈撥出的進取旋律,境界是平靜的情感之湖投進點滴進步所泛起的陣陣漣漪。品味自己哪怕是極小極小的寫意,無人喝彩又何妨?境界是用自己的心靈之火去點燃別人的心靈之火,是以自己的心去發現別人的心,是春風細雨潤物無聲。冬沒有春的繁華,沒有夏的張揚,沒有秋的豐碩,而女人所獨有的就是那份聖潔,剛毅,無私的品質。

境界不需要太多敏感多疑,只是把很多歲月往積極的方向想。其實出門前的一個蜻蜓點水的吻、回家推開門時的一個擁抱都會讓女人(以後)感動萬分,這些對男人一點都不難做到,不是嗎?記得在難過時告訴她讓兩人一起分擔;在她難過時要牽著她的手,把手心的溫度傳給她,不要擺臉色給女人看。你在生意場光鮮整潔,她在家忙裡忙外,繁忙的家務已經讓她有一肚子火了:應該知道,就是因為她在你背後所做的這一切,才能讓你無後顧之憂。記得下班後回家那句溫馨的家常問好!那是多麼和諧的一幅畫。

也許你以為漆黑一片,可是一仰首便驀然看到幾個星星在迷笑,這時你就怡然了;也許到處都是鋼筋水泥的叢林,以為到處都是燈紅酒綠的喧嘩與浮華,可一望眼,忽然瞧見一彎清泉,一泓靜池,也就怡然了;也許:以為大海是無盡茫茫與枯寂,可忽然過來一艘船,你與船上的人互致問候,便覺怡然;也許你身處異地他鄉,遇到困難以為會無人幫忙,可那麼多人伸出了熱情的雙手,一張張陌生的面孔變得如此親切友善,便覺得怡然。怡然是外界事物對靈魂深處某一神經的觸動,更是心靈世界在較高層次上的切換,是境界女人的一種升華。

女人喜歡一種感覺,有一種(似乎)悠閒、靜靜的、淡淡的,如一朵花兒悄悄綻放。不管是否有人註目,是否有人讚美,花兒依然會默默開放,因為女人明白自己來此一世的目的,是為扮靚這個世界,不是為炫耀自身的美麗,不是為贏得人們的喝彩,只為靜靜地、綻一縷芬芳於世,讓自己的境界為這個世界添一分美麗;花兒能平靜地面對人們的欣喜或是冷漠,喜歡這份平靜是一份淡然,淡然的美麗便是境界。

忙碌時女人給自己留點時間,看看時尚雜誌、聽聽(喜歡)音樂、曬曬午後太陽,做一點自己喜歡的,沉淀一下內心的浮躁;愛到無可自拔的時候,給自己留點空間,松一松牽的太緊的手,轉過身去呼吸一下新鮮空氣;過的有點乏味時,給心靈開一扇窗戶,看一看大自然,看一看外面的世界,是一種境界。

愛情面前女人自私。這種自私(是否)應該這樣寫意?你只會把你的愛情吝嗇地奉獻給愛你的人,而不是大方地處處留情!其實真愛就得「無私」,因為真愛裡沒有功利、真愛無需回報。在《溏心風暴》裡,可以一直默默地愛著常在心,他知道常在心並不愛他,但他還是一如既往地在生活上幫助她、關心她。總是在她最困惑、最為難時出現在她面前。只要常在心開心,讓他為她做什麼都可以,他從沒想過要什麼回報,更沒有不擇手段地去和常在心的男友、陳亮去爭取什麼。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常在心的幸福和快樂。少有的「高不可攀」不正是女人豎起的一面境界之旗嗎。

境界女人在呵護外表的同時也呵護心靈,那是智慧、是心智互動。歲月讓容顏蒼老,讓心靈成熟。女人的美麗是上天賜予,其內心的一些東西隨著歲月的流逝慢慢地浮出水面。沒錯,境界女人的含蓄、平和最動人!境界女人獨立卻不偏激;熱情卻不張揚;堅強卻無鋒芒!殊不知,這樣的境界是經過生活歷練出來,稱得上是風情,擋也擋不住。

境界女人偶爾也寂寞。但已習慣手捧一杯淡淡的菊花茶,倚窗而坐,借著皎潔的月光,任思緒穿透熱騰騰的霧氣落入杯底,隨著那潔白晶瑩的花瓣在渦中打個漩,然後融入那醉人的茶香中散開,淡去。即使在沒有月光的夜晚,也能悠然的釋懷黑夜、享受寂寞,去體味茶香,體味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另一種境界。

境界女人太正常、太良善,甚至太聽話。她有治病救人的宗旨、普度眾生的宏願、苦口婆心的耐性、有條不紊的規章和清澈如水的醫心;她有一種把對於人的關懷和熱情、悲憫化為冷靜的處方的集道德、文學、科學於一體的思維方式、寫作方式與行為方式。喜歡幻想的女人,擁有美麗的幻想,生活充滿了快樂的源泉;用心感受大海的寬廣,用心感受高山的瑰麗,用心窺探天空的深遠。女人雖微小,但充滿活力的境界卻把生活點綴得絢麗多姿。